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慈悲的救了對大法犯過罪的老伴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去年臘月二十三(過小年)中午,老伴喝了點酒,坐那打起瞌睡,當我發現時已過去一小時了。晚上老伴感覺有點冷,第二天有點暈,不想吃飯。我勸他去醫院看看,他覺的不必要。臘月二十六我感覺他有點不對勁,走路向一邊歪,臉色也有點發烏。在我的堅持下,臘月二十七去了醫院,醫生希望他住院詳查。因到年關,老伴不想住院,我擔心年間出意外,在我的堅持下臘月二十八入住離我家最近的醫院。

住院後做了全面的詳查,醫生把我叫到值班室,很嚴肅的告訴我:「病人的情況很不好,檢查出各個系統都有問題:肝、腎、腸、胃、特別是肺部大面積感染,你要有思想準備。」我一聽就懵了。老伴今年七十五週歲,不抽煙、經常喝點酒,量不多,一瓶酒喝五、六天,幾十年來很少生病,基本沒住過醫院,在無徵兆的情況下突發重病。從未經歷過這種情況的我一下子方寸大亂、無所適從。

我想到明慧網上一篇關於對大法犯罪遭惡報的文章:前新華社社長田聰明肺部大面積感染,幾天時間內在301醫院不治身亡。此人在新華社任職期間多次利用媒體誣蔑、誹謗法輪佛法,如今遭到天譴惡報。聯想到老伴十幾年的作為,只怕是天譴報應來了。

老伴受無神論、黨文化毒害很深。在邪黨十八年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我數次被非法關押、被非法勞教,家中多次被非法抄家,對他造成嚴重傷害,極度的恐懼造成他善惡不分。為求自保,昧著良心迎合邪黨,對我堅持修煉大法抵觸、甚至對大法犯罪。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他私自處理了我的大法書,並且口出惡言誣蔑大法,對師父不敬。十多年來,我一直苦口婆心講真相,但收效甚微。強烈的恐懼和滿腦子的無神論嚴重的阻礙了他明真相,今天面對天譴惡報也是他自己對佛法犯罪招來的。我該如何面對呢?

從臘月二十八夜晚開始輸液,每天掛吊針十瓶,臘月二十九~三十兩天間老伴出現大便失禁。大年三十晚上我回家給老伴洗衣服,快十二點時醫院護士打來電話,叫我趕快去醫院。我一路小跑趕到醫院,老伴打了兩天針沒見好轉,反而出現高燒現象。從大年三十開始一直到正月初五,每天靠藥物強力退燒,不一會就又開始高燒三十九點七到四十二度。

在最初的兩天時間內,我感到心力交瘁,孤獨無助。面對生命垂危、冥頑不靈的老伴,我想求助恩師又覺無顏開口。老伴一直對大法犯罪……

臘月二十九晚上抽空回家,我跪在師父法像前痛哭失聲:「師父啊!趕上過年遇上這種事,弟子咋辦哪?孩子不在身邊,我又沒經歷過類似的事,請求師父加持弟子渡過難關啊。」面對師父慈顏傾訴心聲後,感受到師父的加持,心裏一下感覺輕鬆了許多,也知道如何做了。一邊打電話通知女兒,一邊找醫護。

第二天就找到一位護工,女兒也坐長途客車趕回來了。但是老伴的病卻越來越重,初三下午醫生找我通告病情:「我們已盡全力,該用的藥、能用的辦法都用了,這樣高燒下去很危險,你們最好轉院。」我明白:老伴病危了,醫院不想他死在醫院裏,想把病人推出去。我和女兒商量後告知醫生:「病人不能再折騰,大過年的轉院路上出事了怎麼辦?況且家屬也經不起折騰了。我們全力配合你們,萬一不治也不會找醫院麻煩。」在我們的要求下醫生表示再想想辦法。

正月初五老伴連續高燒四十二度已五天了,醫生告知:「我們已經用了最好、最重的藥,他不退燒隨時會出現生命危險,明天準備轉入重症室,你們只能在外面看到他。」晚上,我再次跪在師父法像前:「師父啊!弟子無顏求師父救老伴,但也不想因他的去世再給大法抹黑,給不明真相的親朋、世人造成誤解。沒能讓他明真相,弟子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弟子沒做好,爭鬥心強、慈悲心不夠,弟子只想求師父再給弟子一次機會,給他一次機會。」

正月初六早上摸摸老伴退燒了,每天都是退燒一會兒又開始高燒。神奇的事發生了:從這天早上開始老伴再也沒有發燒了。不僅沒事了還食慾大增,想吃東西了。住院至今老伴就靠輸液,最多喝點稀飯。一下子想吃飯,還想吃肉,大便帶血的症狀也消失了。各種病症都一一消失。我明白是慈悲偉大的師尊不計舊惡給他延續了生命,再給他一次醒悟的機會。真是師恩浩蕩、佛法無邊啊!

醫生看到他突然好轉都感到不可思議,一遍一遍的給他查體溫,一再囑咐給他增加營養。醫生根本沒想到他會轉危為安,都想不到他是怎麼康復的,退燒後在醫院觀察一週後出院回家了。

回家後他感慨萬千,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還能回家,他說:「要不是你照顧的好,我這回活不了,全靠你。」我說:「這回是我師父救了你的命,我有甚麼本事?我的命都是靠我師父活到現在的。」我給他講了田聰明的故事。他說:「那麼大的官,那麼好的醫療條件都沒治好?」我接口說:「是呀,你和他一樣的病,那麼好的醫療條件醫院都救不了他。你能活下來除了我師父,誰有這本事?連醫生都不知道你怎麼好的,他們幾次找我說無能為力了,正準備把你送重症室,你好了。你不覺的神奇嗎?」他無語,這次甚麼不好的話都沒說。

回家後十來天,老伴迅速康復,完全恢復到健康時的狀態,又可以下鄉趕集買菜、購物了。現在我每天在家放師父講法錄音,他也接受了,不再反對、阻止了。

在此,我誠懇的勸誡那些曾經被邪黨無神論毒害的世人:神佛的存在是千真萬確的,想想我們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祖祖輩輩敬天信神,為甚麼不信我們老祖宗的話,要信西方撒旦魔鬼的邪說呢?!馬列邪靈禍害了我們近百年,幾十年的政治運動害死多少無辜良民百姓?為甚麼還要抱著這個要把我們拖入無間地獄的魔鬼邪黨不放呢?對神佛犯罪,天理難容啊!惡報臨頭時悔已晚矣!希望我老伴的故事對您有所啟示,早明真相早得救,機緣錯過不再來呀!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