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九旬母親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媽媽今年九十七歲高齡,住在我弟弟家,我爸已去世。我媽不但生活能自理而且還能幹些力所能及的家務活,自己衣服能自己洗,還能穿針引線縫補衣服,身體很健康、臉色紅光滿面,沒甚麼毛病,看上去就像七十歲左右年齡。

媽媽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她有頭疼病、皮膚病(以前得過肺結核病留下的後遺症)、心臟病,晚上經常睡不著覺。記得有次在外面心臟病發作,多虧好心人幫助送往醫院,護士問我媽家裏子女的電話號碼,她當時只記得我在哪個單位工作,叫甚麼名字。我趕到醫院時,媽已經住進重監護病房裏,醫生說:現診斷血管堵塞要馬上做支架,準備錢做手術吧。結果在做支架前的身體再檢查時,發現血管神奇的通了。媽媽也沒上支架馬上就出院了。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

媽媽心地善良,經常說:做人良心要擺正,吃點虧就吃點虧吧,不要罵人,對善惡有報、世上有神佛也很相信。我們子女四個,因爸媽要上班,我們小時候都寄養在別人家,因此子女對爸媽都不親,甚至當面叫爸媽也叫不出口。我對爸媽也很陌生,加之我性格很內向、不善言談,因此平時在家也沒話可說,有時不想在家裏呆,心情很憂悶時就會出去看場電影解解悶,大學讀書大多數雙休日、節假日都在圖書館裏度過,結婚後也不大回娘家。

我是一九九六年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我知道修煉人要用法輪大法「真善忍」標準來要求自己。師父教導我們弟子:「煉功要重德,要做好事,要為善,處處事事都這樣要求自己。」[2]所以我克服了這種對我媽的態度,經常主動去看她,逢年過節總會帶很多我媽喜歡吃的東西去,關心她、善待她。我媽看到我學大法後改變很大,心裏很高興,知道大法好,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期間,我幾次被非法關押,我媽也沒為難我,只是擔心我生命安全,一再叮囑:要注意安全。

我媽有甚麼高興事、委屈事、氣憤事都願意跟我說,我靜靜的聽她講,有時憤憤的跟我講哪個子女不好時,我從不發聲,也不搬弄是非,相反還講對方的優點,把她們關係協調好,如果她和其他子女說,就會引起矛盾、吵架。所以我媽一直跟人說,子女當中我脾氣最好,對她最孝順。

有次,我媽全身疼痛,具體講不清楚哪裏疼,我就陪她到大醫院做全身檢查,也沒查出毛病來。這時我就勸我媽說:看來你念「阿彌陀佛」沒用,治不好你的病,只有誠念「法輪大法好」才能治好你的病,我拿了一個護身符給她,告訴她念上面的字「法輪大法好」,我媽知道我不會騙她,就答應改念「法輪大法好」。

後來,媽媽每天要誠念五百遍「法輪大法好」,持之以恆,通過誠念「法輪大法好」身體一天天好起來了,皮膚病、心臟病、頭疼病也沒再發過,睡覺也能很快入睡。還出現幾件神奇事。

在我媽九十歲時有次在燒開水,水壺是電插頭的,燒好會叫的那種,水壺放在凳子上燒,不知怎麼我媽被凳子絆了一腳,凳子倒下,人也摔在地上。當時我媽一個人在家給她嚇了一跳,結果看看自己能起來走路,骨頭也沒事,水壺蓋子打開了,但開水沒倒出來,我媽覺的很神奇。碰到我給我講起此事,我也挺高興,知道我媽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帶來的福報。

大家試想想,九十歲的人摔在地上一點事也沒有,要是碰到別人,這麼大歲數,肯定會骨折;水壺裏的開水如果倒出來,倒在老人身上那肯定要重度燙傷。我當時對我媽說:你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在關鍵時刻就救你了。

通過這件事,我媽誠念「法輪大法好」更起勁了,現在碰到我時,她興高采烈的對我說:我現在每天下午兩點鐘就開始誠念「法輪大法好」(本來她是晚上上床時念的)。我看著她白裏透紅的臉和健康的身體,我豎起大拇指誇她:好樣的!她像小孩子那樣高興的笑個不停。

媽媽自己得福報了,同時也想著別人如果能念「法輪大法好」好,也能得福報。有次她的老同事年紀八十多歲了,打電話給她,向我媽訴苦說:一條腿不好,現只能用一條腿走路。我媽說:你誠念「法輪大法好」會好的。她一聽馬上說:法輪功是某教、反動,不好。叫我媽也不要念。我媽當時不出聲,沒回答她的話,只是跟我念叨:怎麼會不相信?後來聽說她不久就給車撞了,正好撞在好腿上,現在兩條腿都不好動了,平時只能躺在床上,有事要人背著走。這真是信與不信兩重天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