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海林市七旬劉運祥自述被迫害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十日】劉運祥,男,今年七十二歲。黑龍江省海林市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全身疾病痊癒,獲得身心健康。在過去二十年裏,多次遭中共迫害,曾於二零一零年被非法判刑四年,在牡丹江監獄遭受折磨。以下是他的自述。

我原來在單位技術科搞新產品開發,一九九五年,我的工作單位被當官的「撈黃」了。我還得掙錢供兩個孩子上學,沒辦法我就買個「倒騎驢」(人力車)掙點錢維持生活。長年累月的在戶外幹活,患了多種疾病:頸椎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氣管炎、風濕性關節炎,同時還有個不定期的渾身發燒,腦血栓等等,住醫院花了不少錢也不好。還得掙錢維持生活,還得忍受疾病的煎熬,活的真是艱難!一次去醫院看病,醫院有個煉法輪功的大夫看到我的身體狀況,說:「你煉煉法輪功怎麼樣」?我聽大夫介紹的法輪功祛病健身挺好的,就想煉 。可不知道怎麼煉,大夫沒細說。後來在書店我看到了《法輪功》這本書。我在書店裏站著一氣看了幾個小時,愛不釋手,覺得這書和一般的氣功書不一樣,很神奇。最大的區別就是讓人重德,向內找自己的不足,按著真、善、忍修煉,是個高德大法,這肯定是本天書。當時我就想,我怎麼能找到煉功點,向他們學呢。就這樣我蹬著「倒騎驢」,邊幹活,邊打聽哪有煉法輪功的。

一九九七年三月份,我那時正好是五十歲,我騎著「倒騎驢」在馬路上走,那幾天,天天早上看有一幫人,從一個單位的二樓下來,也覺得挺奇怪,是跳舞的?還是幹甚麼的?一次有兩個人從樓裏走出來,我問:「上哪去?坐車嗎?」那兩個人說:「上火車站。」我說:「上來吧。」我就拉著他們倆往火車站走。這時天放亮了,我就看到他們倆的書包裏有幾本書,我說:「能叫我看看嗎?」他倆說:「是《轉法輪》。」說著就把書遞給了我。我一看書的目錄和《法輪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都有「真、善、忍」這三個字,只不過是更厚一些。到車站後我跟著他們邊走邊看著書,不自覺的跟他們進了站台。我就說:「現在的人心都鑽到錢眼裏去了,還能有多少人能按真、善、忍做好人哪?」他倆一聽,說:「你還是挺有緣份的,那這本書就送給你吧。」我說:「那哪行啊,哪裏賣這樣的書我去買。」他倆說:「晚上那樓裏有人煉功,那樓上就有。」

晚上我按時去了那個樓裏,有幸請到了法輪大法書,有輔導員義務教功。輔導員告訴我說:「師父告訴了,煉功是一方面,主要是以法為師,按真、善、忍向內找,提高心性。」我那天白天幹活時,兩隻腳都崴了,可是煉功的時候,腳不自覺的都好了,也不疼了。尤其煉「神通加持法」時,兩條腿都能輕鬆的雙盤,而且一打坐就坐了半個多小時。在後來的日子裏,我天天騎著「倒騎驢」到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現在回想起來真象回家的感覺,每天就覺的自己怎麼這麼幸運、這麼幸福。真是其樂融融。不知不覺全身的病全好了。身體健康了,心情愉快了,沒有了對生活的抱怨,每天樂呵呵的。

然而江澤民出於小人的妒嫉對法輪大法及法輪功學員發動了殘酷的迫害。我認為在法輪大法中受益就要替大法講清被迫害的真相,可江澤民集團卻對我進行多次綁架、迫害,下面是我的二十年來被迫害的經歷。

一、進京上訪遭迫害

我認為法輪大法蒙難,師父被誹謗是中央當權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才下達了錯誤的命令,而下級都是盲目執行,要想結束迫害就得找上級。因此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想找個能講明真相的地方,還師父清白。沒想到我北京沒去成,還被黑龍江省牡丹江市海林市第二派出所警察截回。從那以後,海林市第二派出所崔所長,片警薛勇峰多次到我家抄家、騷擾。

二、為講清真相屢遭迫害

既然沒地方說話,我就想辦法讓當地的世人明白真相。二零零六年我到海林市公安局家屬樓貼法輪功被迫害真相的不乾膠,發真相冊子。被刑警隊的李明偉、第三派出所的警察綁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被不明真相的人構陷,海林市國保大隊隊長宋玉敏,郭永剛等到我非法抄家。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海林市國保隊長丁玉華,王威,關景偉等海浪社區主任劉某某,第三派出所警察翻牆強行入室到我家非法抄家並綁架了我。搶走筆記本電腦、台式電腦、刻錄塔、打印機、dvd機、過塑機、切紙刀等私人物品,很多光盤,大法書,甚至把兒子給買的鐵觀音茶葉都給搶走了,他們私分掉了。

三、在監獄被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海林市檢察長馬進群、檢察員曾洪豔誣告我「破壞法律實施罪」,批捕我。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三日,海林市法院院長李壽根,審判長畢旭,審判員劉利軍,代理審判員姜新昆,書記員劉芳,冤判我四年冤獄。在法庭開庭那天,我問他們我犯甚麼法?工廠被你們當官的「撈黃」了,欠我的工資也不給。我渾身是病,修煉法輪功很快我的病完全好了,在海林租房子,自食其力蹬三輪車,維持生活,供孩子上高中、大學何罪之有?你們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天理何在?

法院的一幫人根本就不講理?不讓人說話,把事先打印好的材料簡單一念,匆匆就收場了,結束庭審。

二零一零年十月份,牡丹江國保大隊政委楊丹蓓來海林看守所逼迫我指認其他法輪大法弟子。我說不認識,楊丹蓓惡狠狠的說:告訴你這個老頑固,等你到牡丹江監獄好好收拾你!!

我對判決不服,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為講清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迫害大法弟子的人才是真正的犯法,真正在犯罪。我上訴到牡丹江中級法院。牡丹江中級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並定為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我被海林市看守所綁架到牡丹江監獄。在牡丹江監獄我被牡丹江監獄的警察和犯人毒打不知多少次。折磨了不知多少天。那些犯人打手多數是殺人犯,為了減刑(他們可以由死刑減至死緩或無期,無期減至有期以至釋放),拼命毒打大法弟子,有好幾個犯人因毒打我有立功表現而評為「監獄年終標兵」並獲減刑。我孩子給我郵的棉被褥、棉衣、棉褲、棉鞋都被監獄警察扣下,把其他犯人生滿蝨子的棉被褥、棉衣、棉褲給我穿,每天晚上我都被蝨子咬得睡不著覺。因為不放棄修煉,我被體罰不知站了多少天,還不讓睡覺。站的腿腫的上下一般粗。用冷水澆,冬天開窗戶凍,說不上甚麼時候就被痛打一頓,強迫吃藥。我被迫害的渾身疼痛難忍。後來監獄醫院大夫確診:右半身血管全部閉塞。儘管這樣,還是迫害不停。至今下肢還發黑,說話費勁。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圖:澆冰水

四、因訴江被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我因控告江澤民,被海林市公安局局張平,國保大隊長丁玉華、國保警察關景偉、第二派出所所長李樹華、教導員任傳雙、第三派出所所長金海珠、第四派出所所長金魯宏、警察侯革、劉吉軍、鄭昆綁架,在海林市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我現在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就因為了做個好人屢遭迫害。二十年來,法輪大法遭受千古奇冤,師父被誹謗,大法弟子被判刑、關押、酷刑,中共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販賣,牟取暴利。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我所經歷的只是冰山一角,寫出我的經歷,只是希望還有良知善念的人們了解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不要被中共的謊言迷惑,善惡必報,所有參與迫害者必將受到正義的制裁。美國國務院發出通知,對迫害宗教團體及個人的者拒發簽證,已有綠卡的也可能拒絕入境,甚至拒絕迫害者的親屬及子女。希望看到此文章的朋友在這場浩劫中擺放好自己的位置,發出你正義的聲音,一起抵制這場迫害,儘早結束迫害,你將功德無量,上天會給你最好的回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