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斷學法中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慈悲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能在大法中修煉,成為一名大法弟子並受到庇護,是我最大的願望,無盡的感謝師父。在修煉的道路上,我總能發現師父如何用他無限的智慧和慈悲引領我們大家,並點化我們。特別是當我們在心中請求師父說:「師父,請幫助我!」那一刻,師父總是找到一種方法來點化,無論是通過同修們的修煉心得,通過與他人的對話和交流,還是在師父的著作中──這當然只有在當我把自己當作是修煉人且把師父當作師父時才會發生。就我目前的理解,如果我們在思想及言行上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那麼師父就不能為我們做。

師父說:「講到老師給些甚麼,我就給大家這些東西。我的法身一直要保護到你能夠自己保護你自己為止,那時候你將走出世間法的修煉了,你已經得道了。但是你必須把你自己作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才能做到這一點。」[1]

每天學法對我來說是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的關鍵──雖然我仍然有漏。

我想選擇一些讓我體會深刻的話題:修煉對我意味著甚麼,以及師父如何以極妙的方式教導我一些事情,甚至帶著一點點幽默。

我如何覺的自己被認可是一個大法弟子,儘管我有一個黯淡、腐敗的過去

我第一次接觸法輪大法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在蘇黎世的一個公園裏。當時我處於非常嚴重的生活危機中,太陽穴疼的很厲害。當我第一次參加煉功時,疼痛立即消失了。然後我開始每天煉功,每次煉功後疼痛都消失了。一旦我遠離大法,疼痛就又回來了。在隨後的七年裏,我只煉了功,只是從大法中受益。當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我四十八歲,當時由於曾吸毒和其它不好的事,我看起來很老相。煉功後我看上去日漸年輕。雖然我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停止吸毒及其它不好的事,但沒有任何精神寄託來指導我。我雖然是有意識的要停止這些陋習,但是沒有了長期以來的伴隨我的這些東西,我不知道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還想補充一點,我來自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古巴。雖然我在瑞士生活了二十三年了,但我的思想仍然受到共產邪靈的影響。由於我來自古巴一個高層的共產主義家庭,我仍然用錯誤的理解相信共產邪黨反常的操控手法。

隨後我有了大法和師父,遺憾的是我直到後來才認識到。因為我太自大了,沒有認識到師父給我展現了他無盡的耐心,從沒有放棄我。在我只煉功的七年中,師父為我準備了各種心性考驗,但我幾乎總是逃避它們且不再參加煉功小組了。一方面,因為我沒有學法,或者更確切的說沒有用純淨的心去學法,另一方面,因為我在尋求一些東西──健康,看起來更年輕等等。雖然通過煉功我已經實現了這些了,可我還是有求。在沒有真正修煉的情況下,我只煉了六個月的功,我就看起來年輕了大約十歲,但我依舊很自我。

然後是我修煉得比較好的階段。最重要的也讓我非常感激的是,差不多三年來,我不再逃避心性考驗。我繼續去學法小組,試著從另外的角度來看同修們,而不是用不好的想法去想他們。我想那是我向內找的開始。例如,我不再把同修當作挑事的人看待,而是用謙卑的心把他們當作是經驗豐富的修煉者看待,我想提高自己成為像他們一樣的修煉者。我想學習如何做到這一點。

從那時起,我不再推開心性考驗或逃避。而是試圖控制我的憤怒和不好的想法。我從來沒有回擊,我告訴自己:這是你欠的,你欠他們的,你現在可以還了。衝突愈演愈烈,我卻去接近這些同修。在交流之後,我們比以前相處的更好。當時沒注意,現在我意識到,事情如此發展,正是因為當時我開始向內找了。那時候我還沒有經常學法。

我希望我能有更多的,無盡的謙卑,謙和是如此的美好!我以前可不是這麼想的。現在我認識到,每次心性考驗的背後都有師父慈悲的加持,這些心性考驗只是要我們向內找並發現自己的執著心。

大概三個星期前,我經歷了最近的一個心性考驗,之後我可以說「師父接受我是大法弟子了」。一年多前,我因病業折磨接近死亡,我不想服用抗生素。通過修煉,我們獲得了不可估量的美好──那就是正法時期的大法。

當時在醫院裏我被檢查出來有腫瘤。醫生們一再警告說,我病情嚴重,必須接受他們的檢查和控制治療。就這樣過了一年。三週前,我決定接受檢查。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意識到,我在這一點上還差得遠。我去了醫院。醫生在檢查中發現腫瘤沒有危險,不再需要控制了,一切正常了。他們還說:「恭喜你,因為甚至一年前肺上的惡性轉移也消失了。」我對此一無所知!醫生們認為這個惡性轉移對六十歲的我而言是永久性的。但我立刻意識到,只有大法和師父才能做到!全身心的感謝師父!我不想知道更多細節,但我知道它不再危險,我再也不需要接受檢查了。因此我很清楚,我和師父在一起,我是大法弟子。我也非常樂意全心全意的做三件事──每天都做得越來越多。我的心越向大法開放,我越覺的,儘管我仍然有缺點和不足,但我可以是大法弟子了。過去的就如同被抹去了一般,我不必去想因為我過去做過錯事而不能是大法弟子了。

我的天目突然開了,我沒有歡喜,只是感激,我比以前更精進的修煉

在經歷了腫瘤檢查及五十九歲時肺部復原的驚喜後,我經歷了又一次嚴重的病業。為了檢查器官,醫生在我的體內和胃裏用了很多造影劑,再加上我被強烈輻射了差不多三十分鐘。之後我出現嘔吐,腹瀉和鼻塞。我對自己說,「這是我自己的錯。我只是想向師父道歉,因為我沒有百分之百相信師父並去醫院做了檢查。」在煉第二套功法時,我開始哭泣並想到:「對不起,師父。」

我也在心裏向同修甲道歉。她是我們學法組裏唯一了解腫瘤的人。她曾告訴我,如果你對師父有信心,你為甚麼去醫院檢查?你就不應該那樣做。我對師父感激不盡,並感到羞愧,我也對那位同修感到羞愧。

突然,我的天目開了,我可以看到師父對我笑了笑,並說:「忘掉這些吧,繼續努力修煉。把三件事做得越來越好,特別是學法要用心而不是像工程師那樣讀書。」然後,景象就消失了。

作為一名訓練有素的現任工程師,我的理性一直是我用心學法的干擾。師父以幽默的方式鼓勵我,我覺的這一切是那麼的慈悲,讓我不再感到羞愧而是笑了出來。此外,天目開了我並不歡喜,而是有一種感激之情和對修煉更多的責任感。現在我想讓自己更加同化大法,因為天目開了干擾可能會更強烈。因此我應該比以前更好的修煉。

我想與同修交流的是,從那天起我開始背法,修煉對我來說更加美好,修煉是嚴肅的,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我很容易認識到心性考驗。大多數情況下我能用法來衡量每件事情,但不能總是做到。我對自己的要求比以前更嚴格。我曾經有過一些快樂,現在它超過了快樂,我感到它是一顆平靜的心,一種平衡感。我想因為我還是太理性,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處理日常及做好三件事。我覺的,記住我是修煉人而不是常人非常重要。我的標準應該每天提高,保持一個平靜的心是很大的幫助。

當我在講真相遇到困難時,我會退後一步,立即想到師父和大法。這幫助我找到針對不明真相者的合適的話語。

師父在我們每個人身邊,陪伴著我們。對我們來說,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對同修的每一句話,我都非常關注和尊重,因為我把它當作師父想要告訴我的事情或要引起我注意的。同樣我對別人說的也是發自內心的希望他們繼續在修煉上進步。

師父說:「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笑)(眾笑,鼓掌)咱們今天就說到這兒。東西我可以給你們統統都拿下去,但是養成的習慣你們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2]

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我關於開天目的想法。我會一直提醒自己記得這一點。

師父說:「而出現自心生魔這個問題就不行,他這一輩子就毀了。特別是煉功在一定層次中開了天目的人,容易出現這個問題。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也會出現這個問題。所以我們有的人開了天目之後,會受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干擾。」[1]

我想繼續無求的精進修煉。擺脫我在此生和前世由於私所累積的所有業力。這次修煉機會是我今生經歷的最偉大的事情。我希望我能繼續淨化自己並且讓我的私心越來越少,我希望可以接觸到越來越多的人,能更好的助師正法。根據我目前的理解,我們的師父要正整個宇宙,但只有師父知道還有多少機會。因此我要繼續全心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事──不去想時間緊迫我必須快點,而是全心歡喜的去做,並且更有信心。師父會幫助我遇到我應該接觸的人。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才認識到,我與常人不同。對大法感興趣的人突然來找我,即使他們以前反對過大法,還不想聽我說的。他們突然來找我說:「我想學煉功。」遺憾的是,我不知道我放下了哪些以前曾阻止他們學功的執著心。這是一件好事,也是我向師父表達謝意的最佳方式。我仍然需要去掉許多執著心。我要對自己更高要求,以便達到那樣的層次使得那些期待通過我被師父救度的人得救。這對我來說是一個謎,但我變的更加精進。我知道只有師父可以看到誰是有緣人,我只能做大法弟子所能做的事情。我的目標是每天做得更好。修煉不再是求索,我不再那樣做,那不是修煉,我已經認識到並在這樣繼續前行。

修煉是如此充滿活力和美好。最重要的是,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每天我都覺的,我昨天想的說的不太一樣了,不完全相同了,現在是另外的東西了。這是一個幫助我們清理自己的過程。我每天都覺的更輕鬆,覺的越來越年輕,我永遠不會忘記其他人正在等待我們已經得到的這個偉大的機會,這對我來說變的非常重要!我每天重複的對自己說,「我要達到層次,幫助更多人得到師父救度。」

慈悲的師父,再次感謝您讓我有這個偉大的機緣,在歷史的某個時刻與您簽約,並允許我現在繼續修煉。我想無求而圓滿,但我知道,這完全取決於我如何做。您給我們和所有人帶來了往高層次上修煉的指導,沒有您的保護和引領這是不可能的。我們今天的人類迫切需要誠實、善良和寬容的人──這只能通過修煉大法來實現。我非常感激,您讓我心裏擁有「真、善、忍」的宇宙準則。我希望眾生能被您救度。我相信,這個機會在人類歷史上還從未有過。謝謝您!

感謝幫助過我的同修們所做的一切。我也很樂意幫助支持你們,因為我們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