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好主角 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師父說「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救度眾生安排的,你們為甚麼不去唱這個主角?」[1]「人類的歷史也不是給邪惡逞兇的樂園。人類的歷史是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這裏展現輝煌。」[2]大法弟子是人類這個大舞台的主角,是當今人類社會的風流人物,也是未來不同層次範圍宇宙的主宰者。如果我們能以主角的心態來做三件事,那效果是不一樣的,環境也會不一樣。

我們地區一直比較重視向邪黨各級機關講真相,有的同修十多年來一直堅持給政法部門和政府機關寫真相信,有的多次主動上門講真相。每當鎮政府和派出所領導換人之後,H同修都主動上門去給他們講真相。L同修曾在一天之內連續到居委會、派出所和公安局國保支隊逐級講真相。在同修堅持不懈的用各種方式講真相下,使不少人不但放棄了迫害,而且配合營救同修,有的給同修提供內部消息,發揮了獨特的作用。這些人當中既有村鎮的基層官員,也有市縣的中層官員,還有北京的高級官員。而且同修在要求他們幫忙營救同修時,完全不是在「求」他們,而是在「指揮」他們,真的就像發號施令的「主角」。

我縣有個派出所所長,他在迫害初期非常賣力的執行江魔頭的迫害指令,被提拔為國保隊長(為敘述方便,稱其為Y隊長)。沒多久他就遭報,得了一種怪病,手腳膝像捆了鐵絲一樣難受。他找到開診所的H同修,H給他講真相叫他不要再參與迫害,把黨、團、隊退了,而且還要多為大法做好事,否則他這個病誰也醫不好。Y隊長一一照辦,很快病就好了。他主動要求調到另一個科室。從那以後一直到現在,每當有同修被綁架找到他,他都沒有推辭,積極的為營救法輪功學員出力。

我們縣的一個公安局長,在接到L同修揭露江魔頭罪惡的真相信後對H同修說:就像看到原子彈爆炸一樣震撼。在邪黨的「敲門行動」中,本市J縣的國保到我們縣來騷擾已在我地打工多年的一個J縣同修,抄家時搜到了幾百本真相資料,於是他們就想把同修綁架回J縣判刑迫害。J縣同修利用上廁所的機會給H同修打了電話。H同修立即叫Y隊長找到公安局長,要他幫忙。局長馬上叫國保隊長追上J縣警察把他們攔下,說:「人雖然是你們縣的,但事情是在我們這兒發生的。根據案件管轄原則,這個案子應該交給我們辦。」國保隊長把同修要過來就放了。

市公安局一個副局長,兼任市610辦公室副主任,現稱其為H局長,原患不育症,走遍全國各大醫院遍訪名醫也沒有絲毫效果,年近半百卻無兒無女,著急壞了。他在縣公安局長的陪同下找到H同修。H同修直截了當的告訴他:「你這是迫害法輪功的報應。你這個病只有大法師父有辦法,你唯有停止參與迫害並且三退才有希望。」他回去後沒多久妻子就懷上了,生了個兒子。為了表示感謝,H局長讓同修把他兒子收為義子,結為幹親家。H同修對他說:「不要感謝我,要感謝師父和大法。你如果想兒子健康成長、不出問題,就要多做好事。」H局長說:「沒問題。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打個電話,我一定盡力。」他信守諾言,十多年來,為大法和同修做了不少好事。

有個派出所所長為求升官,把一個被迫害得很嚴重剛從勞教所保外就醫出來的女同修關進精神病醫院,隨後又把H同修的戶口註銷了,想把H同修趕回原籍J縣。H同修到派出所給他講真相,勸他不要再參與迫害。他根本聽不進去,還想進一步迫害。H同修給H局長打電話說了這個情況,第二天所長就被撤職。又過了幾天,他開車去關押同修的精神病院回來的路上撞死了人又逃逸被判刑五年。

前年5﹒13期間,有六名老年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了。正好這天H局長介紹了一個得了癌症的市政法部門領導來找H同修看病。同修給他講真相三退後抓了10副藥,並叫他回去把情況給H局長講一下(他回去沒多久癌症就好了)。很快H局長就打電話來問:「今天小張來看病,抓了幾副藥?」同修心領神會,知道他問的是甚麼,回答說:「一共抓了6副。」H局長一語雙關的說:「沒問題,醫得好!」這6個同修第二天就全部放了。本來國保隊長還想綁架更多的同修,被H局長制止了。

最曲折艱辛的還是幫助營救Z同修,前前後後一共折騰了六次。

三年前,Z同修到毗鄰的D縣張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D縣看守所。H同修打電話把Y隊長叫來,讓他幫想辦法把Z同修放出來。幾天後,Z同修出來了。

時隔一年之後,邪黨「十九大」前夕,邪惡風聲鶴唳,610一心想把Z同修判刑關進去,於是和D縣610串通,讓D縣檢察院通知Z同修請律師準備開庭。二個同修陪同Z同修到市裏律師事務所,但沒有律師接。Z同修心情很難過低落。

儘管這時Z同修無意中說出了他在被國保非法審訊的時候說資料都是從H同修那兒拿的,但同修們都沒有瞧不起他,更沒有放棄營救,H同修也完全沒有放在心上。在營救同修上也不能有分別心。

由於受邪惡矇蔽,Z同修的妻子對參與營救的同修瘋狂叫罵,他兒子用刀子威脅同修,不許和Z同修來往。同修沒有被嚇住,依然盡力營救。

H同修對Z同修說:「你自己要有正念,否則誰也幫不了。這既是對你的考驗,也是對我信師信法的一個檢驗。如果我信師信法達到標準了,就一定能幫成。」隨後H同修給H局長打電話。第二天H局長就親自開車來了。H局長了解了情況後說:「以前已經幫過你們幾次了。現在正是19大敏感時期,不好辦啊。再說我年底就要退休了,我也想平安著陸。」同修說:「你不要在關鍵時刻就忘了師父、忘了大法啊。大法給了我們福報,我們不能光從大法中得到好處,也要想到回報大法啊。」H局長說:「我願意幫,只怕起不到效果。」同修說:「不管有沒有效果,你只要去做,就會有效果。」他又問怎麼幫,同修建議他以檢查工作的名義去D縣。臨走時同修給了他一本從明慧網下載的法律反迫害小冊子。

幾天後,H局長到D縣把公檢法的頭頭召集到一起開會。H局長還沒提,法院院長主動就把這個案子彙報了。H局長說:「先不論這個人有沒有問題,你們在辦案中採用了刑訊逼供的手段,根據非法證據排除原則,那這些證據就是無效的。同時國家現在對法輪功出台了一些新的政策,比如新聞出版署50號令已經對法輪功的書籍出版解禁了,那我們就按新的政策辦。」會後,法院退卷給檢察院,檢察院退給公安局。

年底,D縣又出現了真相標語,他們以為又是Z同修幹的,同時H廳長也退休了,610以為機會來了,決定所謂的老賬新賬一起算,把Z同修判刑弄進監獄去。D縣法院給Z同修發來了傳票。我們意識到應該給D縣講真相,不但要營救同修,還要救世人,於是給D縣公檢法和縣長縣委書記郵寄了真相信。H局長也給D縣公檢法打了電話。

法官雖然明白了真相,不願參與迫害,但迫於我縣610的壓力,判了個緩刑,判二緩三。法官在庭上對同修說:「我不是因為法輪功判你的刑,是因為你亂貼亂畫才判的。」我縣610見沒有達到把Z同修弄進監獄的目地,很不甘心,誣陷D縣法院徇私枉法。D縣法院也被我縣610的人氣壞了,乾脆以Z同修有高血壓為由改判成暫予監外執行一年半。這個判決大大好於原來的判決結果。判二緩三是從判決之日算,有三年緩刑考核期,隨時可以收監。暫予監外執行是從前年被拘留之日起算,判決下達後一個月就到期了。

Z同修曾經張貼資料的D縣那個社區居委會書記又跳出來說,如果Z同修又來張貼會影響他們評先進,要求D縣法院從新判刑,把Z同修弄進監獄才安心,還誣賴法院是得了好處才這樣判。法院也不甘示弱,把Z同修的案子提交給上級裁決。師父說:「哪兒出現問題,哪兒就需要講清真相。」[3]我們也意識到講真相不能遺漏,又給那個居委會和其所在的鎮政府寄了真相信。結果還是維持原判。

舊勢力一心想以Z同修有漏為藉口,把同修弄進監獄從而毀掉同修。好不容易這邊消停了,那邊司法局又蹦出來了。司法局以給同修看病為幌子,想把Z同修弄到司法系統開的監獄醫院去,變著法的想把Z同修弄進去。H局長找到司法系統的朋友叫司法局別摻和。最後這事終於塵埃落定。

師父說:「所以對於這些邪惡來講,對於它們的安排來講,你們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4]回想起這次營救Z同修,真的是感慨萬千。前後和舊勢力一共經歷了六次拉鋸戰。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的協調配合下,我們終於戰勝了邪惡,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我們這次唱了主角。感謝師父!

這次成功營救Z同修在同修中起到了很大的鼓舞作用,對邪惡打擊很大。

師父說:「你們對自己該做的做好了,三界內那一切也就做好了,師父在正法中的干擾就少了。」[5]「你能夠正念足,你就能夠在你的範圍中高大,在你的範圍中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壓下去。每個大法弟子都能夠做到這一點全世界就都變了,因為你們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承包了一個很大的範圍,代表了一方眾生。」[6]如果我們各個地區的同修都能夠正念正行,整體配合,唱好主角,那一定能「真念化開滿天晴」[7],在本地區開創出一個寬鬆的環境。如果各個地區的環境都正過來了,邪惡就無處可藏,就會使更多的眾生得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歐洲法會〉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感慨〉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