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三次神奇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四日】

慈悲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上世紀五十年代中期,我出生在皖南山區極窮苦人家,環境髒亂,穿著破舊,一年大半時間裏赤著雙腳,沒鞋穿。晚間幼小的我剛入睡就覺的自己在一個黑洞裏往下掉,驚醒時見老母親在昏暗的油燈下紡紗才安心入睡。中共邪黨的人禍造成的三年大飢荒,我餓的皮包骨頭卻神奇般活下來。一個註定要得法的生命,神自有安排,家庭的貧苦既是為我吃苦消業,也是奠定我今後修煉所要的善良忍耐的品格。

很小我就渴望上學讀書,由於「文化大革命」,我十六歲那年才正式讀中學。為了能繳納學費,能買點飯菜票,我上山採藥草,下河撿石子賣,艱苦中魔煉出我能吃苦耐勞的品格。我讀完了初中及高中,以優秀成績留校當代課教師,月資二十八元,大大改善了父母及我四位哥嫂各家生活。一九七七年恢復高考制度,當年十一月中旬首屆開考,我以四十多個夜晚攻學努力獲首屆金榜題名。

我的婚姻不順,在無可奈何中,我帶著幼小的兒子選擇過單親家庭生活,那時我才三十歲出頭。擺脫了婚姻的魔難,另種魔難隨之而來:我工作單位是三線軍工企業,學校隸屬於國企教育部門。我單位國企子弟學校校長及更小的官都是由關係或錢換得,這些「官爺」不懂教學,整天是吃喝撈錢。我沒有請「官爺」們吃喝,又無錢給「官爺」們送禮,更是我天生具堂堂正正做人的骨氣,於是我在單位工作被排擠打壓,整日我的心太累太傷。

就在我每天掙扎活著的時候,一九九六年,我有幸喜得法輪大法。那天,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一口氣看完了,在這一天我忘記了買菜做飯,讓兒子吃剩的,自己沒吃飯也沒感到餓。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路,我明白了人生苦難的根源,再也不想在人世間的苦海裏沉淪,返本歸真,在大法中修煉,跟師父回家,心情天天快樂舒暢,因為我有師父了。不怕「官爺」們對我欺辱了,不怕勢利人對我這沒有父愛的兒子的歧視欺負了,快樂的心情,簡單的飯菜也吃的很香。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雲突變,以大魔頭江澤民為首對我們以「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煉者殘酷打擊,鋪天蓋地的對宇宙大法和偉大的師父造謠污衊。在巨難中我更加堅信師父,做好人沒錯,「真、善、忍」沒有錯。下面僅舉我緊隨師父救度眾生的幾個片段。

一雙毛皮鞋助我走出邪惡的包圍圈

二零零零年元旦零點,新世紀開始。在邪黨污衊大法和師父、迫害大法弟子的艱難時刻,同修們一致認為,此時我們不能倒下,應該走出來證實法。我們有六十多位大法弟子於省市繁華區集體煉功。此時正是各大商場物品降價,潮水般的購物市民很遠就能聽到響徹雲霄的煉功音樂。走近就看到十幾米長的「法輪大法好」的橫幅。這次我煉功狀態特好,法輪旋的我似乎要飄起來。

當我們煉完一小時動功,我睜開眼才發現警察們已將我們層層包圍,一個頭目聲嘶力竭對我們吼:「你們誰是頭?」一個女同修鏗鏘答道:「沒有頭,沒有尾!」警察吼叫:「站好,站好,照相。」見站在我側面的一位男同修抬頭挺胸,見拎錄音機掛橫幅的兩位男同修平靜如水,如泰山巋然不動,警察的照相機如探照燈從我們每位大法弟子臉上掃過。此時我突然想到不能被抓去,兒子天不亮就得騎自行車去十幾里路外學校讀高中,每天很晚到家,不能影響孩子讀書,我要回家!

此念一出,我大步流星的向邪惡包圍圈外走去,我腳上穿的是高跟舊毛皮鞋,這雙舊毛皮鞋平時走路是咚咚響,可當我向警察走去,它卻毫無聲音,覺的雙腳不是走在堅硬的水泥地上,好像走在軟軟的地毯上,在我走到警察的包圍圈時,兩個警察側身主動讓道。當我走出了包圍圈,走到安全處時,毛皮鞋又發出咚咚響聲。天快亮時我安全回到家。我那幾十位同修被綁架到看守所,後來有的被關到洗腦班,有的被非法勞教。

「這輛大客車為你而開」

二零零八年暑期,我帶上真相資料、《九評共產黨》、真相光碟去了幾百里外的故鄉,大別山區,我也希望故鄉的親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當我將《九評共產黨》送給老鄉們,一些經過「文化大革命」的老鄉們嚇得不敢要,長期被邪黨謠言蠱惑宣傳,暴力統治使親友們嚇的不敢讓我在老家呆,於是我用「無影無蹤」的方式將真相發到每家每戶。

轉眼是二零零九年暑期,我再次備上一包真相資料、《九評共產黨》、光碟等,還去故鄉發真相資料。乘坐約一個小時的公交車到達長途客運站,買好車票,正準備上開往皖南方向的長途客車,突然被安檢員攔下,要我放下肩上的包,將包放入安檢機檢查。我立即意念回應:「這包怎能讓你們檢查!」正念一出,安檢員突然面帶微笑,猛力將我一推,我一個踉蹌差點跌倒,連人帶包被順利推過了安檢處。僅一分鐘時間過了這一關,內心是何等感激師父對弟子的保護啊!

經過幾個小時的長途,又一次到了皖南故鄉,考慮到不給家鄉親人添麻煩,我暫時躲在沒有人住的破舊屋,在屋後排水溝裏等待,周邊都是雜草樹木遮隱。我發正念、背法、背《洪吟》,等到夜深人靜的時間。大約夜晚十一時,我開始將包裏的真相資料、《九評共產黨》、光碟、真相護身符等發到每家每戶。很快就將真相資料順利發完。我想到天亮他們開門時,就能看到真相資料,希望他們明白真相,不再聽信邪黨的謊言宣傳,為自己的未來做嚴肅選擇。

當晚我迅速徒步返回,大山裏夜晚很難有車,我一個女人深夜走在山間,順著盤山公路前行,沒有絲毫的害怕。我深信師父就在我的身邊,高山上不時傳來野獸的吼叫聲,我也不害怕,堅信野獸不敢靠近大法弟子,有時迎面相遇當地公安巡邏車,我們互不冒犯,各行各路。大山的路高低起伏,我的雙腿漸漸酸痛,為了趕時間,我堅持著,心裏背著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我一邊趕路,一邊不停的發正念。走了約三十里,出了大山,到達另一個集鎮,我就地坐下休息等天亮。

天剛發白,我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找客車,剛走幾步就見一輛開往省城的大客車,駕駛員已經站在車門口等候。我爬上車付了乘車費,正準備坐下睡覺,突然車內來了位男青年,他邊吃著香噴噴的油條,邊看著我笑瞇瞇的說:「你看,你多麼偉大,這輛大客車為你一人而開。」當時我很疲累,沒有悟到這是師父用常人的嘴來鼓勵我,出於禮貌我回答:「謝謝!車到前面會有旅客的。」說著此人不見了,大客車只載著我一人向著省城疾馳,我抱起自己疼痛的雙腿坐著睡著了。一聲長鳴將我從熟睡中驚醒,車到了目地地。我睜開雙眼見車內坐滿了旅客。這次故鄉行來回二十個小時,雖然身體累了點,腳上磨出了血泡,十個腳趾蓋全磨青了,可我心裏是久久愉悅。

否定迫害 成功「調轉」

二零零二年底,邪黨政府下達文件:國有企業子弟學校與企業脫離,子弟學校及教職工劃轉為社會公辦學校,簡稱「調轉」。我市政府落實、出台文件,其中有一條:「受過懲罰的教師不予調轉。」此規定實質是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工作。這完全是舊勢力利用壞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師父說:「在面對無理的傷害、在面對對大法的迫害、在面對強加給我們的不公時,是不能像以往個人修煉那樣對待、一概的接受,因為大法弟子目前處在正法時期。如果不是我們個人的執著與錯誤而出現的問題,那一定是邪惡在干擾、在幹壞事。」[2]

師父的話堅定了我的正念,堅決否定舊勢力參與迫害。校領導幸災樂禍揚言:市政府文件能改嗎?

我衝破校領導的重重阻力,騎上自行車去找各級領導。先找綁架我的公安局某科長,我說:「二零零零年底,你們綁架我將我關押進看守所拘留,今天國企學校劃轉公立,可市政府文件規定被懲罰的教師不予調轉。我工作沒了,你們要給我解決。」他說:「市政府這條文件不是對你們法輪功的。」我說:「市政府的文件沒有這麼說嘛。」他想了想問我說:「我去將拘留裏的卷宗調出來銷毀掉。行不行?」我堅決回答:「不行!法輪功學員是以真、善、忍標準做人,銷毀拘留我的卷宗不僅不真,也是銷毀了你們迫害我的證據,法輪功遲早有一天會平反的。」於是他拿起電話打給「六一零」,他先說了我反映的情況,接下說:「這麻煩是你們搞的,問題你們解決。」對方說:「某某老師的廠領導真好,已來反映了情況,我們正在向上級寫報告反映。」這公安科長堅定的說:「你們以後再要我們抓法輪功,我們是不幹的。」

我騎自行車又去找「六一零」,他們見到我很緊張,給我倒水、讓座,說話客氣了許多,發自內心認可我是位合格的深受學生及學生家長喜愛的老師,且將我廠領導及他們給上級的報告拿給我看。我說:「不僅我個人是個好人,凡是煉法輪功的都是社會上真正的好人!」他們從內心是承認的。

接下來我到市政府、市教委找相關領導反映。分管教育的市長我難以找到她,我就寫真相信寄給她。見到市教委主任,他態度很好,認真聽了我的反映,最後回答說:「一定會給你正確解決。」

這期間我做了個清晰的夢:一個污濁的水溝,我整個身體懸在水溝中,為了不讓自己掉入污濁的水溝,我身體後背緊靠溝一側土壩,雙腳蹬在溝的另一側土壩,見一位同事站在一旁很慈悲的看著我。我伸右手讓她拉我起來,可她毫無力氣,拉不動我;突然見到另一旁站著一位男士,約三十幾歲樣子,穿著西服,很嚴肅且很慈悲的看著我,我將左手伸向他,望他拉我起來,他沒有拉我的手,瞬間站在我身邊,將我肩上衣服用手向上提了一下,於是我有救了,自己用力掙起來了,脫離了污濁的水溝。醒來後悟到:是師父幫弟子了,這難我很快能闖過去了。

接下來我更有正念再次去市教委,主任見面就說:「沒有問題,你的調轉是沒問題的。」且對我的工作及品德給了很好的評價。時隔幾日,市政府對我單位及相關領導會上通知:對某廠煉法輪功的某某教師給予調轉,且儘快辦理好交接手續。我校的教師們聽此通知,激動的掌聲震耳。

這期間,我廠領導及本市同學及辦理接轉工作人員都為我向上級反映問題,一致認同煉法輪功的我是好教師。廠領導在那一週內,白天奔向各級政府,晚間回辦公室給各級政府寫報告,反映煉法輪功的我是好人、是優秀教師,強烈要求給予調轉。我的一位女友事後告訴我說:「法輪功真神!我請一天假做準備,為你調轉的事,找那些領導,剛走進市教委辦公室,需我找的領導像開會般陸續來了,原本一天時間都難以說到的事,結果不到兩小時全都說到了。」

我自一九九六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修煉二十三年,這二十三年的修煉故事太多太多,想與同修交流的事很多。修煉的路雖然坎坷,但是有師父看護,正念足,沒有過不去的關難,我堅信自己一定能跟師父走到底。

一次同修問我,甚麼執著心去的最難,我說:怨恨心。我時常對給我製造魔難的人怨恨。師父告訴弟子:「修煉人沒有敵人」[3]。修煉大法的我,要放下自我,應善待那些給我製造魔難的人,要讓他們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我一定聽師父話,要修掉怨恨心。

請偉大的師父放心,弟子我時時是您的弟子,永遠是您的弟子,做好師父交給弟子的三件事,精進,再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與修煉〉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明慧網第十六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