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點點的做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日】我是修煉了二十多年的老弟子,摔摔打打走到了今天,最想說的一句話就是:「感恩師尊!」下面把自己最近的一點修煉心得,交流給大家。

一、在工作中一點點的修去妒嫉心

我在一家拖車公司做設計工作。有一次,我去車間檢查一輛拖車的進展情況,被老闆劈頭蓋臉罵了一通,也不給我解釋的機會,他罵完就走了。其實,那個設計不是我做的,是另外一個年輕人做的,我當時心裏很不是滋味。

當然,我是修煉人,表面是忍住了,可是心裏還是不太放的下,覺的自己委屈。不止如此,車間的負責人還遠遠的看著我笑,我走過去想跟他解釋,他卻說:「我知道不是你設計的,你以為不是你設計的就不是你的錯?人家是新手,你是老工程師,當然都是你的錯了!」

回到辦公室後,我就想:我錯在哪呢?向內一找,我明白了:剛剛在去車間之前,我在背後議論人了,沒有修口。當時心裏一樂,我這現世報應也太快了吧!但是,就只是這一點嗎?再深挖一下,又明白了一點:我對那個年輕人有妒嫉心。在工作中,如果他不問我,通常我不會主動去幫助他,其實背後是隱藏著妒嫉心的。如果抱著真心為別人好,為公司把產品設計好,那就應該主動幫助他,常人中不都講團隊工作嘛!從修煉上講,幫助別人就是幫助自己,還真是這樣的。

再深入找找,那妒嫉心的背後不就是「名」和「利」嗎?怕別人超過自己,怕別人表現比自己好,怕自己的工作成果被別人拿走,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說到底還是那顆「私心」在作怪。

最後,我還理解到:修煉人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沒有偶然的事,碰到了,不就是在考驗自己怎麼對待,怎麼看待嗎?維護這個,怕失去那個,那都是人心啊!總想自己來安排,說白了,是不是不太相信師父在安排?是不是在信師信法上打了折扣呢?

從那以後,我就特別留意這個妒嫉心的表現,發現很多壞念頭的起點就是它造成的,而且它的根很深,直接來源於「私」。我體悟到:要想去掉它,就得一點點的做好,一點點的去。發現了決不姑息放任,分清自我,抑制它、排斥它、清除它。

二、在教育孩子中修自己

大家知道,作為父母,管教孩子,那是應該的,更是責任。但是,如果把握不好的話,那又會被「情」所左右。在這一點上,我一直做的不大好,特別是在對待孩子的態度上,說話的語氣上,很多時候是被「情」所左右著,還打著「為了孩子好」的旗號。

我女兒在上大學,去年暑假回家的時候,有段時間她天天沉迷於遊戲。她小的時候,還算是聽話的孩子,學習成績一直也還不錯;在修煉上,我們也是儘量把她往裏帶,她自己也在修。跟她交流,她說別人都玩,如果自己很另類的話,跟同學聊天自己都聽不懂。現在這個社會環境就是那樣,想讓自己的孩子出污泥而不染,那也只是個願望,得靠她自己在修煉上提高才有可能的。

道理是這麼說,可我一看到她玩遊戲,就煩了,特別是她當著我的面玩,我就更來氣。有一天晚飯前,我數落她,學習不努力,修煉帶修不修,特別是拿她跟別人比,刺激她的痛處。她一聽就火了,聲音很大的跟我辯解,我就聲音更大的訓斥她,她就聲音更更大向我嚷,我就聲音更更更大的向她吼!那時候,我們真的是在比誰的聲音更大。最後,我失敗了,為甚麼,我的嗓子啞了。

冷靜下來後,感覺真是好笑,這哪是在教育孩子呀,表面的「忍」都沒有做到,更別說「善」了,難怪吼幾句嗓子就啞了。師父說:「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當對照法的時候,我發現自己修的真是差勁!甚麼怨恨心,爭鬥心,自己不被尊重的家長心,全都來了。孩子不是我的私人物品,她是個獨立的生命,而且孩子已經長大了,更需要得到別人的尊重。

師父說:「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在教育孩子的時候,我的「語氣」很不好;「善心」也多半是偽善,因為要是真的「完全為她好」的話,那我一定會等自己心態平和的時候,用她能接受的方式跟她交流;在「道理」上我用別人家孩子的優點對比自家孩子的缺點,而對她的優點卻熟視無睹。對照這段法,發現我真是一樣都沒有做好啊,那怎麼會有好的結果呢?!

有一次,我正在打真相電話,妻子在旁邊聽了一會兒,她跟我說:「你平時要是用打電話的語氣跟我們說話,那誰想跟你爭吵都難了!」我聽了之後,半天說不出話來。我意識到,在這一點上,我本質還沒有修好;如果真的本質變好了,那跟誰說話都應該是那樣的語氣;在教育孩子的時候,又怎麼會跟女兒比誰聲音更大呢!

前兩天,女兒打電話回來,她告訴我說她把遊戲全部刪除了,手機裏面的,電腦裏面的,全部刪除了。我聽了之後,真的很高興。我想孩子在往好的方向走,與我在法上歸正了也許有點關係吧!

三、在講真相中一點點的純淨自己

師父說:「好像年輕人心都有點好高騖遠,靜不下來。大法弟子嘛,要做啥就要踏踏實實做好,你是修煉人。」[3]在學這段法的時候,雖然我也不年輕了,但我意識到「好高騖遠」和「踏踏實實」正好點到了我的不足。

在去年聖誕節前的那個週末,我按部就班去唐人街真相點,在放置真相看板的時候,腦中突然閃出一念:「我一個大男人,帶一幫老太太,每個週末到這來,是不是有必要呢?我在家裏多學點法,晚上打打真相電話也就行了吧!」

剛想到這裏,一抬頭,有兩個戴著聖誕帽的女孩對我說:「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還送我一個鉤子形狀的糖,上面有一個小紙片,紙片上有一行字:「You are not alone, God stands beside you(你不孤獨,上帝在你身邊)!」我當時一驚,真切感受到了師父的慈悲和鼓勵!

現在對照師父的法,回想這件小事,找找自己那個負面想法的原因,表面上是想安逸一點,不能做到吃苦當成樂。往深了說,其實是對修煉機緣的不珍惜。想到這些的時候,我體悟到修煉真的很嚴肅!

我堅持在唐人街真相點勸三退,今年是第六個年頭了。慢慢的,很多人認識我了,見了面,有的還會主動跟我打招呼。特別是那些做了三退的世人,明顯的能感受到他們在變。

有一次,我跟一個小伙子說三退的事兒,他笑著說:「年前你已經幫我退了,還送了我一個『法號』。」他的話把我也給逗樂了,我真為他高興。還有一次,我跟一對年輕夫婦講三退,那位男士說:「我們來澳洲的第一天你就幫我們退了,就是你,我記的很清楚。」

在勸三退的這些年中,我的最大體會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是師父在安排,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在過程中一點點的純淨自己,修煉自己。特別是不能執著三退的人數,追著人講,引起常人的反感。

先說個教訓。有一次,一位年輕的女士,我遞給她傳單,她很禮貌的拒絕了。她看起來比較善良,我就追了一步,可能是距離稍近了一點,她馬上就反感了,說你別過來,語氣非常不好。我當時真的很尷尬。後來我悟到,雖然我當時應該說沒有甚麼不好的念頭,可是我得考慮她的感受啊,畢竟男女有別嘛!自那以後,我再跟女士講真相,基本保持在兩米以外的距離,如果感覺對方聽不清,她又願意聽,我就往前一小步,不至引起反感。

再說個成功的例子。前兩週,也是一個年輕的女孩,她在我們真相點街邊的石頭凳子上整理她的包,我遠遠的站著試探的跟她講:「煉法輪功是在做好人,你看共產黨迫害好人,貪污腐敗,真的氣數已盡,咱們退出黨團少先隊真的會給自己帶來福份!」她沒有反感,最後當我談到把她加入少先隊的誓言取消時,她笑著說她早忘了,我接著提醒式的說:「人忘天不忘啊,退出來是祝福你的!」她就樂意的答應了。後來,我回想這個過程,就幾句話,時間很短。真的都是師父在安排,師父在做!我覺的每個得救的生命都是師父送給弟子的禮物,只不過我們在接受禮物的時候,要把自己修乾淨,把眾生捧在手心,細心保護他們的善念。

另外,我還體悟到:真的一點點的純淨自己,真心的為別人好,也真的能打動人。在這幾年中,我碰到過三次世人聽真相流淚的,我自己含著淚講真相的也不少,西人流淚的也有,多數都是她們在看真相中自己流淚的。

我的天目沒開,甚麼也看不見,但是,從法中我理解到:我們的真相點,不僅僅是個救人的地方,也是一個銷毀邪惡的地方,更是一個成就大法弟子的地方。不管正法還有多久,我都會珍惜機緣,堅定的走下去,直到法正人間的那一天。

四、在與同修的矛盾中一點點的修去自我

在修煉中,執著自我是一塊頑石,是每個修煉人必須面對的,特別在正法修煉中,涉及到一些救人項目上,涉及到一些項目運作方式方法上,這個問題更顯的突出。

前兩年,有一次大組學完法後,交流把神韻宣傳資料發到信箱的事。有位同修交流她的經驗,說早晚去發,氣溫不高,也不曬,走的快,效率高。接著另一位同修說,傍晚發可以,但是太晚了也不行,看不清是否有「無垃圾郵件」的標籤。我馬上接過話說:「太早了也不行……」還沒等我說完,另一同修打斷我的話說:「早了也不行,晚了也不行,那怎麼才行呢!」當然,這位同修打斷別人說話是不好,後來同修也認識到了,我這裏想說的是為甚麼同修要打斷我的話。我仔細思考當時的場景,其實,我只說了半句話,說句笑話,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啊!

那天,在回家的路上,我找到了問題所在。雖然我只說出來半句,可是我腦子裏想的可是一大堆呀!說「太晚了不行」的那位同修,他是以肯定同修的方式開頭的,而我是以否定同修的方式開頭的,而且是帶著「急於表達自我」的心,帶著「我說的重要」、帶著「我說的對」、帶著「自以為是」等等堅持自我的因素在裏面,還假以「為了神韻項目」、「為了救人」等等幌子,真的很難識別。

後來,我還悟到:在這一點上,說話的內容並不重要,說話的語氣和方式反而是重要的,能不能站在別人的角度,善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才是關鍵。例如,我可以這樣說:「早一點是好,不過我在發信箱的時候,有的狗會叫的很厲害,如果太早的話,又特別安靜,那會不會影響居民的休息呢?」

當我再深入找下去的時候,我發現還不僅僅是個執著自我的問題了。如果老是堅持自己的想法,總是強調自己認識的對,就容易忘了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過程中錘煉自己。

再舉一個例子。在街邊發傳單和反活摘徵簽時,有位老年同修,我總覺的她太熱情了,有點兒過,打擾行人了。我跟她交流了兩次,她嘴上說好,但過一會兒,她還是老樣子。有一次,她站在我旁邊,看著她那樣徵簽,我心裏特別難受。我幾次想張口,但又忍住了,因為再說就是第三次了。

後來,我實在受不了,就站到馬路對面去了。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後,我就在想,為甚麼我這麼難受?表面上好像在維護法,怕引起世人的反感,可是真的是這樣嗎?我的做法就不打擾行人了?只是成度不同吧,甚麼事都有一個度的把握問題,過猶不及,我怎麼能保證自己做的就剛剛好呢!

此外,覺的同修有不足,善意交流指出來是應該的,可是也不能過了。同修不改,自己就難受了!我說的又不是法,同修為甚麼就得聽呢?修煉是修自己,大的事情師父的法身不在看著嗎?我那麼難受,那不是在執著自我中難受嗎?

想到這些的時候,我再抬頭看看同修,好像一切都變了,發現同修的方式也沒有那麼過分嘛!換個角度看,她那麼大年紀,英文又不好,這麼放下自己的身段,不辭辛勞的求得世人的幫助,為了甚麼?在另外空間看,那有多少生命得救了!這不就是在助師正法嗎?這不就是在樹立自己的威德嗎?!

在正法修煉的最後時刻,一思一念都非常關鍵。一天早晨在煉功的時候,我突然想到「金子越磨越亮」[4],身心不由一震,我意識到自己最近在修煉上有些消沉,鬆懈了精進的意志。其實,如果不嚴格要求自己,那就不只是個「消沉」和「不精進」了,因為本應該去掉的執著,不僅沒有去掉,反而會在自己的懈怠中得到喘息和加強了。那些不好的東西,都是物質,都是活的,如果你符合了它,你順從了它,你不就承認它了嗎?它不就得到加強了嗎?我體悟到:在每一關每一難中,修煉真的是像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我就交流到這裏,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