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親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七日】從開始修煉大法的那一天算起,我和母親一起修煉了二十多年。二十年,彈指一揮間。在相伴走過的這段歲月裏,我們互相見證了彼此在修煉中,從青澀走向成熟,由輕率歷練得穩健。剝去人心,當純真的本性逐漸顯露出來的時候,我們愈加明悟和珍惜這份在法中結下的珍貴聖緣。時光荏苒、歲月悠悠,在此僅拾取我們修煉中的點滴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得法登歸途

母親一九九七年修煉大法前是佛教居士。修大法之初,母親很精進。那時她的單位是三班倒,經常是下了夜班之後顧不得休息,就去鄰近的學法小組學法。以前母親有很重的心臟病,記憶中我家寫字檯的抽屜裏,經常是裝滿了養心氏(一種藥名)。有一年過年母親還曾暈倒在廚房裏。後來母親學了法輪功身體越來越好,不但不再吃藥,連曾經很重的腎炎也好了,而且再沒暈倒過。

以前母親性格強勢,得理不饒人。修煉大法後,她按真、善、忍做,逐漸改掉了這種強勢的脾氣。過去她在工作中不服從分配,幹活避重就輕、遲到早退,領導也沒辦法。得法後這些不好的習慣都改掉了,工作兢兢業業,不怕苦累從無怨言。因為母親的改變,她的班長在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後,曾親口對母親說:「看見你的變化,我就知道電視台說法輪功不好是假的!」

我和另一位親戚是因母親修煉了大法也先後走入修煉的。記得那時母親經常帶著我一起參加集體學法、晨煉和洪法,因此結識了很多的同修。我們還幸運的參加了大型的千人法會,母親在法會上還讀了自己的交流稿。彼時少年的我雖然對修煉懵懵懂懂,但師父對我的點悟與保護卻是實實在在的。師父在法中講過的很多種狀態,我在煉功中都親身體驗過。修煉的玄妙在年少的我的心裏,播下一顆神聖的種子,使我一想到真善忍,心中就蕩漾著美好與光明。

二、風雨志不移

當我們幸福快樂的在法中沐浴浩蕩佛恩的時候,九九年風雲突變,邪黨對大法的迫害,似天塌之勢。剛開始,把我們都震懵了,不過很快就在法中清醒過來,悟到了作為真正的大法弟子該如何去做。很多同修都覺的應該去北京,向國家領導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還大法清白。

二零零零年的冬天,母親花了很多錢為我買了厚厚的羽絨服和棉鞋,那天晚上,母親面色平靜、卻語重心長的對我交代了她進京之後,家中的諸多事宜。我們心中都各自明白,此刻的分離也許就意味著再見無期。但我們都把對彼此的牽掛和祝福,深深的藏在了心底。我對母親說:「媽媽你去吧,我可以照顧好自己!」那一刻年少的我突然覺的自己長大了,身上多了一份母親寄予的擔當和期許。後來媽媽終於兌現了她的誓願,歷經魔難回來了。

看到很多同修無懼邪黨的迫害,前仆後繼進京護法。覺醒的本性使我意識到,雖然年齡小但我也是師父的弟子,應該兌現我護法的使命。出乎意外的是,當我說出自己的想法時,一向精進的母親這次卻動了情,堅決反對我進京。母親能放下自己的生死,但在兒女親情面前,卻放不下我,無論我怎樣說她就是不同意。這時學法組的一位十歲左右的小同修突然來到我家,天真卻不失嚴肅的對媽媽說:「阿姨,你讓他去吧!」母親在驚愕中一字一句的對我說:「你去吧!」我同樣帶著母親的牽掛和祝福,與兩位同修走上了進京的路。作為大法小弟子,我覺的自己在那一刻內心變的無比強大,擁有了同齡人沒有的勇氣、智慧、堅強和毅力,而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偉大的師尊恩賜給我的。我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一路平安。

此後不論我們彼此相守抑或被迫分離,心內始終都堅守著對師對法的堅定正信,心中有法,並不覺的孤單和恐懼。在那風雨飄搖的日子裏,我們時刻都能感受到師父慈悲的保護和加持,是偉大的師尊一步步引領我們,走過那段黑暗漫長的艱難歲月。

三、衝破母子情而續法緣

隨著時光的流逝,曾經年少的我逐漸長大,上了大學後,由於沒有了母親的督促和學法的環境,逐漸放縱自己迷失在人中。大學畢業以後,雖然又走回了修煉,但由於受現代意識的影響,我變的愈來愈叛逆。

那時的我雖然還和母親一起學法,但是自私、冷漠、懶惰、任性。看不上母親,覺的她做甚麼都不順我的意。有時我們會因為一件事情意見不同而發生爭吵。那幾年,每一次爭吵我幾乎都把母親氣的流淚,而我卻冷漠的無動於衷。少年的時候我的父親就故去了,母親一個人撫養我從逆境中長大,給了我無微不至的關懷和疼愛,更對我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可是在我們之間不斷爆發的戰爭中,曾經的期望逐漸變成了失望,溫暖的關心也在我的任性冷漠中轉變成傷心。

作為一個修煉人,母親也逐漸意識到她對我的兒女情太重,可是從小到大那份相依為命的骨肉親情,並不是意識到就能馬上修去的。終於有一天,我們之間再一次爆發大戰,母親被氣的流著淚罵我是個狼崽子,而我一如既往冷漠的摔門離去。

那天是參加集體學法的日子,帶著滿心的壓抑和憤懣,我獨自一人來到同修家裏。學完法後,同修跟我講了她是如何放下自我,用無私純善的心去圓容和修補她那因邪惡迫害而即將破碎的家庭。至今我還記得,同修用滿懷慈悲和期許的目光,意味深長的望著我。她坐在那緩緩的講,我靜靜的聽。同修從法中修出的無私和純善,盪滌和震撼著我麻木冰冷的心。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了,甚麼是善的力量!

獨自回家的路上,我認真而冷靜的思考自身存在的問題。通過和同修的對比,我看到了自己內心深處隱藏的自私冷漠的物質。逐漸清醒的我意識到,先天真我的本性是純善無私的,而那種冰冷自私的物質是舊宇宙生命的特性,是我在法中要努力克服和修去的。覺醒的本性使我認識到,不能再讓那種自私冰冷的物質主宰我的意志,我要在法中修出無私和純善!

回想和母親從小到大相依為命度過的歲月裏,我對她在生活和思想上都太過於依賴,在修煉中亦是如此。以前的我年齡小,不能深刻理解修煉的內涵。而如今我意識到,由於對母親早已養成的依賴感,已經在阻擋著我修煉。修煉中我總是看母親如何做,我就如何做。她對一件事情的悟法是甚麼,那也基本就是我的。在殊勝而嚴肅的修煉中,我很少對一件事情有屬於自己的理性認識。此刻我才猛然警覺,自己根本就不會修!

我想起師父的教誨:「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學員總是把別人作為榜樣,看別人怎樣做,自己就怎樣做。這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不好的行為。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絕不是修煉了。」[1]此刻我深刻的認識到,在修煉中我缺少了最為重要的環節──實修。作為修煉人我意識到,首先要讓自己擺脫依賴真正的獨立,是成為大法弟子的第一步。

回到家看到餘怒未消的母親,我流著淚第一次誠懇的向她道歉請求諒解。媽媽原諒了我。接下來我們平和、理性、真誠的進行了修煉以來的第一次傾心長談。我把路上的所思所悟講給母親,同時也嚴肅的指出了她的不足。而此時媽媽也深刻的認識到她對我的情太重,總想給我最好的,把我保護起來不受傷害,而忘了我作為修煉人是由師父看護的,其他人根本無法左右我的命運。

此前母親做了一個非常清晰的夢。夢中在一次大洪水中,我被沖走了。她撕心裂肺的哭嚎著尋找了我七十七年。終於找到我了。可是我卻一腳把她踢出門外,根本就不認她了。她在淒涼、失落、悲苦中驚醒過來。她悟到人間的情感都是因緣所致,緣份一過各奔東西,如過眼雲煙。真正的緣份,是我們在法中結下的神聖法緣。如果我們不能實修自己,就將被歷史淘汰,失去大法修煉的萬古機緣。

通過這次的事情我們都深刻的認識到,不論是我對母親的依賴,還是媽媽對我的疼愛,都是出自於對親情的執著。當我們從法中真正認識了情為何物的時候,我們才看清「情」的自私和不理性。逐漸衝破了親情的糾纏和束縛,我們之間的關係有了本質的改變和昇華。由骨肉親情的母子,逐漸的轉變成了同修之間的神聖法緣,平和而理性。在此後的歲月中,我們彼此攜手共同走在修煉的路上。

四、走好自己的修煉路

師父在經文中說:「一個大法弟子所走的路就是一部輝煌的歷史,這部歷史一定是自己證悟所開創的。」[1]這些年我與母親不僅一起做三件事,還各自找到了適合自己的項目,在項目中開創屬於我們自己未來的路。

媽媽很多年前就有一個願望,希望能做一名技術同修,以補充整體中技術同修少的不足。這些年來她從一個不懂電腦的退休工人,到一名成熟穩健的技術同修,其中付出了很多艱辛的努力。做技術這個項目需要有堅忍的意志、鑽研的精神、持久的恆心,並不簡單,而且會和很多同修接觸。母親在與不同的同修配合中,發生過很多需要提高心性的事情。

有一次媽媽去給同修解決技術問題,結果沒做好,還讓同修產生質疑。她拖著疲憊的身子,心情沉重的回家了。我看到她情緒低落,問明此事後與她交流:「在眾多的大法弟子中,能走在技術修煉的路上是榮幸。但在技術還沒有全面普及之前,也定會遇到關難,是好事也是錘煉的機會。更何況身邊有那麼多同修在幫助加持你,你要珍惜呀!別忘了,有師父看著你呢!你要堅持下去。」我的話讓母親增強了信心。她加強了學法,又正念堅定的去面對眼前的一切。

有時母親面對同修,一個簡單的問題已經講了幾遍,可是下次同修再遇到同樣的問題還是要找她解決,於是媽媽又要跑很遠的路去同修家裏,心中免不了對同修指責抱怨。而有時給同修解決問題後,面對同修那崇拜的眼神,也可以讓母親飄飄然好幾天。在和不同的同修接觸中,會暴露自己不同的人心,也可以看到同修身上的閃光點。現在母親越來越意識到,技術這條路是師父安排的路,和每一個同修相遇的過程都是珍貴的法緣,更是修煉自己、成就自己的過程,應該懷著珍惜和感恩的心,去對待修煉中遇到的每一個人。

我是一個上班族,除了平時在工作中給顧客講真相以外,師父給了我一支神筆。這些年我用這支筆寫過很多文章。回首在這個過程中自己走過的路,才發覺這也是個放下自我圓容整體的過程。以前投稿我只注重自己悟到甚麼就寫出來,只看重自己。現在我更重視圓容大法網站,看整體中需要甚麼,自己努力去補充。我悟到全世界大法弟子通過明慧網這個平台,超越時空互相配合形成整體,需要每個大法粒子的參與加持,才能展現更大的威力。這也是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

回首二十年攜手走過的修煉路,我們越來越認識到,應該打破各自生命的侷限,包容理解不同狀態的生命,包括家人、同修與眾生,這是寬容、是慈悲、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我們就應該在放下自我的同時,彼此在圓容配合中形成堅實的整體。

近二十年的正法修煉,在感慨修煉的艱辛與不易的同時,我們也更加懂得珍惜這份在法中結下的深厚法緣。我們會珍惜走過的路,更會珍惜餘下的路,在未來所剩不多的時間裏努力精進,不負師恩。

再次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