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修煉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六日】今年我六十多歲了,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三日得到寶書《轉法輪》。自學《轉法輪》一個月後才到學法點參加集體學法,並學會了五套功法,從此真正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

學大法七天 全身頑疾不治自癒

拿到《轉法輪》,我兩天兩夜認真讀完了一遍。第一天看到第三講裏說「修煉要專一」,當天深夜我就處理了以前供的藥師佛像、觀音像、神龕和各種氣功書、氣功雜誌、看相算命書等等。第二天看到第六講裏講的「顯示心理」時,我馬上取下了佩戴的耳環、戒指、手鏈、項鏈,扔掉了化妝品。我想,修煉了,就應該按照書上說的做才對。第三天師父打開了我的天目,兩次看到了大小不同顏色各異的法輪,還出現了很多神奇之事。因每個同修都有類似經歷,在此不細說。

我知道我得到真經了,這也是我生生世世在尋找的,從此以後就每天反覆的看大法經書。到第七天,我猛然想起這幾天忙於看書,都忘了吃藥了。我可是個患有多種病的人:貧血、血小板減少、附件炎、牙周炎、肩周炎、扁桃腺炎、腰鷑椎軟組織損壞、風濕關節炎、腦血栓等等,一年四季打針輸液,過年過節在醫院裏過是常事。每天都要吃治各種病的藥,中藥、西藥、中成藥。我學大法七天,全身的病哪天消失的我都不知道,真是太神奇了!我第一次體會到無病一身輕是啥滋味,覺的自己是世上最快樂最幸福的人。

洪法與證實法

因修煉大法後身體變化巨大,臉上黃斑不見了,還泛著紅,精神百倍,當時感覺四十多歲的自己比二十多歲的時候都年輕。大法在我身上展現了奇蹟,我只要碰上認識的人就主動講大法的美好。我原是單位數一數二的老病號,每月報銷藥費幾百上千元不等。學大法後沒有報過藥費,也未吃過一顆藥,直至現在二十年過去了。

修煉大法後,我嚴格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總想不給大法、師父丟臉。有幾次單位發工資多出幾十、幾百塊錢不等,我馬上退還,同事都說我是好人。買菜也不挑三揀四,讓賣菜的自己給我拿,好壞我也不說,也不去扯菜上的老葉子和爛葉子了,也不看秤,也不佔一角錢的便宜。幾次買肉多找了錢都立即退還。每當這些事發生時聽到的人總是說要是每個人都像你這樣就好了。我總是馬上告訴對方:我是煉法輪大法的,是大法師父教我做好人、更好的人。

我就這樣長年累月的給接觸的人講。因我各方面的變化,讓單位好幾個同事及熟人都走進了大法修煉,也讓我為以後救人打下了基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華大地掀起了對大法、師父和大法弟子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誹謗,接著又是非法抓捕、抄家、酷刑折磨等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年底我和當地的一些同修去北京上訪被抓,非法關押了十幾天後又送回當地看守所關了一個月後才回到家。在看守所大門前,我發出了強大的一念:我學真善忍絕沒有錯,是天下的好人之一。看守所是關壞人的而不是關我們學大法的,是警察搞錯了,是國家錯了。我今天只要走出這個大門,永不再來。當時是二零零零年的二月份。

在看守所時,在別人寫的保證書上我簽了名,犯了大錯。回家後及時寫了一份《嚴正聲明》交給單位。我對簽名的事非常痛悔,十九年來每當想起此事,都淚水不斷,這是修煉中的最大污點,我下決心以此為戒,一錯不二過。

結果這份聲明層層上交到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輪功的政保科。他們把我叫過去想說服我,我不想聽他說,讓他聽我說,他同意了,師父打開了我的智慧,居然讓我從上班講到快下班了。他無言以對。我臨走時他對我說:「做甚麼動作對你身體有好處,你在家比劃我不知道,你出來煉,超過三人我馬上抓你。」就這樣我要回了身份證回家了。

回家後我開始用真實姓名、地址給我認識的各個單位的各級領導,包括公安局、看守所、鎮邪黨書記及本單位的各級領導、同事、熟人、看守所的犯人等等寫信,邊寫邊落淚,從不打草稿,寫完就發出去。我被列入黑名單,電話被監聽,並派兩戶人(給其發工資)對我實行監控。

二零零零年初,因當地無資料點,我主動和A同修去市裏拿資料。不久A同修被抓,於是我自己去拿,直到市資料點被破壞為止。這期間,每當同修來我家取走資料,警察就到了(我不知道被監控),幾次有驚無險。一次倆同修早上七點來剛走,警察還看見她倆的背影,進門就問我:「這麼早她們來幹甚麼?」我回答說:叫她們幫忙我寫家信。警察不信,就開始抄家,甚麼也沒找到,卻給我戴上手銬,關進了小號。

我堅信師父:「其實只要你修煉,我就在你身邊,只要你修煉,我就能夠對你負責到底,而且我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你。」[1]我堅定的信師信法一字未寫回了家。從此每次都把我關進當地辦的邪惡洗腦班,企圖逼我放棄修煉大法,但我從未寫過他們需要的東西,幾次安全回家。

在邪惡瘋狂至極的那幾年,我沒有一點怕心,我想這是有師父的看護,加上個人修煉時期大量學法的基礎,信師信法,才磕磕絆絆的走了過來。謝謝師父的佛恩浩蕩!

救人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做好三件事成為我們大法弟子每天必修之課。在學好法的基礎上發正念才有威力,不會迷糊、不會倒掌,在學好法的基礎上講真相救人才更有力度、才能多救人。

一天,我和同修在外面剛碰頭,就遇到一個熟人,她拉著我的手不停的說:「謝謝你!」我忙問為甚麼謝我?她激動的說,相信我講的大法好她全身的病都沒了,常背誦「法輪大法好」,挽回了即將被騙的十幾萬元,又說了一個特別的事:三十多人同喝一鍋用枇杷葉熬的水止咳,所有喝過的人都上吐下瀉,唯她除外,邊說邊哭。她這邊哭,我和同修也陪著不停的掉淚。其實她才聽我講真相十幾天(那時《九評共產黨》還未問世),真是佛恩浩蕩!

這位熟人後來去香港旅遊,不顧一切阻攔,接了一本《九評共產黨》。她叫老伴守在旅館門口,她自己一口氣把《九評》看完了。回家就叫我給她做「三退」。她還召開了個家庭會議,講了自己得福報的事及我的變化(全家都認識我,而我以前到她家玩總是帶著中藥、西藥)。她叫全家三代人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次我給一個老年婦女講了近一個小時的真相,她就是不退,並說,「我已聽過其他人給我講過一次了,可我就是不信。這次你倒是講明白了,等我考慮一下。」轉身走了。我馬上找自己:還是因法沒學好,慈悲心不夠,人又沒有救下來,耽誤了她和我的時間,不覺眼淚掉下來了。她走了幾步回頭看我,見我在哭,忙回來問我為啥哭?我說:「對不起,耽誤你的時間,又沒有把你救下來,是我自己法沒有學好。以後再有人對你講真相,千萬要三退啊,只有三退才能保命、保平安啊!切莫錯過機會。」我剛說完,她抓著我的雙手說:「我退、我退、我全家都退!」

原來她還是一個邪黨書記。我說幫家人退必須本人同意才生效。她一再表示全家人都聽她的,這是保命的大事,絕不會開玩笑的。她想給全家每個人要一張護身符,我一看差一張。她不停的說:「謝謝!」滿意的離去。

一天早上下起了大雨,我打坐剛四十多分鐘,腦中突然閃出一念:到當年做知青下鄉的地方救人。我站起來拿上必需的東西就出門了。坐上長途車車開出不久,上來一位女士,一看是原生產隊長的二女兒。三十幾年前的事了,但我認出了她。我馬上明白是師父安排的帶路人。

沿途的景色面目皆非,若沒她帶路我真難以找到原來的村子了。找到了自己被安排住的第一戶人家,見到一位阿姨,如今已七十多歲了,她哪還認識我。我做了自我介紹並說明來意,她抓住我的雙手激動的說:「原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我聽了覺的莫名其妙,於是她講了一個故事:

十年前的一天,她到一寺廟去拜佛,住持對她說,十年後的今日,有貴人來救你的命。她一直記著那位住持的話。

她說,「今天早上我早早的就起來了,心裏想著、盼著能有人來救我的命。真想不到會是你!」

我的內心非常激動,世間的一切早有安排,師父不會落下每個有緣人!

我馬上給阿姨講了真相,她全都相信。她說她的大兒子在外打工,他的一位好友說好友的妻弟是個九十度的駝背,辦了殘疾證明,開了一輛載人的小三輪掙錢糊口。修煉大法後背直起來了。方圓二百里的人都知道他的事,包括所在的縣區公社。江澤民迫害大法後,兒子的朋友的妻弟去北京天安門說大法好,被抓被打,被劫持回當地後,警察往死裏打他他都不轉化。

我聽後非常敬佩這位同修。當夜我與阿姨同睡一床,講述著各自家庭的情況。不一會她驚叫:「是啥子東西在腳板心轉,又在向身上走?」我高興的說:「阿姨,您太有緣份了,是師父在幫您調理身體。」她說她的雙膝蓋最怕冷,老是痛,多年醫不好。第二天起床後她說膝蓋不疼了,太神奇了!她不讓我走,要我去她娘家救人。我當然就高興的去了。去講了真相,讓有緣人都不落的得到救度。

與此同時還有一件奇異之事。我下鄉的頭天晚上原生產隊副隊長做夢,夢中有人告訴他:明天有貴人來看你。第二天趕集時別人請他喝酒,他說今天不喝,要有貴人來看我。別人都知他是孤身一人,笑他夢裏的事也信。他返回生產隊但未回家,從另一條路上走,正碰上我在那個院裏講真相。他講了做夢之事。

我心裏非常明白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我只是跑跑腿動動嘴,救人的是大法、是師父。我連著去了這個有緣的地方三次,不想落下任何有緣人。在每次人們得救說「謝謝」我時,我都說:「不要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叫我來救人。」他們就都說:「謝謝李老師!謝謝李老師!」

以上是我的幾個修煉故事。這故事是平凡的,但又覺的不平凡:說平凡是因為我是個大法中再平凡不過的修煉人,說不平凡,因為每個故事中都體現著師父的法的威力和師父對眾生的無量慈悲。今後我會更加精進,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無條件的做好三件事,多多的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的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