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憶黑龍江女監對楊立華等法輪功學員的摧殘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聞聽法輪功學員楊立華於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被迫害致死的消息,讓我既震驚又難過,她的音容笑貌不斷在我的眼前浮現,她因堅持信仰不配合邪惡所謂的「轉化」,拒寫「四書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被羞辱、刁難、謾罵、毒打,酷刑折磨,經歷了同齡人少有的苦難。她的真誠、善良、寬仁、對正義堅守和面對苦難無所畏懼的精神,始終沒有喚醒迫害她的獄警和「包夾」(監獄利用監控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罪犯),她像一顆閃爍的流星在這片黑土地的上空快速劃過。在她的生命史冊中,記載著她對真理追求的足跡,也記下了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罪惡。

下面是我回憶起曾看到楊立華被迫害的部份經歷和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濫用職權虐待法輪功學員的點滴內幕。

楊立華
楊立華

楊立華:黑龍江省黑河市,孫吳縣人,被非法關押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八監區七組(原十一監區現在更改為的八監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攻堅監區)。八監區共分十九個組,一個監室是一組,組長也是幫教,就是專門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的犯人,有詐騙罪犯,殺人犯。從二零一九年初陸續都換成販毒罪犯當幫教了。每個監室裏的刑事犯人輪流值日,嚴密監控法輪功學員的一舉一動,俗稱為「包夾」。八監區的轄區範圍內有兩條通道,每個通道設一名犯人作為管理者,稱為「道長」,都是選心狠手辣的罪犯擔任。

酷刑演示:踢打
酷刑演示:踢打

監獄規定:每天早晚兩次點名,說「到」時,身體還要下蹲。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晚七點多,點名時因楊立華不配合,被殺人犯范秀梅毆打。范秀梅是道長兼六組組長,她管理的範圍是一至八組(她是大慶市人,和情夫一起殺死丈夫並碎屍被判無期徒刑入獄)。楊立華被打時高喊:「法輪大法好!」別的監室的犯人和值班獄警都能聽到,但是沒有人管,楊立華被打後,范秀梅又強迫她碼坐小凳迫害,一宿沒讓她睡覺,由監室刑事犯人看管她,兩個小時一換崗,直到天亮,楊立華一夜沒有閤眼休息。當日值班獄警是副大隊長牟寧。

三月二十七日,獄警唆使道長范秀梅讓八組的在押人員去別的監室,將楊立華單獨關在八組監室迫害,楊立華又被碼坐一天。相繼二十四小時沒讓楊立華睡覺,致使她心力交瘁,幾經暈厥。殺人犯范秀梅軟硬兼施,讓楊立華「認錯」、寫「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 ),被楊立華拒絕。

在這次被迫害之前,楊立華曾多次被七組組長王書和「包夾」群毆過。打楊立華時,把她弄到牆角,讓刑事犯人排成人牆擋著,避開監控,然後動手掐、擰、搧耳光、踢、踹,有時幾個人一起動手打她。由於楊立華對自己的信仰非常堅定,不向邪惡妥協,監獄怕楊立華的堅定信念能影響其他法輪功學員,就故意將楊立華與其他法輪功學員隔離,楊立華所在的監室沒有其他法輪功學員,以此孤立她,肆無忌憚的迫害她。

楊立華為自己被挨打虐待的事,去找監區負責管理法輪功的副隊長楊××投訴,後來組長王書和「包夾」怕自己打人違紀的事讓上層知道對自己不利,就暫時偽善的對楊立華好幾天。

楊立華所在監室的組長王書是因販毒入獄的,大學學歷,搞同性戀,監區領導、警察沒有不知道的,監獄非但不教育她改邪歸正,還利用她的兇、狠、霸、毒、匪,摧殘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轉化」一名法輪功學員,獄警能與政績、獎金掛鉤;所謂的幫教能得到獎勵分數,以此減刑早日回家。為此,很多犯人爭搶當「幫教」去「轉化」法輪功學員,一旦當上「幫教」,這些罪犯就像魔鬼附體一樣變的更加兇狠殘暴。在監獄,獄警就是利用這些真正的罪犯毫無底線的殘害法輪功學員。

據了解,在監獄的「攻堅」監區,原來的九監區和十一監區,現在十一監區更改為八監區,還專門成立了所謂的「防暴大隊」,就是將一些心狠手辣的罪犯形成一個小團體,毆打堅定的法輪功學員。

副隊長牟寧,是原八監區(生活監區、伙食監區)獄警,人很惡,剛來八監區時就表演出這樣一幕。一天中午要吃飯了,監室的人把餐具拿出來正準備吃飯時,外面喊要點名,因做奴工的犯人剛回來,八組靠門口的一個人動作稍慢了點,就被牟寧把凳子踢翻了,餐具撒落到地上,整個監室的人被罰站五個小時,中午都沒讓吃飯。被踢掉餐具的犯人嚇的犯了心臟病,不然就被送小號去了。

楊麗斌,原來是監獄「610」辦公室主任,二零一八年被調換到八監任教導員,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所在的「攻堅」監區是獄中之獄,二十四小時被監管,連晚上睡覺時都是被重點監管控制的對像,其他犯人都可以到別的監室走動、聊天,唯獨法輪功學員不行,連上廁所都得排號。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在廁所方便,其他法輪功學員就不能去,儘管廁所蹲位閒著沒有其他人使用,也得等著,就是不讓法輪功學員互相打招呼,不能見面,連對視一眼的機會都沒有。去廁所時還有「包夾」貼身跟著,任何一個刑事犯人都可以「包夾」法輪功學員,同監室的法輪功學員都不能隨便說話。楊立華一直堅持反迫害,所以處境非常艱難。

從二零一九年四月對刑事犯也有不讓隨便走動的要求,但是相對來講要比法輪功學員寬鬆多了。

獄政科的管理條例中規定:「犯人不能代替行使警察的職能權力。」但在黑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根本就不按此規章行事,犯人可以隨意毆打法輪功學員,不受任何處罰,想想誰給犯人這樣的權力?誰在縱容這樣行惡?大家都心知肚明。刑事犯之間吵鬧、罵架,說成是在管法輪功都會安然無恙,不會受到任何處罰。

法輪功學員如果沒有家人關照、去監獄會見、存錢,就會受到幫教的嘲諷、歧視和指責。說甚麼:你看,你家人都不管你了吧。為了達到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目的,處處設立障礙、出難題,肉體上迫害你,精神上折磨你,它們的目的就是讓法輪功學員妥協、放棄修煉。

因為生活必需品衛生紙、透明皂、牙膏等物品需要錢去買,特別是拒絕「轉化」而且堅持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如沒有家人來存錢,處境就非常艱難。「包夾」不但控制法輪功學員不讓跟其他人說話,還阻止別人送生活用品給法輪功學員。有的幫教說過,楊立華離婚了,家人也不管她了。「包夾」就千方百計的阻止其他法輪功學員送給楊立華生活用品。同監室的法輪功學員也不讓串換東西使用,刑事犯人就可以,還能把東西送給其它監室的人。監區組長為了討好包組警察或監區領導,積極主動去做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工作,在背地裏虐待、歧視、嚴管迫害法輪功學員,找個藉口就可以嚴碼、坐小凳,五、六十歲的法輪功學員被二、三十歲的「幫教」打罵是常事。每個監室都有監控,二十四小時開啟,對幫教們這些違法行為,獄警看到了也是裝聾作啞、視而不見,實際上是在縱容這些惡人迫害好人。如果有家人常去會見的,惡人還能有所收斂,因她們違法行惡也怕曝光,怕家人控告監獄,如果沒有家人管的法輪功學員處境就可想而知了。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是一座人間地獄,是抑善揚惡的場所。獄警和罪犯惡人被中共洗腦後的扭曲變態心理,為了自己的個人利益相互勾結殘害自己的同胞,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肆無忌憚的迫害,已人性全無。楊立華被迫害致死,無論是監獄長、獄警、道長、組長、包夾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所有參與的行惡者,終有一天會受到法律的追訴,更逃不出天理的嚴懲。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學府路507號
郵編:150069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邪黨黨委書記、監獄長:楊明昕'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邪黨黨委書記、監獄長:楊明昕

監獄長:楊明昕:電話:13946151888
八監區長(大隊長):玉某,
副監區長(副隊長):楊某,
教導員:楊麗彬(原監獄610主任)警號2320317 手機13946059058
副隊長:牟寧:18103678693
黑龍江省女子監獄信息還請知情者補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