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點講真相中修煉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和大家交流一下今年去景點講真相的體會。

我們講真相的景點位於市中心,那裏各種社會階層的人都有,所以穿著要得體,所以我都穿黃背心配裙子或者褲子,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因為同修們多年的堅持在那講真相,當地的人也都知道我們了。

一次,送給一位在附近開健身房的女士真相報紙時,她一看就說:「是穿黃色衣服的那些人們吧?」學員們付出了多少努力才開闢出現在的環境,旁邊看手相的、賣畫兒的、紀念品商店的都知道了我們,人們就是通過我們認識法輪功

在那兒煉功的時候要不被干擾和帶動,入靜煉功,面帶微笑、表情祥和。可是街上那麼多人,大家都匆忙的走著,發出各種各樣的噪音,還有音樂表演的,閉著眼睛也能聽見啊。但是我們是在那救人、助師正法,煉功的時候我感到師父巨大的加持。在抱輪的時候,我想起了師父的詩詞:「抱輪兩臂圓 頂天獨尊站 垂慧看世間 環球小如彈 三界在腳下 世人塵中看」[1]。我發現自己巨大無比,要比整條阿爾巴特大街還大,比地球還大,所以怎麼會被這小小的人帶動。在煉功過程中逐漸入靜、入定的時候,感覺一切喧囂都離自己遠去了,耳朵雖然還是能聽見那些嘈雜噪音,但是他們是那麼遙遠,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一次,旁邊兩位同修抱輪的時候,一位男士從後面的房子裏出來,也一起學著頭頂抱輪的姿勢一起煉了一會兒,就走了。我知道他是在上班的保安,看到我們,他也想一起煉,可煉兩下就得回去。一個夏天,同修在台階上打坐煉第五套功法,天熱,同修滿臉通紅,臉上出了很多汗。我在發資料,一位男士走過來問我:「她能坐多長時間啊?怎麼學習打坐啊?在哪學習打坐啊?」我回答他:「根據每個人的情況,能坐多長時間就坐多長時間,要學習打坐的話,就在我們這兒學。」他說:「我今天本來想走別的道兒,但是就順著這條大街走,就是為了遇見你們啊!就是為了這個啊!」這種例子太多了,多少人在景點看到了我們,拿了傳單,了解了真相,對法輪功產生了興趣,想要學煉,在他們的心中都種下了種子。

一位多年堅持在景點的同修和我說她不久前在那看見了雙色的彩虹,很多神奇的事情,很多她不認識的人對她微笑,可能因為以前接到過傳單,但是同修都不記得了。還有一次,一位女士特意過來和同修說:「多少年了,看你一直在這兒。」臉上帶著關心和尊敬。我媽媽對同修說:「這是師父在鼓勵你,不管多難,一定要堅持下去!」

破除舊勢力的干擾 才能救出眾生

給中國遊客講真相就需要更大的慈悲心、勇氣和智慧。

在公園給一個老爺爺講真相,他主動問了我很多自己迷惑的問題,我幫他一一解答後,剛要和他說幫他退黨。突然,他裝茶的小暖壺掉到地上摔碎了,他的心情一下子變差了。我幫他撿起來,他說:「你走吧。」意思是不想和我說話了。我當時就意識到,干擾他得救的因素在阻礙著他,就差最後一步能救了他,可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一次,面對一團遊客我左手給他們放廣播,右手拿著展板給他們看,一團遊客站在我對面。這時導遊過來,站在我左手邊,拿手指一邊點著我,一邊說不好聽的話。我這兒放著真相廣播,希望中國遊客多聽一些,就沒有走。微笑著看著他,不理他。他一看罵不走我,說:「我把你拍下來給大陸某機關警察舉報你。」他要拍,我拿展板擋著,不讓他拍照。他推開我的展板,還要拍。我按住他的手機鏡頭說:「你別這樣。」他一下更生氣了,用力的推開我的手。因為我們的肢體動作,已經引來了很多人看是怎麼回事,遊客們也都在看。一個旁邊看著的女孩兒,趕忙說你快走吧。我看了看周圍人的反應覺的還是走吧。

過後,我仔細的回憶了全過程。導遊這麼說的目地,恐嚇和威脅都是想讓我走,遊客們聽廣播的時間就很短,而且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力,讓他們靜不下心聽真相。

除了發正念,還要時時修自己。在這個過程中我有沒有甚麼執著心呢?在向內找的過程中,他對我說不好聽的話的時候,我還能忍得住。他說要拿手機給我拍照的時候,我先是產生了怕心。我也想拿出手機給他拍照,後來發現手機沒在兜裏,沒拿出來,但是,這是我的爭鬥之心已經被他挑起來了。在給遊客講真相的時候,這兩個執著心是最容易出來的,所以我一直很注意修它們。怕心和爭鬥心都修去了很多,但是還有,還要繼續修掉它們。我發現,執著心修去多少,修到甚麼成度,你能為救人付出多少,就決定了自己救人能力的大小。「心性多高,功多高。」[2]景點講真相是第一線,自己的任何執著和不足都會暴露無遺,只有不斷在這個過程中修煉自己,提高自己,才能持之以恆的堅持下去。

發生這個事情那天,講真相的效果非常的好,勸退了十二個人。回家幫這些人上網三退的時候,心中感慨萬千啊!這些眾生的得救真的是大法弟子的汗水、鮮血,想想大陸大法弟子們甚至是用他們的生命換來世人的得救!師父曾經寫道:「我就是來救人的,(眾弟子鼓掌)誰都知道我在為眾生承受,目地是為了人能得救。我沒有任何個人所求,我甚麼都能放棄,我也沒有人的執著。」[3]覺的為了救人自己承受的這些可能不及師父的萬分之一,只有神的慈悲才能付出自己的一切,只為了人能得救!

在景點講真相中去怕心

在走出去講真相之前,怕心和顧慮心就會往上翻,各種各樣的怕的念頭往上翻出來。怕不安全、怕講不好、怕別人罵自己、怕自己的一切利益受到傷害。如何修掉怕心啊?

首先,要正視自己的怕心,清楚明白的把一個一個怕的念頭都揪出來,看看自己到底在怕甚麼?然後去針對每一個想法解決,清楚的認識怕的這種物質根本就不是自己。我在修怕心的過程中發現它是一種實實在在的物質。當我們在害怕的時候,其實是這種物質翻了出來,而這種物質在體內逐漸的積累,甚至可能不是一生積累的,也可能是在生生世世的轉生中積累下來的,而外在的一切都是為了迷惑我們的,所以它翻出來的時候,就是去掉它的好機會,就是不斷的排斥它、去掉它。

上面提到的很多怕這、怕那,我總結了一下,根源還是一個私心。想到的都是自己:自己別被別人罵、自己別丟面子、自己別受傷害,想到的都是自己。如果能第一念想到的就是別人,從對方的角度去思考問題,想的是他在危險的邊緣,需要我們告訴他們真相,不管怎麼樣要救了他們,就想不起來害怕了,所以怕心就是一顆根深蒂固的私心。在一層一層的修掉怕心的時候,真正的自己越來越能顯露出來,越來越能理智思考問題,理智的站在法上去想這件事是怎麼回事,越來越能站在對方的角度上去思考問題,考慮事情該怎麼做。比如怕講不好,那就要多學習、背誦真相資料。不知道怎麼開頭?就要看看對方對甚麼感興趣,站在對方角度思考說甚麼對方容易理解,而不是一味講自己的,自己喜歡說甚麼、自己想說甚麼,要看對方的接受能力。

我在更深挖自己的怕心時,發現有對迫害的恐懼。看到聽到在中國大陸,同修遭到的迫害那麼殘酷,你讀不讀明慧網上的迫害文章,是不是害怕不敢讀?不在中國,也有種種、許許多多舊勢力安排的迫害因素、邪惡的因素也很多。舊勢力安排的迫害表現在很多方面、不只是在講真相過程中,在生活中、身體上、社會環境中、家庭中,會在一切環境中找你的漏洞、鑽你的空子。但是,不管我們修煉上存在著甚麼樣的不足,它們都不配安排我們的一切。

這場在中國發生的迫害,過程中大法弟子遭受的種種酷刑折磨、痛苦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它們為達到自己的目地,不管眾生的死活,對大法弟子的態度師父說:「沒有人想讓你們修成,也沒有人考慮你們修的怎麼樣。舊勢力只想完成它們想完成的,僅此而已。」[4]這巨大的私心,在宇宙正法這巨大的事情面前,它們是所謂的高層生命,動的第一念竟是私念!因為它們想到的是自己執著的,而沒有站在層層生命的角度上去為它們的將來考慮!作為大法弟子要清楚明白的認識這一切,完全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更不要害怕迫害或害怕舊勢力,因為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

除了要加大力度發正念,長時間發正念以外,無私才能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我們要站在我們在助師正法的基點上看待修煉中出現的一切問題。

堅定發正念的意志力

今年夏天在科斯特羅馬市舉行了非常大的活動,活動分為週六和週日兩天。週日凌晨,我從睡夢中因為強烈的嗓子疼痛驚醒。感覺咽喉部位火燒火燎的,疼痛的不行,腦袋發暈,脖子很沉。因為週日一整天的活動,我們要表演,需要在很好的狀態,面目表情都很好看。但是,我因為身體非常難受,臉上根本就笑不出來。

我一直堅持著到活動結束,坐在回家的火車上,我和一位在我旁邊的女士聊了起來。她說:「在市中心看到了穿黃衣服的,有中國龍,感覺活動非常好。」從她的話中,我聽出來,她大概了解了法輪功是甚麼,也知道了迫害的真相。我聽她說完感到很高興,師父多慈悲,把這樣一位女士安排到我身邊。早上到家以後,本來變輕了的疼痛猛烈了起來,我開始發高燒。腦袋迷糊、暈倒在沙發上起都起不來,嗓子劇烈的疼痛,一點點聲音都發不出來。昏睡了一會兒後,我能起來了,就打開了師父講法錄音,開始聽。馬上感覺好轉了,但還是發燒,一直持續到晚上。夜裏,更強烈的難受開始了,凌晨的時候我開始劇烈的咳嗽,根本壓制不住。我開始躺在那兒背誦《論語》,咳嗽馬上停了下來。平時背的非常熟練的《論語》,在背了第一段後怎麼也想不起第二段是甚麼,就這麼幾秒鐘的停頓又開始咳嗽,劇烈的咳嗽。沒辦法我又從第一段開始背,又不咳嗽了。這時丈夫被我劇烈的咳嗽聲吵醒了,我馬上問他:「《論語》第二段開頭是甚麼?」就這樣,在背誦《論語》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感覺自己非常的虛弱,我堅持聽師父的講法,在家寫完翻譯了文章。夜裏,還是會咳嗽,但是已經比昨天溫度低了許多。第三天,已經退燒,但是嗓子疼痛沙啞。我想,不能這樣只在家裏待著,就和同修們一起去了景點。嗓子一說話沙啞的不行,但是我想,不能說話的話,起碼站在那煉功也行啊。到了那後,開始煉功,過程中我強烈的一直抑制著自己不要咳嗽,感覺到師父的巨大加持。回家的路上一身輕,感覺自己已經基本闖過去了這一關。

在這過程中,我一直長時間發正念清除干擾,半小時或一小時,一天多次。現在我回想起來那個過程,如果自己當時把它當作是一種單純消業的表現,就想著身體的難受啥時候能好,可能就不會好的這麼快。而在這過程中,將耽誤多少救人的時間,自己的狀態一直不好的話,怎麼全力救人?

身體上的難受、家庭的瑣事、工作上的麻煩、其它環境中出現麻煩我們不能把他們當作單純的消業、個人的修煉提高過關,一定要站在助師正法的角度去思考問題。

除了修去怕心外,爭鬥心也是必須要修去的。因為中國人聽信了媒體的謊言,有的人誤解我們,瞪我們、罵我們、甚至是推搡我們、無視我們,這種時候怎麼辦?只有一個字「忍」。我發現,當我有一點點爭鬥心的時候,對方馬上就能感覺到,加上本來就對我們誤解,就會對我們更加不能正確認識。而當我們寬容善意、抱著珍惜他們的態度面對他們,他們馬上能感覺到我們的善,這樣就已經在證實大法了。因為,他知道了我們是善良的,他親眼看到,親身感受到了。

這麼多年,因為同修們的努力,很多的導遊做了三退,明白了真相。一次,我和丈夫在公園煉功,旁邊開著廣播播放真相,我閉著眼睛沒看到。過後,丈夫和我說,一位導遊特意和他們的隊員說,在我們前面集合。這樣,一團的人都能聽廣播。還有的遊客第一次出國,加上不了解真相,很驚異和氣憤的問導遊:「怎麼這兒有法輪功?」導遊和他說:「這兒太多人煉了。」那人不吱聲了。

我們所在的公園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我們站的草地,後面是一片湖泊,所以每次遊客經過我們的時候,看到我們煉功的身影和湖泊的寧靜,加上優美煉功音樂,一切都很完美。很多中國人就跟著我們一起學煉動作。一次,我正在抱輪,一個姑娘到我身邊,我睜眼一看,她表情嚴肅的看著我。我尋思,她可能要罵我。於是又閉上眼睛不理她,接著煉功。這時,她突然說,這個動作得站多長時間啊?我一聽,哦,原來她是感興趣了。和她說,抱輪動作有四個,每個持續七、八分鐘,她特別感興趣。說真的,中國人現在變化很大,很多人心裏知道法輪功是被迫害的,而且法輪功很好,只是害怕中共的淫威,不敢表現出來。多少人給我們豎大拇指,一臉羨慕的看著我們煉功。

也因為這個公園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講真相場所,所以剛開始特別不容易,很多干擾和限制我們。同修們多次想找公園的經理講真相,但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干擾就是沒成功。還有到專門管這方面的負責人那講真相,一聽是法輪功,根本就不聽我們講甚麼,扭頭就走。因為,她聽信以前一個人講的,對我們印象差到了極點。而要想見到經理就必須先經過她。最後一次,樓下的人剛接通她的電話,她一聽是我們,甚至斥責了工作人員,告訴說以後只要是我們的來訪一律不要接。她就像一堵牆一樣橫在那裏,這也是舊勢力的安排,干擾救人。還需要我們繼續正念突破和他們講真相,所以我們需要做的事情還很多呢。就像在阿爾巴特也時有各種各樣的干擾,不是有人過來罵我們,就是有人威脅叫警察帶走你們,還有酒鬼過來,還有人冷嘲熱諷,這都是邪惡干擾救人的表現。

因為大法弟子也是原來舊宇宙中的高層生命下來的,我們不只要修去三界內的人心、人的執著,還要修去舊宇宙中高層生命的不足,徹底同化大法,才能達到新宇宙的標準。在否定一思一念中的舊勢力的思維模式中,按照大法的要求去思考問題,就是同化大法,進入新宇宙的過程。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甚麼成度,那就是果位。」[5]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抱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