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省渭南監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陝西報導)陝西省渭南監獄十一監區是非法關押陝西省男性法輪功學員的地方。十一監區張中秋是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十一監區負責人任普學及其他獄警多數成了他的幫兇。

為了加強迫害的力度,獄警張中秋在十一監區的犯人中挑選了一些打手,如:殺人犯韓超(陝西延安人)、殺人犯李佳(西安市臨潼區人)、殺人犯蒿榮華(西安市長安區人)、殺人犯李周明(陝西商洛人)、殺人犯申貴海(甘肅省人)、販毒犯文阿波(西安市戶縣人)、經濟犯鮑小偉(陝西榆林靖邊縣人)等。為了讓這些打手聽從指揮,獄警給他們的好處是不用參加任何勞動及給大幅的減刑等。

法輪功學員強孟生,現年六十六歲,家住陝西省寶雞市渭濱區。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已經十九年的迫害中,他曾多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七年八月初,強孟生被非法關押到渭南監獄,刑期為五年,在此期間,由於不配合惡警的指使,曾多次遭到惡人李佳、蒿榮華、鮑小偉的打罵、侮辱、罰站、幾天幾夜不讓睡覺等等刑罰。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早上十點左右,打手鮑小偉在張中秋的指使下,對強孟生大打出手,逼他放棄信仰,在毆打期間,強孟生高喊:「打人了!打人了!」而兩個值班獄警一個姓童一個姓周,在監控中看到、聽到後,置之不理,當聽到強孟生喊:「師父救我!」後,他們立即拿著鑰匙過來,不問因由,就把強孟生帶進了「反省號」(一個專門懲治犯錯誤的犯人的地方,而現在卻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專用場所)。那兩個獄警強制讓強孟生坐上鐵椅子,然後首先把強孟生的兩條腿和整個身子用鐵環和繃帶固定住,再把兩隻手的手腕在胸前固定在板上的兩個手銬卡住,之後兩個獄警叫鮑小偉、申貴海來負責看管強孟生。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刑具:鐵椅子

第二天在張中秋的指使下,鮑小偉、申貴海開始對強孟生實施酷刑。他們把戴在強孟生手腕上的手銬卡到了肉皮裏面,卡到極限。然後他們把強孟生的兩隻手來回的擺動、扭轉,肆意折磨,手腕上的皮肉馬上就爛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使得強孟生不斷的高聲喊叫,白天、晚上那痛苦的喊叫聲傳遍了三層樓的每一個房間,而那些獄警們卻置若罔聞,上刑者就更加肆無忌憚,發出陣陣淫笑。

法輪功學員陳敏敢,現年五十九歲,家住陝西省西安市。在長達十九年的迫害中,陳敏敢的妻子因信仰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陳敏敢本人在迫害期間被無理開除公職,四次被非法勞教、三次被綁架到洗腦班,一次被非法判刑,累計迫害長達十一年之久。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三日陳敏敢被非法關押到陝西省渭南監獄,刑期為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張中秋指使鮑小偉、申貴海強行把陳敏敢帶進「反省號」,進去後,他們先用恐嚇威脅的方式讓陳敏敢「轉化」,當遭到拒絕後,他們開始大打出手。首先用不讓上廁所的手段逼迫,在無奈的情況下,陳敏敢朝褲子裏尿,這事被姓童的獄警知道後,他就告訴那些打手不讓陳敏敢換褲子。第二天又假惺惺的把陳敏敢叫去談話,逼問為甚麼尿褲子,是不是有病?陳敏敢說:「沒有病,是他們不讓上廁所,逼我尿褲子。」正是由於這句實話而導致陳敏敢剛一回去,就遭到鮑小偉、申貴海的一頓毒打。

他們一看這招沒起作用,鮑小偉就開始對陳敏敢搧耳光,當天扇了近百個耳光,整個臉被打的又紅又腫,然後又拿掃帚的把朝陳敏敢兩條腿上亂打,打的兩條腿紫一塊青一塊,腫起來很粗,同時還伴隨著侮辱和謾罵,還將掃帚往陳敏敢頭上亂掃、手上的痰往陳敏敢臉上抹。還把其他犯人叫過來觀看陳敏敢被打的模樣。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就這樣兩天下來,沒能讓陳敏敢屈服,氣急敗壞的張中秋決定對其實施酷刑。五天酷刑折磨的方式和手段和強孟生被手銬酷刑迫害的過程基本一致。三月家屬接見時看到手腕成黑紫色,肉往外翻,裏面的白骨清晰可見,可見上刑之殘酷。

法輪功學員王新年,現年六十六歲,家住陝西省西安市。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二零一六年又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七年八月初被非法關進陝西省渭南監獄。剛去的頭一天,就遭到了惡人李佳、郝榮華、文阿波等人的毒打。毒打後,獄警們還強制王新年做了兩天的鐵椅子。

二零一七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正在罰站中的王新年,因姿勢沒達到他們的要求,惡人蒿榮華、李佳、文阿波等上去就是拳打腳踢,由於暴打使王新年突然暈倒、休克好幾分鐘。九月初的一天,王新年與陳敏敢在洗漱時說了幾句話,剛好被文阿波聽到,當場就把王新年暴打了一頓,回去後不但繼續罰站,一個多月的時間沒讓他洗漱。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在渭南監獄正在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陝西西安市的劉衛東,陝西咸陽市的馬明海、張西川、陝西寶雞市的杜洪願、北京的陳軍、陝西渭南富平的張軍栓、陝西安康市的向錢富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