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經商中修心救人(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接上文)

在同行中展現大法弟子的風範

我修煉前幾乎不跟同行有來往,心裏跟他們有一堵牆。修大法後,我用大法純淨自己,能低調做人。師父讓我救人,我得先救同行,他們跟我是有大緣份的人。我主動接觸他們,探討一些生意上的事。廠家有客人來時,我會叫上幾個一起去飯店,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次數多了,也就有了情份。

酒桌上,同行會跟廠家客人說:「這是我們縣同行老大,人好,生意好,就一樣不好:學法輪功不喝酒。」這時,我會藉著這個話題講大法真相,講三退,水到渠成。

有一次,一個外省倆口子出來要賬,小廠子,黃了。酒桌上女的說:「外面欠我們幾百萬,貨賣了,錢不給,急死人了。」兩人心情低沉。我給他倆講大法「不失不得」之理,我說:「別人欠你多少錢?得給你多少德,給你承擔多少災,這是善惡有報的天理,哪有白欠的?只是世人不懂,修煉人都清楚。」女的激動說:「真這樣呀?我心裏堵了這麼久,你這一說,真亮堂,像開了一扇門。」

生意人都有不跟別人說的秘密,比如貨源、利潤點、下線網絡等,儘管同行也知道大概,但都有自己的盤算。我廟小,但網點多,能輻射到市外一些城市。有時同行問我:「某地區你有好客戶嗎?」我會痛快的把電話告訴他,並介紹這個客戶信譽情況,真心為同行好,希望他的產品能在那裏銷開。

有新客戶進貨時會問我:「還有誰家批貨?」一般生意人這話是不說的,我是修煉人,會毫不保留告訴他們。為這事,妻子沒少訓我:「這事能說嗎?這是商業機密,都到別人家進貨了,誰到咱家來?」她氣的呼哧呼哧,把東西摔的直響。我說:「是你的不丟,咱生意下降了嗎?玩那心眼幹啥?」

再後來,同行老闆也給我介紹了一些新顧客,客戶來了就說:「我是某店介紹來的,說你家人好,生意好,你家人緣真不錯。」我跟妻子說:「咋樣?這就叫善有善報,惡也惡報,服氣吧?」

師父說:「你思想上沒有,沒把它看重。在常人中修,做甚麼工作的都有,做生意就賺錢,心裏沒有有甚麼關係,沒有把它看重,有和沒有是一樣,你就過了這一關。」[2]那就是我的目標,我在一步步向那標準靠攏。

師父還說:「你搞個體經營、開公司,做甚麼生意都沒關係,公平交易,把心擺正。」[1]我用師父的法衡量自己,要求自己,遇到事情時,就是這句法「公平交易,把心擺正。」我也把這句話經常跟顧客說。

以前我做錯了,會蔫不唧的改了;現在做錯了,我會當面跟顧客道歉,會彌補,不讓別人吃虧。跟其他老闆之間有矛盾時,我會當面說:「對不起,這事我錯了。」越這樣,發現同行越尊敬我。有飯局時我若有事沒去,事後會有人問我:「那天你幹啥去啦?就等著你到場給我們上上課,講講你學的法。」我二女兒說:「爸,你真變了,以前沒見過你跟誰點過頭,現在你能彎腰了。」我說:「是大法改變了我呀。」我體會到,生命越高尚越謙卑,越沒本事越仰脖說話。

有一次,幾個同行碰到一起,有的說:「咱跟溫州近,學學人家市場是咋做的?」我剛說幾句,就被一個小戶老闆嗆回來:「你盡說好聽的,你家嫂子最次了,賣假貨衝別人,你在外面唱白臉。還修法呢,誰不知道誰呀?」大家目光驚愕看著我。我臉乎乎熱,沒吱聲,感覺不亞於受一次「胯下之辱」。要在以前,我會拍案而起,誰敢這樣對我呀?大家見我一言不發,有人趕忙圓場,說:「他喝多了,別跟他一樣。」

晚上去飯店時,我心裏感覺不自然,不打算參加。又想:「不自然」是啥心呢?是面子、自尊,自我被觸動了,得去掉這心。我修煉前沒少暗地整他,這事也不是偶然的。飯桌上,我以茶代酒,對他說:「我敬你一杯,請多包涵。」我心裏一點沒有恨。大家見我這樣,氣氛活躍起來,有人提議說:「大哥有肚量,大家敬大哥一杯。」訓斥我的人說:「中午整(酒)多了,你別見怪。以後我也學法,你就是大師兄。」從此以後,他見面就喊我「大師兄」。以前講真相他總是搖頭,現在他也三退了。

我認識到,自己能以慈祥心態說話待人,就在散發著大法光芒,就能影響周圍人。有一天,一個常來進貨的顧客說我:「你心態真好,一臉慈祥,很像微信上的一個高僧。」她掏出手機打開微信,指著高僧照片,說:「象吧?」我看著那個「高僧」,感覺笑容背後有種不善的東西,但我不能評價,得保留眼前這個顧客心底那份佛性,大法弟子只能救人不能毀人。其實我想:誰是高僧?大法弟子個個都是高僧──能看透世間凡事,懂得天象,懂得因緣關係,就像一個大學生看小學生一樣,一眼看透,這還不是高僧嗎?

淺悟商道

我體會到,正念強,路子走正時,生意就順,否則就有麻煩。大法弟子做生意沒有參照,全靠大法指導和心性狀態往前走,在苦累的複雜生意中,不斷修自己。

時常有朋友問我:「你生意這麼好,一定有甚麼秘訣?」他想探討點甚麼。我說:「哪有秘訣?你不都看到了嗎?」其實,我不懂管理學和成功學,做生意也沒甚麼花花點子,就是順其自然對待每一天,該有財就來,沒有的不想,不在「賺錢多少」上用心。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是主線,生意好似手裏的一個風箏:根在我這,讓它順其自然去飄。

有的老闆問我:「你對員工好,我也對員工好,你發福利,我也發福利,可我不在跟前時,員工就糊弄,不幹活。我看你家員工不用管,幹活像驢似的,你肯定有招法?」我笑著說:「有一天你修大法就知道了,善能感化一切。」常人對誰好心裏是有求,嘴上不說,心裏在盼。修煉人對誰好是真心的,是境界,這一點常人還沒看透。

給員工開會時,我會講一些大法弟子的網站上古人重德行善的故事,比如:《王善人的故事》、《拉桿秤》、《捨銀救母女延壽得福報》、《奸商坑人遭惡報故事》……這些故事是神傳文化的珍品,昭示天理,喚醒善心,警示人不做惡事。

作為老闆,收銀台的位置是很重要的。可我的收銀台誰都可以坐在那兒,有同修來了,或去街上辦事,我起身就走,隨便指派一個員工坐那收錢,我沒提防心,不看重過眼雲煙。員工心情也不一樣:坐那收錢是一種品行的獎勵,會嚴格約束自己。

哪個員工家有事,比如婚喪嫁娶,我會到場隨份子,也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哪個員工買二手房,我跟她們一起去找房。錢不夠時,我十萬八萬借給她們。有個員工借了十四萬。知道的人都說:「現在借錢給爹媽都思量著借,你真行呀。」有個員工我借給了她十萬,她眼淚汪汪的說:「我媽都沒借給我這麼多錢,這要活不幹好,我媽都得罵我。」感動和報恩是人的善性表現,我做而不求,心裏像沒這事一樣。每次幫助別人,我心裏都感到高興,有種喜悅,覺的我就應該這樣。

最熱鬧的是每年端午節、中秋節、過年,我習慣給員工發福利:米、油、魚甚麼的,有一年發七件。看到的人羨慕說:「趕上你這樣的老闆真幸運,員工累死都無怨言。」有一次下班時,突然下起大雨,有兩個員工沒帶雨衣,我說:「你倆等一等。」我去超市買上兩件雨披送給她們。員工說:「你真細心,換個老闆誰管這事呀?」

放年假時,我向員工交代:「拜年時一定要給家人和親戚講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上班後我要檢查。」這種間接的洪揚大法,也是在散發大法信息和福音,人傳人效果更好。正月裏,有的員工請我去家裏吃飯,我藉機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和三退,店員父母說:「孩子回來都說了,還說你脾氣好,可知足了。」當別人接受大法真相時,我是最高興的。

二十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身體和精神狀態非常好,面容祥和,接觸的人都有好感。有的問我:「你這人脾氣好,在家肯定是模範丈夫了。」我說:「原來我脾氣暴,是學法輪功學好了。」藉著這個話題,我就講大法真相。

我不輕易訓斥員工,順從不縱容,批評不傷人,放心不放任,獎勵而有度。有新店員應聘時,哪怕不適應幹三天走了,我都發工資,這在別的店是不可能的。

有一次夜裏下暴雨,兩點多了,一個店員給我打電話:「雨這麼大,你不去看看庫房漏沒漏雨呀?」她曾經是父母管不了的刺頭,現在卻深夜都能想著我的庫房。我感到很高興,如果不修大法,不善待她,她會想到我嗎?為這事,我開會多次表揚她,並給獎勵。

我認為,商道並不奧秘,甚麼品行的人有甚麼樣的管理方法,甚麼境界的人做甚麼樣的事,能夠啟發人的善心,激勵人真心去付出,能達到這一點,就是成功的商道。

真心為別人著想

生意上會經常碰到一些小戶,拿貨少,耽誤事,妻子有時甩臉子,耍態度。我勸她:「別這樣,咱也是從小戶起家的。」這樣客戶來時,我會主動幫助選貨,同時給他們講真相和三退。在我眼裏,大戶小戶都是一樣的,今天小不等於明天小,今天大不等於明天大。

遠途來進貨的人,有時要上街辦事,忙著趕車,風風火火,時間很緊。我就買輛自行車備著,我說:「這是公車,大家隨時用。兜裏錢不夠時,隨時吱聲。」

事雖小,卻給顧客帶來很大方便。有的顧客開完單要著急上街辦事,掏出一把錢往桌上一放,說:「貨款你自己數,我先上街辦事去。」這種信任和託付,讓我感到大法的威德,跟一個信仰真、善、忍的人打交道,他們放心。修煉前我賊精溜怪,誰放心過我呢?

有的新開店的小戶來進貨,圖便宜,盡選價低貨,可低價貨一般都是滯銷品或處理品。修煉前,有新客戶來時我專推銷滯銷品,坑人的小把戲沒少幹。修大法後,我反過來了,有新客戶拿滯銷品時,我會提醒:「這個價雖低,但賣的不好。」他們會用感激的眼光看著我。

有一年冬天傍晚,要關門時,一個外地小姑娘來進貨。她二十多歲,臉黝黑,風塵僕僕的樣子。她怯怯的說:「我想開個店,進點貨,你幫我選一下吧?」我妻子說:「明天來吧,已經下班了。」說著收拾東西要關門。她說:「我票定了,明早的車。」她目光渴望的看著我。我說:「行,你拿貨吧。」我讓妻子先回家,然後幫她一樣一樣的選。她選了些滯銷品,我說:「這個不好賣,回去也是壓著。」她目光有些驚異,說:「你心眼咋這麼好?」我樂了。她邊選貨,我邊給她講法輪大法真相,她非常信,說:「看你心眼這麼好,我信你的。」

打完包後,我問:「你咋走呀?」這時天黑了,街上路燈亮了起來,行人也少了。她說扛著去汽車站。我看她身體單薄,路又不熟,車站遠,雖然我心裏有點不情願,但馬上意識到這是私心,於是我說:「我送你吧。」我用自行車馱著貨,跟她走到汽車站存好。我說:「你吃點飯,休息一下。」我轉身想走。她說:「我錢都進貨了,不吃了,睡一覺明早坐車就回家了。」我有點驚訝,也有點心酸,紅塵裏的眾生,苦苦為生活掙扎,不得大法還有彼岸嗎?我說:「走吧,咱們一起去吃點快餐。」她說啥也不肯。我說:「我也沒吃,就算你陪我。」飯後分別時,她說:「我長這麼大,就覺的我媽好,沒想到這次出門,能遇到你這樣的好心人。」我說:「學法輪功的人都這樣,以後出門有難事時,你就找煉法輪功的人,都會幫你的。」

沒想到,這個看似不起眼的小女孩,幾年後成了大老闆,生意紅火,一年能銷我產品幾十萬元。每次見到她時,她都會提起那段往事,說:「只要你家有的產品,我誰家也不去,就進你家的貨。」還說:「甚麼時候你有空到我那看看?我請請你?」

在一些小事上,能體現出修煉人的境界,就像這個小女孩,我只幫了她這麼一點,她看到的是有信仰的人的善行和大法的光芒,她對大法真相能夠信。

在縣城開發區,有個老闆生意黃了。他欠我租費還有五千沒還,欠周圍人也不少。大夥去鬧,逼他還錢。聽說他欠債上百萬,他被逼的吃不下飯,人很憔悴。我跟他說:「欠我那五千不要了,你先還別人錢吧。」他感動的沒法,說:「真是謝謝你!謝謝你!真夠朋友!」我說:「我要不煉法輪功,這錢肯定要,現在誰不拿錢為重呀?你記住大法好會有福報的。」他說:「記住,一定記住。」

過年的時候,他讓手下人送來一盒禮品茶。送茶人說:「我們老闆說了,你是最好的人。」我說:「是我修大法的原因。」接著,我給她講真相和三退,她高興的說:「謝謝!謝謝!」

感到對錢的陌生

一晃大女兒結婚了。女婿懂管理,我感到生意好像走到終點,幹了大半輩子,心裏有點捨不得。可是我清楚,我不是為賺錢來到世間的,是為大法而來,為眾生而來。有人頂替我,我就別佔窩了,於是我毅然把幾千萬的家產給了孩子。

最初退下時,心裏空曠和寂寞,廠家、客戶、貨站不找我了,電話少了,一個個像斷線的風箏在眼前迅速飄去,我更深切的體會到:人世間甚麼是你的?積攢多少家業是你的?都說夠用就行了,可心裏都想多掙點、攢點?最後給誰了?說是給孩子,其實等於給了陌生人:因為給誰都與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師父說:「為何來世中 答案迷眾生 錯把名利當目地 拼搏都把積蓄增 榮華富貴帶不走 一生操勞為誰爭」[3]。如果不修大法,我這種鑽到錢眼裏的人不會那麼痛快把家產給孩子,何況女婿還是外姓人,不嚥氣都不撒手。是大法救了我,是在大法中修煉出的境界救了我。有時我站在鏡前:白髮多了,背駝了,臉有點滄桑,如不修大法,紅塵苦海中還有岸嗎?

在大法中修了二十多年,我這匹「駱駝」終於鑽出了「針眼」。當年的藥簍子和思想骯髒的我,走到今天,真是脫胎換骨,這是大法的威德,是師父的威德。二十年的時光我沒有虛度,天天、月月、年年都在充實做著三件事,生意再忙,到發正念時間,我會放下手裏活,去發正念。偶爾回老家時,我會把大法福音講給族人和所有親戚。

得法前,我失業工資一百多元,現在社保開支三千多,似乎又回到從前。我生活簡樸,吃穿很簡單,工資錢花不完,做了大半輩子生意,我對錢似乎有更深的感受。

有很長時間,我發現對錢感到陌生,好像錢與我很遙遠,與我沒啥關係,我奇怪的想:我賺了大半輩子錢,得法前拼命賺,得法後淡泊賺,現在咋對錢陌生了呢?看著世人賺錢那個勁頭,忙忙碌碌的,我想:「他們在忙甚麼呢?」可能是我超脫出來了,心乾淨了。妻子叨念:「咱還有幾處房產,把租金攢著,多攢點錢。」我說:「攢多少都是數字,從古到今,窮人富人都在攢數字,得到精神上的享受,最後數字給誰了?都扔了,說是給兒孫,誰是兒孫?」師父說:「來世一身光 走時空空脫皮囊」[4]。

後記

二十年的修煉體會太多了,真夠寫成一本書。二十年裏,我有過許多關過的好時的欣慰,有過打零分的心酸,有為自己提高慢的煩惱,不管是陽光還是風雨,三件事我一直持之以恆堅持著。每邁一步,每提高一點,都是師父慈悲保護。是大法純淨了我,是師父塑造了我,我能從十惡毒世的人間破殼而出,毅然走到今天,一切都歸於師父和大法!

二十年時間漫長而短暫,回顧起來有說不完的話。本來最初我不打算寫這篇稿子,覺的自己修的差,是同修鼓勵我,是師父幫助了我,在徵稿即將結束時寫出這篇體會,向師父交一份答卷,以證實師父和大法的威德。

再次感恩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解迷〉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別把人世當故鄉〉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