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 把眾生捧在手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四月得法的,修煉前疾病纏身,尋醫問藥也沒明顯的效果,但在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覺的自己是這世上最幸福的人,整天發自內心的笑,有時做夢都把自己笑醒了。

二零一六年七月,我來到海外。從中國國內那種高壓的環境中來到信仰自由的國家,覺的很幸運,非常珍惜這種機緣,所以很快投入到講真相的第一線,我發自內心感到喜悅,終於可以堂堂正正的講真相,勸三退了。

1、利用一切機會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

師父說:「但是呢你又感覺好像是這個僅僅是比他強一點兒而已,這也是我們修煉中給你造成的一個狀態,才能使你和他們在一起能夠修煉,能夠在一起工作。如果我剛才講的問題大家聽明白了,就是這麼回事。」[1]

現在真正體會到師尊這段講法的內涵,在真相點只要是接報紙的人,就勸三退,先給他退了,然後再講為甚麼三退、法輪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只有中共在迫害法輪功。講天安門自焚是騙局,中共活摘器官等。然後再告訴他牢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個生命就得救了。

週日在去真相點的路上,會經過幾個旅行社,經常遇到大陸的遊客在那裏排隊等待,因為人比較集中,正好是講真相的好機會,一般都是先把基本真相講完,然後每人發一張《讓生命擁有美好明天》的傳單,只要接受傳單的就勸三退。有的人已經在中國國內聽過真相,因此很順利就退了,有些人雖然不說話但是很認同我講的,不住的點頭,有的人很冷漠甚至反對。我不看這些人的表面反應,心裏就是想著,他們是換一個環境來聽真相的,我就是用最慈悲的心把真相講給他們,給他們一個擺放位置的機會。

每當有大法弟子遊行等大型活動來臨時,我們腰鼓隊都會在公園練習打腰鼓,這時也是勸三退的好機會,公園每天都有很多中國遊客,他們看到我們在練打腰鼓,帶著好奇和微笑走近我們,這時候我就講真相、勸她們三退,一般人都很願意退,有的人三退後很高興,有的人還把手機號給留下,讓我多給她發一些真相信息。眾生從遙遠的地方來到我們面前,也許這就是他得救機緣吧。

2、在RTC平台打電話救人

在RTC平台打三退電話的過程中,感到眾生真的是亟待得救。有一次接電話的是一對老年夫妻,夫妻倆身體不好,我勸他們退出團隊後,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身體好家庭順。他們讓我一字一句的教會他們,很高興。看到眾生得救後的喜悅,我心中感到無限感激,感謝師尊給了我救度眾生的機會。

當我心態不純淨時,有時打著電話人心卻在翻騰,打電話效果就不好。不是不接或是接了也不聽,即使接通也是很快掛機或罵人。向內找發現自己原來不是為眾生能得救,而是站在為私的基點上去做事。不是真正為眾生能得救,而是處於為私的,是為了自己的修煉提高。當我意識到自己錯了,就跪在師父法像前說:從現在開始弟子要用心救人,真正把眾生捧在手心裏。

晚上再打電話時,用一顆純正慈悲的心去打的時候,接電話的人大多都很高興的聽真相,大約一小時就特別到位的講退了六個人,其中兩名黨員,女兒看著剛剛三退的名單,羨慕的說:「媽,你普通話不標準,口才也一般,你怎麼能退這麼多人?」我說:「你以為是我在做嗎,都是師父在做,師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把有緣人領來,因為他們都是有緣人,所以我說甚麼他們就信甚麼,讓他們三退他們就三退,讓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他們就記住法輪大法好。」

有一段時間,三退電話打得不好,有的接到電話聽不了幾句就掛斷,有的怎麼勸就是不退、有的只聽不出聲,向內找自己有求數量的心,馬上發正念清理,並改變了撥打方式,撥通一個電話後,對方聽了幾句又掛掉了,再次撥通,我用最平和慈悲的心說:「請不要掛斷電話我給您唱一首歌可以嗎?」他說:「好吧。」

於是我給他唱:「你知道我為甚麼告訴你真相 不是叫你與我一樣 更無意改變你的信仰 只想使你明白撒旦騙人的伎倆 慈悲使我不願看到 你與紅魔一同遭殃 天要滅這紅魔 神叫我救度這一方」[2]。

我唱哭了,他也哭了,然後我又給他講了很多真相,他退出了團隊。最後他笑了,我也笑了。

3、打營救電話

每週四、週五晚上是在RC平台打營救電話的時間,項目的協調人做的很用心,整體配合的也很好,每例迫害案同修都打得非常用心到位,再加上真相彩信的發送,所以營救力度也越來越強大,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我打電話只要是接通就用一顆慈悲心,讓他感受到我們的善和法輪大法的美好,站在為他好的角度告訴他迫害法輪功者美國拒發簽證、追查國際組織的原則,只要是迫害法輪功者,無論天涯海角、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最後告訴他追查國際舉報電話,可以提供迫害證據,贖罪立功,關鍵時能保命。

打營救電話也是修煉的過程,剛開始打的時候,想練練講稿都沒有機會,有時候一晚上一個接電話的都沒有,有時候除了罵的、不接的,就是威脅的。

有一次我打通了山東濰坊市「六一零」一個頭目的電話,他壓低聲音惡狠狠的、恐怖的從牙縫裏擠出一句話說:「你再給我打電話,讓我抓到你,我摘了你的肝。」當時我聽了異常震驚,心跳的特別快,心想這個人對中國國內的同修一定是極度殘忍!當時就決定必須要打營救電話,我有這個使命。因為我自己也在大陸親身經歷了邪惡的殘酷迫害。

記得是在二零一四年,當時在我居住的縣城和鄰縣,又有六個同修被綁架,大量的真相幣、真相材料、神韻光盤都落到邪惡手中,整個縣城證實法的事很長時間處於癱瘓狀態。當時我也被綁架,一頓毒打後,我昏迷了過去,等我醒來的時候,看到自己坐在鐵椅子上,手上戴著手銬和鐵椅子鎖在一起,衣服都被打爛了,腿上的大口子還在流著血,腳和腿都是紫色的,後腦被打得很厲害,很痛也很麻,搖晃一下頭裏面還咯咯的響,也許是一塊骨頭被打下來了吧。

我抬起頭看到坐在對面的警察,他看到我醒來驚訝的半張著嘴,我突然覺的這個人好可憐,就在心裏說:「師父,弟子想救下這個人。」瞬間我的身體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我異常平靜祥和地講述我得法後的身心變化,說:「你們可能不知道,我退休前是單位食堂的會計和主管,管錢也管賬,每個月近二十萬的消費金額,要貪污是很容易的,但是我沒有貪,客戶送的錢我都給他們退回去,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我是做不到的。」他提出很多疑惑的問題,我都一一做了解答,又給他講了很多真相並勸他三退,他終於閉上了始終驚訝的半張的嘴,並很認真的答應退出了團隊。

警察去我家抄家的時候,神跡出現了,沒放資料的地方,他們把床都拆了,甚麼也沒找到,可有真相資料的地方,四個人瞪著八隻眼睛就是看不見,他們想要的東西甚麼也沒找到,本來想定我是主犯的陰謀成了泡影。我悟到作為一個修煉人,在自己生命垂危的時候如果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救度眾生的話,師父就不允許邪惡再迫害了。我當時馬上出現病業假相,零口供,無條件釋放。

回想當初,出國後由於自己很多執著心不去,招來很多的魔難,自己鑽到具體事中跳不出來,痛苦的不行,學法不入心,發正念倒掌、迷糊、消沉,我夢見在另外空間,自己趴在亂石中,頭上還踩著一個人的腳,任憑風吹雨打也不醒來。

有一天 ,中國國內的同修發給我一包電話,並告訴我說:「西藏的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同修被秘密帶走了,有可能要活摘他的器官,非常緊迫,趕緊通告國際上的同修,大力營救啊!」我吞吞吐吐的說:「我……我狀態不好,打不了營救電話。」她很不理解並嚴肅的說:「你在中國國內那麼邪惡的環境中不畏強暴、正念正行,現在和平的環境中卻打不了營救電話,你們是協助主體救度眾生的,主體這邊出人命了,你為甚麼變的這麼麻木?因為迫害的不是自己!」

「你為甚麼這麼麻木?因為迫害的不是自己!」這句話一直在敲醒著我。大法弟子的主體在大陸,目前邪黨對大陸弟子的迫害還很嚴重,為了兌現誓約。窒息邪惡,全面講清真相,營救同修,自己沒有理由不打好營救電話。

有一天,我打完三退電話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我看到900房間正在打專案,就領了一個案子,好巧啊,是A地,是我戶口所在地國保警察,因為那時我生活在另一個省市,被迫害也是在另一個省市,所以戶口所在的警察不認識我。冥冥之中有一種使命感,我開始清理自己和他們的空間場,和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用在法中修出來的一切能力救下這些眾生。」

我用最平和慈悲的心撥通了第一個電話,對方感受到了我的善,他是一個參與迫害者,但他卻像一個很聽話的孩子一樣認真的聽完真相,並提出很多他不明白的問題,我都一一回答,他很滿意,答應不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修煉人,並很高興的答應用真名退出了黨團隊。我感動得淚流滿面。隨後的幾個人也都聽了幾分鐘、十幾分鐘的真相,我真正的體會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只要我們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4、轉變觀念 修自己

在心性的修煉上我是自愧不如,沒能像精進的同修那樣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時時向內找,而是在承受痛苦的魔難中很艱難的不知所措,在修煉中面對邪惡、面對眾生,我能夠最大限度的放棄人的一切救度他們;而面對家人和同修製造的魔難就陷在人中過的很辛苦。

同修B和我可能在歷史上有甚麼因緣關係,在相處中有很多相互傷害的事情,當時我沒有把自己當作修煉人,陷在具體事情中跳不出來,覺的自己被欺負忍不下這口氣,怨恨、委屈,流了很多的眼淚。

開始我怕她,不敢寫出來,慢慢的認識到這是舊勢力黑手利用我們之間的因緣關係和執著心強加的迫害,以達到他們的目地,所以必須得把它曝光出來,可寫完後又覺的滿是怨恨、委屈,沒有大法修出來的洪大的慈悲和寬容忍讓。我甚至在夢中跪在師父面前說:「師父,我也是用生命證實過法的生命,請師父再幫幫我過了這一關。」

後來通過大量的學法背法,和同修多次從法理上的交流,認識到是自己的問題,發現自己很多的時候並不是在法上思考問題,而是帶著邪黨文化用了人的理和人的觀念在衡量,從骨子裏帶來的我不能受到傷害、我不能受欺負、我不能受委屈、我不能吃虧等等,全是由自私心、妒嫉心、怨恨心、委屈心構成的為私為我的假我,先天由真、善、忍構成的真我,是誰也動不了的。認識到這一點我的心好輕鬆,委屈心、怨恨心再出來時我馬上就抓住它、排斥它、不要它,並一次一次的求師父,我不要這些骯髒的心,它不是我,我只要純真、善良的真我,我終於轉變觀念,會修自己了。

修煉中沒有任何偶然的事,一切都是為了鋪上天的路, 所遇到一切魔難都是為了提高心性的、擴大容量,這些魔難和心性考驗就是上天的梯子,沒有這些梯子怎麼才能修上去啊!我應該感謝幫助提高的人才對啊!此刻我發自內心的說聲:「謝謝了!」

當我悟到這些後,再發正念感到自己穿越層層空間,身體高大無比。

在二十一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走到今天,每一步的提高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保護,在中國國內救人,就是靠正念正行,無數次的有驚無險,每每想起來都淚流滿面,唯有精進實修才能不辜負師父慈悲苦度,感恩師尊!

個人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慈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