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翁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個農民,今年八十八歲。青壯年時期就體弱多病,加上長期幹活勞累過度,我患上了胃腸炎、肝炎及痔漏等疾病。九八年初,我患了一場重感冒,經吃藥、打針後,病情得到了及時緩解。當年三月十一日,我獨自漫步在小鎮的街上,準備購買一些豬油,途經一家商店,忽見店內外擠滿了男男女女,正在聚精會神的看電視。

我的好奇心驅使我不由自主的往這群人裏擠,聽人講:這是師父在傳萬年難遇的佛家修煉大法──法輪大法。就這句話點燃了我的求道之心,頓時使我心靈受到強烈的震撼!當時我就感到有點兒迫不及待了,立即托人請回《轉法輪》及《大圓滿法》兩本寶書。

回家後我每天就手捧寶書,晝夜細心閱讀,用心領會師父講的每一句話。同時我還參加了鎮上的集體學法小組,無論寒暑,我都從未間斷。本村三個有緣人走入了法輪功的修煉行列。

(一)讓監室呈現一片祥和、震驚看守所

自九九年七月之後,邪黨江氏流氓犯罪集團就開始肆無忌憚的瘋狂迫害大法弟子,我們小鎮的五十多名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保護下,一直長期堅持集體學法。二零零一年三月,因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鎮派出所的警察闖入我們的學法小組,當時綁架了九名同修。為了免遭迫害,我於次日離家出走,後來也遭跟蹤綁架。

當晚七點多,他們將我帶到國安大隊辦公室,一名大個子的青壯年男警對我這個古稀老人大打出手、刑訊逼供。一開始就叫我蹲「馬步」,並把我的衣服和旅行包掛在我的雙肩上,我被折磨得全身大汗淋漓,還通宵逼問我們學法小組送資料的同修是誰?我答:不知道。他一聽惱羞成怒,抬起右手,用手心手背對我臉頰左右開弓;再問我還是說不知道,他又用左手打我臉;第三次又問,我還是回答同樣那句話,只見他伸開十指用力插入我的肋骨縫裏並狠摳肋巴骨,劇烈的疼痛充滿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使我站立不穩,一下子暈倒在地上。一副大隊長知道我已是七十歲的老人了,擔心有個三長兩短承擔責任,趕緊對這個警察說:「他怎麼說,你就怎麼寫嘛!」非法審訊完畢後,這個副大隊長讓我吃了一碗早已泡好的方便麵,然後就開車把我送進看守所,當時已是凌晨三點多鐘了。

在看守所裏,我與一位退休同修同鋪。我們把在押人員丟棄的紙煙盒粘成摺疊式的小本子,他給我抄寫《洪吟》,我就給他抄寫《精進要旨》,我倆每天只要有空閒時間就抓緊讀和背,早晚在鋪上煉功,獄警也視而不見。我還建議他把經文藏在撕破的衣服裏,想法傳遞到女監室他妻子同修那裏,這樣我們就可以相互學法,共同精進提高了。另外,我還協助同修向市、縣公檢法各部門寫了很多封真相信投入所裏的郵箱。

過了不久,這名同修就調監了,我想我不能依賴同修,一個人也要證實法,救度世人。首先,我向監室內的所有在押人員洪法,並向他們勸善,他們個個都很感動,我做甚麼他們都不反對,一切行為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和支持。同時破除了老犯打新犯的陳規陋習,有力的改善了監室裏的環境,很多在押人員互相之間能夠互相尊重、和善相處了。有的在押人員出監時,給我買來冰糖,有的送毛衣,以此來感謝我對他們的真誠幫助,後來我都轉送給監室的其他人了。後來凡與警察有關係的、老年的在押人員都送往這個監室。

關押在看守所裏的在押人員,有吸毒的、販毒的、殺人的、打架鬥毆進來的,甚麼人都有,互相不服氣、爭鬥的心都很強,經常發生毆打事件。是凡我遇上這種事情,我都會挺身而出、不顧個人安危,上前加以勸阻和制止,我對他們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用大法的法理開啟他們的善念,最後這些青年在大法的感召下,不僅放下了個人恩怨,而且還化敵為友,監室呈現一片祥和。

我共平息了八起這樣的事件,不但給獄警的管理工作減少了壓力,還給其它的監室做出了榜樣。消息不脛而走,震驚看守所,年終還在監室的廣播裏大力表揚,並獎以文具、洗臉毛巾,以此對我進行鼓勵。這些並非我貪戀常人中的蠅頭小利,重點是體現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大法的指導下與人為善、慈悲救人的本性,同時也揭穿了邪惡的謊言、證實了大法。我深知是自己做對了,路走正了,慈悲的師父才會借常人之舉給予我表揚呢!

一般的看守所是沒有洗澡堂的,常年用冷水洗浴,每天只提供很少的熱水,而且條件都很差。

師父教導我們做甚麼都要替別人著想,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想關押在這裏的人員生活的很艱苦,我就書面建議開設一個洗澡堂,此事得到了看守所的許可,規定每人每次收費五元,不久所有的在押人員都能夠享受這一特殊待遇了,他們都對我心存感激。

幾個月前,遇到曾經舉報我,致我入獄的人,他面露愧色,向我訴說當年迫於無奈之苦,我想這些都事過境遷了,我也壓根兒就沒將此事放在心上。儘管我在獄中受到了嚴刑,吃了一些苦頭,但我對他也無怨無恨,是慈悲的師父為我承受了一切。

(二)大法恩澤全家

自出獄至今,我的身體一直特別健康如往昔,而且體重還增加了二十斤。修煉二十年無病一身輕,未吃一粒藥,至今已八十八週歲。

有一次去鄰縣發資料,我從一住宅樓直接上到頂樓,隔層往下發,到了底樓,發現大門被一把大鐵鎖鎖住了,出不去了!這一驚非同小可,在心裏祈求底樓有人出來開門。轉而一想,求人不如求師。立即求師父給弟子開門,我來到大門口,用手一撥,門真的打開了!

我曾經兩次被大型摩托車猛撞到公路上,路邊住戶人家與過往行人路見不平,吼叫肇事車主停車,讓他立即送我到附近醫院就醫。我想自己是修煉人,不會找別人的麻煩,就放行了,而我卻安然無恙。

一次從自家香瓜架上跌下,傷及腰、背、臀部,痛的緩不過氣。前三天身體只能臥床,起居靠妻子扶助。後來自己強忍劇痛,堅持做一個修煉人該做的事,結果不藥而癒,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消了一次大業,我所承受的這點痛苦微乎其微。

我妻(未修煉法輪功)在二零零一年的一天傍晚,突發疾病並出現豆大的紅色毒瘡,奇癢無比、心內發慌,經村醫三次治療無效,準備擇日送縣醫院。我想只有師父和大法才能救她。於是,我就拿出紙筆寫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叫妻誠心讀、記和默念,一週後所有症狀全部消失。

大兒子在吉林省部隊服兵役,並在公主嶺市安家。二零一六年臘月二十八日回家探親,當晚,我就給他洪法,他很樂意的接受了我贈送的《轉法輪》寶書並存放於旅行包內。新年正月初二騎一輛舊電瓶車去鎮上游玩,不料在途中連人帶車滾下高岩,結果人車無損,只是虛驚一場,行人見了稱奇。

小兒子明白真相,三年前接受了我送給他的法輪功真相護身符並隨身攜帶。去年正月中旬騎大型摩托車進縣城辦事,到一轉彎處,為避讓行人翻了車,造成右腳骨折,住院三天回家,拄鐵拐慢行,兩個多月痊癒,到新疆打工,輕重活都幹,沒有後遺症。要是一般常人,弄不好就會成殘疾。

我修煉二十年,收穫頗多,從來沒有對師對法產生過絲毫動搖,我永遠會聽師父的話,踏踏實實的修煉自己,做一個本本分分的大法徒,完成自己的神聖使命。弟子誠拜恩師!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