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楊勝軍被迫害致死 家人請律師伸冤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佳木斯六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楊勝軍,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與八十一歲的母親在家被警察入室綁架、搶劫,母親當天晚上被放回,楊勝軍八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這是楊勝軍被非法關押僅九天後出現的悲劇。

楊勝軍遺像
楊勝軍遺像

楊勝軍為人善良樸實,退休後細心料理家人的飲食起居,每天買菜做飯打掃衛生,把家人照顧得很好。如今,突然離世,給家裏八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尚未成家的兒子造成巨大的痛苦和傷害,也給家人朋友帶來了無盡的憂傷和思念。

為討還公道、給楊勝軍伸冤,家人聘請了律師伸冤維權。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代理楊勝軍案的兩位律師先後去了中心醫院、友誼路派出所、郊區公安分局、郊區檢察院、市檢察院、拘留所等六個部門,並給相關部門遞交了反映信。

實施綁架的友誼路派出所作為辦案單位至今沒有給家屬行政拘留通知書,沒有給家屬出具任何法律文書,以各種理由推脫律師閱卷。友誼路派出所副所長胡智對家屬和律師說,抓人是全市決定的。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楊勝軍案的代理律師和家屬、親友到佳木斯市行政覆議科的接待窗口遞交了「行政覆議申請書」。

家屬希望所有相關部門查明事實真相,追究犯罪人員的刑事責任,懲治行惡者,還天理公道於人心。

楊勝軍,佳木斯市四塑工人,曾患乙肝多年,整天病歪歪的;二零零四後,有一段時間他肚子腫的鼓鼓的,行走艱難,出現病危症狀後到了醫院,大夫說這種情況已經失去治療意義了,要治病也是人財兩空,但家人沒放棄,醫生馬上給楊打氧氣抽腹水,抽出來的水又黃又臭,抽出了好幾盆。在這過程中楊勝軍一直堅持聽師父講法,最後奇蹟出現了,抽完水馬上就好了。但是大夫不放心,楊勝軍在醫院又多呆了十多天之後就回家了。回家後楊勝軍煉功學法,很快恢復體力,他和家人都相信是聽大法帶來的幸運和奇蹟。由於楊勝軍的工作單位不景氣開不出工資,他身體變好就可以靠騎人力車賺錢養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黑龍江省公安廳所謂「督導組」竄至佳木斯,唆使佳木斯公檢法部門對本地法輪功學員進行大面積的騷擾迫害。自七月二十五日以來,佳木斯市各公安分局及下屬派出所乃至社區人員瘋狂綁架、抄家、騷擾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大約四十多人被綁架;上百人被敲門或電話騷擾。在全國範圍內,多地警察透漏出是上級給下指標,各派出所要湊夠人數,還能按抓人名額領取獎金。

八月二日上午,家住林苑小鎮的法輪功學員老金太太和兒子楊勝軍出去了,只有剛從日本回來探親的老金太太的二兒子在家。友誼路派出所的三個警察來敲門,家屬就給開門了。三個警察把楊勝軍家的打印機、電腦、大法書約50~60本等物品(非法)搜出來,擺在楊勝軍家門口等楊勝軍母子回家。楊勝軍母子回家後,被三個警察當場綁架並帶到友誼路派出所。老金太太於當晚二十三點被放回家。楊勝軍被帶到醫院體檢,實際楊勝軍當時身體狀況非常不好,根本不符合拘留所的收押條件,警察卻對家屬說,楊勝軍身體沒有病,並且向其弟要了400元體檢費後,把楊勝軍送到拘留所。

八月十一日早上五點半左右,友誼路派出所警察來楊勝軍家敲門,說楊勝軍早上在拘留所大口吐血,已經被送到中心醫院搶救了,同時把楊勝軍的家屬開車送到中心醫院,在途中警察哄騙家屬說,人送到拘留所之後,就跟派出所沒關係了,人就不歸他們管了。兩個警察對家屬說楊的拘留已取消就匆匆離開醫院。

楊勝軍在中心醫院輸了十二袋血,上午人還能說話,下午就連話都說不了了,直到晚上九點楊勝軍離世。楊勝軍住院押金交了10000元,輸血等費用共計將近30000元,友誼路派出所把爛攤子交給家屬不管了。家屬最後自行支付了醫藥費。

楊勝軍在拘留所裏被關押了九天後就失去了生命,這突如其來的噩耗令人震驚。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已經長達二十年,這一場慘無人道的迫害奪走了眾多善良修煉人的生命,拆散了無數幸福的家庭,摧毀了中國社會道德。

在這場空前的民族災難中,廣受迫害的不僅是億萬法輪功學員,其實不明真相的公檢法系統的工作人員以及中共邪黨體制內職業人員都是受矇蔽最深的「被利用者」。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縱觀歷史,作惡者終難逃法網。認清真相,停止迫害,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才能給自己開一條生路,也可為家人挽回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