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大法神奇 感謝師尊慈悲救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於一九九七年七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二十二年的正法修煉中,偉大的師尊給予了我太多太多,將我從生不如死的病魔中救起,為我消業,為我承受巨大業力,使我這個滿身業力的人得以新生,讓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弟子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一、師父為我淨化身體,消除病業

在我二十六歲那年,突然患上了嚴重的病毒性心肌炎,病休在家上不了班,同時患有胃炎、風濕、嚴重失眠等多種疾病,住了幾次醫院,也不見好轉,醫院的院長、醫生都無能為力。加上治病花的費用,家裏負債累累。丈夫當時吃喝玩樂,甚麼都幹,根本不管我死活。女兒當時才四歲。

在用盡各種辦法都無效,走投無路的情況下,母親讓我跟她修煉大法,她當時也是剛得法不長時間,說死馬當活馬醫吧。抱著求生的一線希望,我開始聽師父講法,打坐煉靜功。

剛開始聽法,師父就給我淨化身體了,滿身起大疙瘩,一大片一大片的,感覺內臟都是,奇癢無比。母親告訴我說是好事,師父管你了。不到一週,症狀就消失了,感覺身體輕鬆多了,心臟也不怎麼難受了,也能吃飯睡覺了,還能下地幹活了,身體一天比一天好。女兒也跟我得了大法。

不到半年的時間,我就無病一身輕了,重新回到了工作崗位。單位領導和同事都感到驚奇,問我是怎麼好的,我高興的告訴他們是煉法輪功好的,有的同事還表示也想學。

二、天安門證實大法,師父保護,安全返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邪黨迫害大法,誹謗師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給予我的生命,我要證實大法是正的,師父是清白的,就和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抱著向政府講明真相的心態,先後三次去北京證實大法,頭兩次被非法抓回,關進拘留所。

第三次是二零零零年十二月的下旬,我和母親、八歲的女兒及當地同修決定到天安門向世人證實大法。在去天安門的頭兩天,我曾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和母親、女兒到了天安門前,看見天安門前的兩扇大紅門緊閉著,門前兩側站立著以江魔為首的小鬼,每個小鬼胸前都拿著一塊板子,我母親到那一下就被江魔及小鬼用板子壓在了下面,我和女兒瞬間就跨過了那兩道大門,到了一個金光閃閃的世界。醒來後向母親、女兒講述了夢中的情景。

在去北京之前,我考慮到自己是大法弟子,扔下手中的工作一聲不響的就走了,會給單位科室同事帶來麻煩,那時環境很邪惡,邪黨搞株連政策,就和同事說串休幾天,同事知道我去北京,怕我有危險,非常擔心,因我被關押過兩次了。我這次正念十足地告訴她說沒事,不用擔心,也別告訴領導,我七天之內就回來上班。

我們順利的到達了天安門廣場,高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大聲向世人喊出了「法輪大法好」的心聲。後被抓進天安門前門的那個鐵籠子裏,快到晚上把我和女兒單獨拉上了一輛轎車,母親及其他同修拉往別處了,就這樣和母親分開了。到了派出所,我和女兒不報姓名、地址,所長問我為甚麼去天安門,我就告訴他我是一個在家等死的人,是師父、大法給予我新生,要不我女兒早就沒媽了,現在大法被迫害,師父遭誹謗,我作為弟子,是親身受益者,要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信訪辦不讓上訪,還抓人,沒地方說話才上天安門的,我沒有錯,就想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還大法師父清白。所長還問我為甚麼不說姓名地址,我說我如果說出姓名地址,當地派出所及單位領導就會被牽連,也跟著會被處分降職,我不想連累別人,所以不能說。所長讓手下人給我照像,我極力反抗,也沒照成。所長告訴手下人看著我不讓我睡覺。

八歲的女兒不說姓名地址,被他們關進小黑屋,放假蛇嚇唬她,女兒就背師父的《洪吟》:「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1]。他們就拿女兒的頭往牆上撞,女兒始終都沒說。過後女兒告訴我,她在小黑屋裏害怕了,想要說,突然間舌頭發木說不出話了,她立刻悟到是師父點化不讓她說。

我和女兒在派出所絕食兩天兩宿,看著女兒消瘦的小臉,我也動了情,眼淚不自覺的往下流。女兒說媽媽,沒事,不能說。聽著女兒堅定的話,我也放下了心,就是不說地址,後來所長打電話請示上級,我和女兒在旁邊聽著,先說要把我送哪去,後來所長說還有個八歲的孩子,就沒再聽清裏面說甚麼。我也沒動心,放下電話他問我想去哪,送我倆走,我就說了一個離北京較近的城市,他讓手下買了兩張火車票,送我和女兒上火車後才離開。過後我把車票錢匯給了他,順利的回到了家。

回來後單位領導沒說啥就讓我上班了,算一下日期,正好是我承諾的第七天。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保護,我和女兒又回到當地證實大法的洪流中。母親被非法關進拘留所一個月後放回。

我在單位是財務人員,單位規模小,人員少,領導知道我修大法,了解我的為人,知道我不貪不佔,也讓我管些後勤的事。我處處為單位著想,儘量為單位節省開支,同事都說我是領導的好幫手。有時單位同事電腦或打印機等不工作了,怎麼也弄不明白時,就找我幫忙,我也沒修過,就心中默念法輪大法好,弄幾下就好了,有時剛走到跟前,還沒動手,同事就說好使了,他們都感到神奇,這種事發生過很多次。我知道這是大法的威力,也告訴和我關係好的同事常念「法輪大法好」。

三、丈夫脫胎換骨,是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的家

自我結婚以來,家庭魔難就不斷,女兒不到週歲,正趕上那時歌舞餐盛行,丈夫在外面吃喝玩樂,甚麼都幹,我倆常打得不可開交,三天一大仗,兩天一小仗,沒錢就又打又鬧,上小賣店賒賬,不順心又摔又砸,家裏的鍋碗瓢盆都摔沒了,不知換了多少回,家具也都砸壞了,家裏沒一樣好東西。自我得病以後,也沒收斂,照樣吃喝,在外面欠了不少債。

我修煉大法後,不跟他對著打了,有時強忍著,但心裏過不去,眼淚也止不住的流。各種人心,怕心、爭鬥心、怨恨心、委屈的心,長時間去不掉,我和母親、女兒每天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後來隨著不斷的學法,修心性,向內找各種人心,按照大法的要求歸正自己,發正念鏟除我空間場中的邪惡生命與因素,本著善念處處為他著想,家裏的甚麼事都不用他管,他在外面欠的外債我和女兒也都幫他還上了,他在我們身上感覺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良。

有一次,我母親被車撞倒在車底下,自己爬出來,滿嘴都是血,司機嚇壞了,我母親說,別害怕,我是修大法的,有師父保護,啥事都沒有。司機要給錢,母親一分都沒要,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還為他們做了三退。丈夫知道這事後沒吱聲,過後說你們修大法的太善良了,我就服「真善忍」,媽被撞成那樣一分錢沒要,要換了常人最少一萬打不住。司機算碰到好人了。而且自我們娘仨修煉以後,從沒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針,身體健康。他也看在眼裏,知道是大法、是師父救了我。

迫害發生後,我和母親去北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丈夫在家裏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他上單位找領導借錢,去公安局找關係交罰款放人。每到敏感日,派出所就到家裏騷擾,他也跟著提心吊膽的。因為我幾次被邪惡鑽空子迫害,罰款、抄家,流離失所,進拘留所,他就發脾氣,摔砸,說些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後來經他同意在明慧網上幫他發表了鄭重聲明。

我知道丈夫人不壞,就是脾氣不好,在關鍵時刻幫我和母親渡過幾次關難。有一次,幾位同修剛到我家,被派出所收買的鄰居舉報,他因救我和母親及同修被關進拘留所半個月。還有一次,惡警到單位抓我,我及時給他打電話,他趕到後和惡警幹了起來,我趁機走脫。他因保護我和大法弟子,得到了福報。

有一次,他腦袋疼得都快撞牆了,用盡辦法也不見效,問我怎麼辦,我就告訴他,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只有大法能救你。他就誠心誠意的念,很快就不疼了,到現在也沒疼過。這樣的事情在他身上發生過很多次,親身體驗到了大法的神奇。他現在脫胎換骨,和十年前完全變成了兩個人,常給我母親買水果,進屋就說先給師父上供,每天開車送我母親到商店講真相救人。

兩個月前,我又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到我和母親與丈夫前世的因緣關係,非常真切,睜開眼半天才反應過來是個夢,我的第一念是師父大法救了我,要不我早就沒命了,我所經歷的家庭魔難都是我前世的恩怨造成的,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我化解了恩怨,是大法改變了他,救了我們全家人,感謝師父給了我一個完整、溫馨的家。

我想用我的親身經歷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願天下所有有緣人都能了解大法真相,不再被中共邪黨所矇蔽, 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站在善良的一邊,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