虔誠聽大法 摔癱的「低能兒」正常行走了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八日】(接《「低能兒」三哥的故事》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傍晚,我在外接到丈夫電話:三哥在家跌了一跤,頭摔破了。我趕緊回家,因他傷口和頭髮粘在一起,我們決定送他到醫院處理。可是發現他自己不會走路:右手、右腳不聽使喚了。

我們帶上輪椅,好不容易把他拽上出租車,右腳卻夾在車門外,怎麼也進不去。我對三哥說:「別怕,我們有師父,師父在身邊。」我說了幾遍,三哥心穩定下來,突然他的右腳變的柔軟,往裏一滑進了車廂,可是馬上又不聽使喚了。下出租車時,我又對他說了幾遍:「別怕,我們有師父,師父在身邊。」他的腳又柔軟的滑出車廂。在醫院縫了三針,回家乘坐出租車,右腳還是和去的時候一樣,是大法師父在幫著他。

回家後,他右腳不能動彈,右手縮在胸前,躺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因滿一個星期要到醫院拆線,在這一星期裏,我繼續跟他說:「別怕,我們有師父,有法輪大法。」同時觀察他的情況。每當我說到「師父」、「法輪大法」,他總是淚眼汪汪,要哭。

十一月三十日,三哥到醫院拆線,來回路上乘坐出租車,還是和先前一樣狀況,是大法師父一路在保護著他。

拆線的第二天,十二月一日上午,我對三哥說:「從今天開始,我們一起聽法輪大法師父講法。」說到這,三哥的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哭的很傷心,就像迷失的孩子找到了父母,「哽咽」不止。我繼續對三哥說:「你把自己的身體放在一邊,認真聽師父講法,師父要我們做一個好人,我們要聽師父的話,遇到事情要多為別人著想。」我問他:「你自己想不想聽?」他一個勁的點頭。我打開播放器,師父慈悲、洪亮的聲音直入心底,才過半小時,三哥急呼我的名字告訴我說:「我這兒(指左大腿根部)鬆開來了。」

從這天起,三哥每天虔誠的聽一講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有時聽的「睏」了,問他要不要停下來,睡一會再聽,他總是不肯,堅持著聽完師父講法;有時白天我不在家,他就盼著我回來晚上聽法。幾天過去了,他有了微小的變化;一個星期過去,他能站立了;第十天,有人撐著他,自己能開步行走;第十二天,自己吃飯了;第十三天,他能自己扶著牆、櫃,開步能走一小段路;兩個星期後,三哥就恢復了正常,而且開步比以前還穩。

丈夫經歷了事情的整個神奇過程,感慨萬千,興奮不已。在一次朋友聚會上,我倆高高興興的把三哥的故事告訴大家,把法輪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展現給大家。席中有一個朋友也是右手、右腳「偏癱」幾年了,每天要去治療,現在是慢慢的一步一步走,改用左手吃飯。他們夫妻倆人感受到了信仰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真美好。

兒子、兒媳一直擔心三舅的「癱瘓」症狀,聽我說三舅在聽法輪大法師父講法,兒子關注的問我:「三舅聽的懂嗎?」我說:「大法是看人心的,他會聽『懂』。」看到法輪大法很快使三舅恢復健康,他們驚訝不已,兒子高興的說:「媽,這事(指三舅聽法)以後就交給你了。」

今年正月初五,我給舅舅、舅媽們拜年。平時二舅媽喜歡我去,她說:你一來,我們又可以聽到法輪功的信息。這一次,當我把三哥的事情講述一遍後,二舅媽馬上叮囑我說:「快把這事告訴給你某某舅舅聽聽。」

二舅媽說的「某某舅舅」是姑婆婆家的表舅,表舅是醫科大學教授,帶研究生,晚年卻自己半身不遂,右手、右腳癱瘓。親戚中也有人想不明白,醫學教授不會不注意保養身體吧,怎麼也得這種病?正月初七,我到醫院在病床邊給表舅拜年,表舅知道我會去看望他的,還問我:「初六為甚麼不來?我在等你們。」我把發生在三哥身上的事情敘述出來,表舅一邊聽,一邊不住的點頭,若有所思。我曾經聽表舅說過他對神的認識:「現在有許多醫學上不能解決的問題,神(佛)能解決。」這一次,表舅從三哥身上再一次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美好與殊勝。

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我們的家族帶來了健康、光明與美好,我們從內心感恩法輪大法、感恩大法師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