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患奪命絕症的親人在大法中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日】

患肝癌的丈夫得救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的一天,我丈夫突然腹痛難忍,到醫院做檢查,結果是患了奪命的病──肝癌晚期。當地的醫生說,像他這種情況,生命存活期一般是三至六個月,好點的話長則一年。

丈夫是家裏的獨子,剛滿四十週歲,公公和婆婆已年近七十,怎經得起這種打擊!我的孩子才十三歲,上有老,下有小,今後的日子怎麼過?我的心馬上平靜下來:我有大法有師父,師父能救我全家。

丈夫是在黨文化中長大的,深受「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毒害,怎樣讓他接受大法?我決定先從念「法輪大法好」開始。丈夫住院後一直咳嗽,無論喝藥還是噴霧都不管用。我告訴他:「今天晚上我給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看看怎樣?」他沒反對,結果很好,一晚上他都沒有咳嗽。

丈夫大受鼓舞,繼而我和他交流了他的病情,並告訴他:「現代醫學救不了你,唯有大法能救你,修煉法輪功吧。」沒想到我丈夫很平靜的接受了我的提議。於是我們開啟了住院的新模式:輸液加聽法。丈夫、公公和婆婆雖然接受了我的提議,但是出於多方面的考慮,我們全家決定:去更好的大醫院治療加學法。由於我丈夫肝裏長了七、八個瘤子,尤其是最大的那個有八公分左右,且靠近動脈,即使在全國知名的大醫院醫生也沒有辦法救治,只能做保守的介入治療,還不敢保證介入一定有效,誰也不能保證能控制住瘤子的長勢。

現代醫學也就這個水平,我們不能把希望放在它這兒。我是二零一三年得法的弟子,基本還是個新學員,對修煉還處在懵懵懂懂的狀態。師父是慈悲的,為了引領我走好修煉路,夜裏讓我做了一個夢:有人拿箭射我丈夫,我就跟他打了起來,在打鬥過程中,那人射了我丈夫三箭,沒有射死;因為我們是在一戶人家的莊園上打鬥,莊園主就派出兩個人,一個護送我,另一個護送我丈夫跑了。

師父的點化無疑讓身處魔難中的我看到曙光:丈夫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他得受三次罪。

前後五個月丈夫做了三次介入,做檢查和介入時,我和丈夫、婆婆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只要在病房不是學法就是發正念。每次去複查時,醫生都說:「醫治效果很好,瘤子在不斷縮小。」到二零一八年一月做第四次複查時,丈夫肝裏的瘤子全都不見了,抽血檢查衡量肝癌的甲胎蛋白和高爾基體等幾個硬性指標全部都是正常!醫生感到非常驚訝:「沒吃索拉菲尼,只做了三次介入就好了,這是我作為醫生十幾年來第一次看到的。」

感謝師父救了丈夫的性命!感謝師父,讓我們保有一個完整的家!讓老人能繼續安度晚年!感恩師父引領我修煉,走正修煉路!

患腎癌的公公好了

二零一八年八月,我公公在一次體檢中查出腎癌。我真感到人生變幻無常。作為大法弟子我該怎麼辦呢?我公公在文化大革命時是個「紅衛兵」,成年後在部隊待了數十年,是邪黨的老黨員,轉業後在地方政府工作,是一個部門領導副手。經過我丈夫生病痊癒的事情後,有短暫時間相信大法,可半年後又心存疑惑,不相信大法的成份多一些。我鼓起勇氣和他交流,想讓他走入修煉路,無奈以我的失敗告終。

一個不修煉,不肯念「法輪大法好」的人,能做的也就是去中國國內擁有最高醫術的醫院治療,那結果會怎樣呢?很可能就是人財兩空。我的常人心,即對錢財的執著開始往出冒。學法,我有了新的認識:不是每個人都能當大法弟子的,要看緣份,但我必須要按「真、善、忍」做好,慈悲對待每一個眾生。我要去醫院伺候公公,如果他的醫療費用不夠,我就拿出當初為丈夫治病我們賣了一處房子的錢幫助他。

思想上通了,事情順了:醫院有了公公的床位;不需要我去醫院伺候,有親戚幫忙;做手術期間,婆婆、丈夫和我三人能在家給師父上香,誠心念「法輪大法好」,懇請師父救公公一命。

我公公的治療情況很好,他腎裏的那個腫瘤外面包了一層膜,和腎沒有直接接觸,做完手術就可以了,不需要做化療、放療和吃藥。所以,整個治療過程沒有花大錢。我們全家感恩師父救了公公一命。

患神經內分泌癌的父親 臨終痛苦大大減輕

二零一九年三月,我的父親查出患有神經內分泌癌,且已擴散轉移。發現時,他疼痛難忍,連路都走不了,需要人攙扶才行。我趕到外省父親家,和我父親、弟弟、弟媳交流了丈夫得救的細節,他們都大受鼓舞,相信我說的一切。我去的當天晚上,我父親疼的在床上大喊大叫,止痛藥似乎根本不起作用。看到此景,我很難過,我想求師父,又不想求,我想讓父親不那麼痛,可是我也不想讓師父為他承擔啊!

想到證實法和救人的大任,我決定:求師父。我們姐弟三人給師父叩頭,祈求師父的救度。大法真神奇啊!逐漸的我父親的喊叫聲沒了,取而代之的是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聲音。第二天,我父親沒喝止痛藥竟然自己就下地走路了,不需要人攙扶。我們都被大法折服了!我弟媳也因此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

我父親仍然被病痛折磨,不過這種病痛對於一個已經擴散轉移半年的癌症患者來說,已經大大減輕了,在我伺候他期間,他有二十多天沒再吃止痛藥,疼痛由原來二十四小時不止變成了陣痛。不知道師父又為他承受了多少。

父親最終還是走了。我相信,一個誠心相信法輪大法好的生命,一定會得到屬於他的福報,父親會有一個美好的去處。

親朋好友得救 我在修煉上提高了

由於我丈夫、公公、父親相繼患絕症,我需要和親朋好友溝通治療細節和應對措施,所以很多親戚朋友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因此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有的認識到法輪大法是正法,頭腦中擯棄了邪惡灌輸的謊言,他們在覺醒。

僅僅兩年中我的三位至親相繼罹患絕症,這在常人是無法承受的。對一個得法不久的年輕大法弟子來說,我能走過來,全靠師父和大法。我不斷加強學法,師父鼓勵、點化著我,我漸漸的放淡了對親情的執著,無論家人如何痛苦,我引導他們用理解到的大法法理看待所發生的一切,處理一切,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威力能撫平他們的心痛和身痛,過程中我也看淡了對錢財的執著,學會了為他人著想,遇到矛盾向內找,修自己淡化了人念,增強了正念。從人的角度看,我這兩年過得甚為辛苦,但我牢記師父的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 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 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謝謝師父給我修煉中的慈悲苦心安排!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2]。感謝師父救度我們全家脫離苦海,讓我們沐浴在法光之中,生命得到回升。感謝慈悲偉大師尊的浩蕩洪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