曝光陝西省渭南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渭南監獄,也叫陝西第二監獄,目前是陝西省迫害男性法輪功學員的主要黑窩,目前,仍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裏面,他們是王新年、強孟生、郭建國、張立龍、張君佺、袁玉龍、向前富。可能還有一部份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漢中監獄。

王新年,西安人,一九五四年生,原是西安電信局職工,二零一八年被非法判刑五年。

強孟生,寶雞人,一九五二年生,陳倉縣農民,二零一七年五月底被誣判五年。

郭建國,勉縣人,一九七一年生。

張立龍,渭南人,一九六九年生,二零一八年二月初,被非法判刑五年。

張君佺,富平人,一九六八年生。

袁玉龍,咸陽禮泉縣人,一九六二年生,二零一八年七月,被非法判刑三年。

渭南監獄和中國大陸絕大多數監獄一樣,實行警察領導下的犯人負責制,也就是俗話說的:「利用犯人管犯人」。犯人中有一部份被警察選做管理犯,在渭南監獄中,級別最高的管理犯有宣傳、伙委、調度、教學組長及文體這幾人。由這些人組成居委會,負責監獄管理的日常事務。

通常還有一個被稱為「小哨」,充當警察勤務員的角色,將警察的指令傳達給犯人,同時為警察探聽犯人中的動態。

服刑人員被劃分成不同的組,每個組有一個組長,另外每一個監房有一個號長,警察的指令通過居委會傳達給組長和號長後,由這些組長和號長具體實施。有很多時候,甚至就是那些管事犯直接下指令,不經過警察。警察只是給管事犯規定一個目標,具體採取何種手段,則完全由管事犯自己決定。

因為管事犯往往不用從事繁重的體力勞動,有更多吃小灶的機會,在減刑上也享有更多的機會,就成了一些犯人角逐的目標。有些犯人為了競爭這些崗位,不惜拉關係,走後門。有些崗位是明碼標價的,幾千元到上萬元不等。

以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十一監區,監區長是任普學,主管迫害法輪功的警察是張中秋。張中秋,大約五十多歲年紀,陝西大荔人,軍隊轉業幹部。

十一隊又稱入監隊,渭南監獄新收入的服刑人員先關在這裏,進行一段時間的集訓後,再分到其它監區。

中國大陸的監獄實行軍事化管理,軍事化管理的特點是下級對上級的命令要完全聽從,通過這樣一種軍事化管理的形式,掩蓋了侵犯人權的實質。渭南監獄就在入監隊對新收入人員進行軍事訓練。

從二零一九年一月以後,在渭南監獄另外成立了一個十六監區,將十一監區以前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其他一些教派人員、一些從事包夾的犯人以及新收人員,都劃給了十六監區。現在十六監區的第一責任人是監區長劉根年。法輪功學員仍然是張中秋主管,另有一個年輕警察王龍強做張中秋的輔助工作。

渭南監獄裏的普通犯人都要做奴工,十一監區的犯人從事的是服裝生產,以前經常是早上天不亮就出工,晚上很晚才收工,以前完不成任務的被打罵體罰是常事,加班也是常事,甚至有時加班到凌晨一兩點。

近些年,由於中共監獄系統黑幕大幅曝光,在這方面,監獄有所收斂,加班次數和時間都少了,對犯人的懲罰也轉向限制購貨,扣獎分。限制購貨首先是限制食品採購,只允許採購洗漱用品,接下來就是連洗漱用品包括手紙肥皂都不讓採購,而且別人也不能借給他,否則雙方都要被懲罰,有些犯人解手以後,沒有手紙,就用水洗。

因為這些普通犯人的待遇很差,他們就把當包夾做看管的差事看成是擺脫困境的好機會,所以往往想辦法拉關係走後門,要擠進16監區。

新收犯人比普通犯人待遇更差,監獄裏不允許穿自己從外面帶進來的衣服,但是監獄裏發的衣服又很有限。外套只有夏裝,春秋裝和冬裝各一套,夏裝是一件短袖衫和一條薄的長褲,如果要換洗,新犯常常是把濕衣服穿在身上,直接暖乾。

不准自己選擇髮型,兩個星期推一次光頭,冬天在戶外吃飯,只能戴一頂薄薄的帽子,家裏有捎來的毛線帽子,一般人也不准戴,有時院子裏下著雪,刮著風,飯菜不一會兒就涼了。夏天在外面曬著太陽,吃完飯,就是一身大汗。

監獄裏雖然設有監獄長信箱和駐監檢察室信箱,但是起不了多大作用。按理駐監檢察應該在監獄裏巡查有無知法犯法的現象,但是實際上,平時見不到駐監檢察官。按照規定,在剛剛入監以後,應該有一次駐監檢察官約談,並做記錄。但實際上都是管事犯人自己偽造一份談話記錄,然後交給當事人簽個名,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記錄上寫的是甚麼。

中隊對於犯人投訴的事情也很敏感,曾經有一個犯人因為對中隊處理自己參與的大家事件處理有意見,在出工時,向獄政科警察彙報,結果後來回到中隊,就被銬上鐵椅子懲罰。

監獄對於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採取的強制轉化手段往往首先是罰站和限制購貨。監獄的作息時間是早上六點起床,晚上十點睡覺。被罰站的法輪功學員有的中午可以休息一兩個小時,有的就需要站一天。有一位學員一次被連續罰站四十個小時。這名學員堅持不住後,要求休息,被打了一頓,才被允許休息。

限制上廁所也是渭南監獄常見的一種迫害手段,有的學員被要求一天只能上四次廁所,有的被限制在三次。這樣被迫害的人就只好少喝水甚至不喝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對法輪功學員的打罵侮辱也很常見。有一個學法時間不長的學員,關進監獄以後,為了強迫他轉化,這個學員每天都被搧耳光,打挺胸拳,胃錘。毆打他的幾個犯人是鮑小偉、薛松和時向南。法輪功學員王新年被綁架後,出現了高血壓症狀,在關押到渭南監獄不久,幾個犯人為了強制轉化,將王新年打暈。王新年被犯人毆打以後,向警察反應,有時警察可能會調整一些人員或者調一間監房。但往往只是做做樣子,不會真正設法制止暴力。

如果以上的辦法都不能使法輪功學員屈服,監獄可能就會使用鐵椅子和鐵床迫害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十一監區有一把鐵椅子和一張鐵床。法輪功學員陳軍在入監不久,就被用鐵床迫害。

二零一八年三月初,黃曆新年過後不久,監獄管事就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強孟生,隨著毆打越來越嚴重,強孟生向警察反映,並要求調監控錄像。結果非但沒有懲罰打人者,還把強孟生給銬在鐵椅子上加重迫害。

後來,又有陳敏敢、劉衛東、向前富、馬明海等人被銬在鐵椅子上迫害。

酷刑演示:鐵椅子
酷刑演示:鐵椅子

鐵椅子上有四隻鐵環,分別固定住人的手腕和腳腕,然後行刑的犯人毆打受害者或者收緊鐵環。有的法輪功學員手腳被勒出很深的血印,有的被打得鼻青臉腫,還有的不讓上廁所,被迫尿在身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吊背銬

還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掛銬。掛銬也是渭南監獄常用的一種折磨人的手段。受刑的法輪功學員雙手背後向上銬在樓梯的鐵欄杆上,有的被連續銬幾個小時,甚至一整天。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釋放之前兩週,每天都被掛銬。

目前在陝西的司法系統仍然存在嚴重的迫害現象,說明對陝西公檢法系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曝光,以及講真相的力度都有待加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