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報河北衡水公安局長程蔚青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程蔚青(Cheng,Weiqing),男,漢族,一九六九年十二月出生,山西省介休市人,現任河北省衡水市政府副市長、衡水市公安局局長。程蔚青一直奉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政策,直接參與領導、指令、組織對衡水市法輪功學員的大規模、長期的騷擾、關押、抄家、判刑甚至是酷刑迫害。

程蔚青任職履歷

一九九六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三年六月任河北省委政法委研究室幹部、副主任科員、主任科員,期間二零零一年四月至二零零三年四月,掛職石家莊市公安局長安分局副局長;

二零零三年六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任河北省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

二零零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九年九月任河北省制止非法宗教活動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正處級)(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二零零九年九月至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石家莊市公安局副局長、黨委委員(正處級);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任衡水市政府黨組成員、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副廳級);

二零一三年三月至今任衡水市公安局局長(副廳級),以及二零一三年八月,兼任衡水市政府副市長。


程蔚青

一、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許豔香,衡水市深州市棉麻公司職工,因堅持修煉,不放棄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非法抄家、關押、洗腦,她和丈夫許瑞峰雙雙被單位無理開除,許豔香被非法勞教兩次,在石家莊勞教所抵制「攻堅組」轉化,在高陽勞教所被封閉單間,三次上繩、多次打毒針,還被活埋過,身心受到極大傷害。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許豔香離開了人世,年僅五十歲。

袁樹辰,衡水市故城縣人,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清晨,衡水市故城縣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袁樹辰當天被惡警酷刑折磨致死。

二、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案例

葛秀麗,衡水市景縣劉集鄉向莊村人,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衡水市公安局、景縣公安局、劉集派出所開著四輛車,大概二十餘人突然包圍了葛秀麗家,翻牆進入院內,不出示任何證據,強行把葛秀麗綁架並非法抄家,抄走現金六千七百元、打印機等大量私人財物。景縣法院在四月十八日對葛秀麗非法判刑八年,

崔榮芬,女,在衡水市景縣縣城居住,因為修煉法輪功,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五日被跟蹤綁架至衡水看守所非法關押。二零一六年二月四日,她家屬接到景縣法院審判長劉俊傑的電話,得知崔永芬被非法判刑兩年。

李玉想,衡水市深州市東安莊鄉西安莊村人,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深州市國保和衡水市國保開四輛車非法抄了法輪功學員李玉想的家,抄走大法書籍一百五十多本,《九評》若干,電腦主機一台,筆記本電腦一台,打印機兩個,EVD一台,現金若干。李玉想被衡水市和深州市警察綁架到衡水看守所。深州市法院於四月二十三日非法庭審,李玉想被非法判刑四年。

劉申新,女,衡水市桃城區何莊鄉馬村人。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劉申新因為貼控告江澤民的不乾膠,被衡水市河沿派出所綁架,被非法關押在衡水看守所,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在沒有通知家人、律師的情況下,她被衡水桃城區法院非法判一年。

李凌霄,女,安平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下午被安平公安局警察綁架,送往衡水看守所,經檢查身體血壓高,看守所強行把她扣留。李凌霄曾兩次遭非法庭審,被冤判七年。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上訴到衡水中級法院,在律師強烈要求從新審理的情況下,非法維持原判(並威脅律師),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五日將法輪功學員李凌霄劫持入獄。

尚玉申,女,桃城區人,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在向世人講真相時被惡意構陷,遭深州高古莊鎮派出所綁架,並非法抄家。被非法關押在衡水市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判刑四年。

周運璞、邢香蕊,深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在貼大法真相不乾膠時被大堤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深州公安局國保捏造材料報檢察院非法批捕,法院對兩人非法判刑六個月。兩人在衡水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六個月後回家。

三、兩起大規模綁架和判刑案例

(一)

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凌晨,在衡水市「六一零辦公室」的操縱下,衡水市公安局國保支隊警察聯合景縣、故城縣和棗強縣公安局統一行動,綁架了衡水市景縣、故城縣和棗強縣的十多名法輪功學員,未修煉法輪功的常人也遭警察毒打,致一孕婦流產,一房東被抓,一老人被送醫救治。警察還惡狠狠地叫囂「抓恐怖分子」。

警察綁架了在棗強縣開店的法輪功學員劉西衛和兒子劉兵,劉兵遭到酷刑折磨。劉西衛的妻子法輪功學員孫素英和七旬老母親同日也在老家景縣廣川鎮董古莊被綁架,家中的十一萬元人民幣及貴重個人財物被抄走。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景縣法院非法庭審孫素英、劉西衛,二零一五年四月五日景縣法院對這夫婦倆分別非法判刑七年、一年。

同時,衡水市國保支隊警察王斌和棗強縣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楊新雙帶隊,圍堵了棗強縣法輪功學員張洪國家,惡人如同劫匪翻越張洪國家的牆頭,砸碎房屋的玻璃,闖入屋內,意圖抓捕張洪國。張洪國不在,只有他的兒子和兒媳在此居住,張洪國的兒子據理力爭,遭到了警察的毆打。警察非法抄家後,隨即撲倒在棗強縣南關裕華小區的張洪國的另一處居所。據說警察調動三批人馬、十多輛車包圍張洪國所住裕華小區,第一批是消防兵,第二批是救護車及醫護人員,第三批是警察,綁架了張洪國及妻子張喜珍、女兒張明慧,並搶走家中電腦、打印機、現金等物及張洪國的汽車。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棗強縣法院對劉兵、張洪國與張喜珍進行了非法庭審,張洪國被非法判刑四年,張喜珍七年,劉兵三年。

當時,警察闖到法輪功學員陳玉英家中,因陳玉英不在家,綁架陰謀未得逞,警察之後又多次騷擾、恐嚇她的家人,年近六十歲的陳玉英被逼得有家難回。

同日凌晨,被中共警察非法通緝、被迫離家多年的山東省武城縣法輪功學員張恆玉、談鳳玲夫婦,在衡水市故城縣鄭口鎮租住的居所被綁架,他們的兒媳(未修煉法輪功)及三個小孫子(最大的五、六歲,最小的才七、八個月大)也一同被劫持,張恆玉抵制綁架,當場遭警察毒打,最後被戴上黑頭套塞入車中。張恆玉被判刑四年。

(二)

在衡水公安長期監聽監控下,組織大批警力於二零一五年八月底至十一月相繼綁架了桃城區的毛雅寧、龐立濤、王永昌、董華新、趙小梅和冀州區的劉千里等六名法輪功學員,並關押到衡水市看守所。隨後,衡水市公安局長程蔚青向衡水市委、市政府遞交報告,聲稱「查獲法輪功大型資料點要案」,試圖顯示自己的所謂「政績」。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衡水市董華新等六名法輪功學員被桃城區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審。十二月十五日第二次非法庭審。在法庭上,董華新依法為自己做了無罪辯護。他說,在中國沒有任何一部現行法律規定法輪功違法,並要求公訴人拿出法律依據,公訴人無言以對。二零一七年九月六位法輪功學員被桃城區法院非法判刑,其中董華新被冤判九年,並勒索罰金三萬元,龐立濤被判刑六年半、王永昌被判刑四年半、毛雅寧和趙小梅被判刑四年、劉千里被判刑一年半,並勒索罰金數萬元。

四、非法庭審、拘留案例

楊七星,女,七十二歲,桃城區大麻森鄉侯劉馬村人。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楊七星在鄰村貼法輪大法好真相不乾膠時,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惡意構陷綁架到麻森鄉派出所,後非法關押在衡水市看守所。衡水市桃城區法院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對楊七星非法庭審。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楊七星被迫害得身體虛弱,右大腿骨被摔成骨折,生活不能自理。桃城區法院這才讓她取保候審回到家中。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上午,衡水市桃城區公安分局和麻森鄉派出所四個警察開著公務車,闖到楊老太家中,他們不由分說,強行架著身體虛弱的老人往外走,被非法關押在衡水市看守所。

王寶玲,女,六十九歲,桃城區彭杜鄉人。在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中共惡黨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的「敲門行動」中,由於不配合不法警察對她進行騷擾,拒絕讓他們進入家中。彭杜鄉派出所的四、五個警察強行進入王寶玲家中,非法抄家,將家中存有的大法書籍、《明慧週刊》等非法抄走,並將王寶玲綁架到衡水市看守所非法關押,後王寶玲被非法批捕。

王寶玲被送看守所非法關押時,血壓就高達一百八十,被勉強收下。她在被關押期間,突發高血壓三次,每次都昏過去。第一次是九月份,被緊急灌藥控制;第二次是十月份,此次更為嚴重,高血壓昏厥被救醒後,被餵食降壓藥後血壓仍高達一百九十;第三次是十一月份,又突發高血壓昏厥,緊急大量吃藥後,血壓才降下來。由於屢受摧殘,她身體嚴重虛弱,渾身浮腫,而且由於藥物刺激,胃部嚴重損傷,只勉強進食一點點,生命受到嚴重威脅。在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臘月二十七),王寶玲被非法庭審一次。衡水市桃城區法院於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再對法輪功學員王寶玲非法庭審。

劉榮梅,女,桃城區人,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五點左右,衡水桃城區東門口派出所兩個惡警在「敲門行動」中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劉榮梅家,看到屋裏有《九評》,就給國保大隊惡警打電話,結果來了幾個警察,進門後大肆搶掠,搶走電腦一台,打印機二個,切刀一台,粘皮機、塑封機各一台,還搶走了全套的大法書、師父法像和六七十本《九評》。惡警們去劉榮梅單位,把她叫出來後抓捕了她,並搶走了公公婆婆剛給她為孩子治病的三千元錢(劉榮梅的兒子因病正在河北省石家莊住院)和手機一部。衡水市桃城區法院在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星期五)非法庭審了法輪功學員劉榮梅。

孫麗,深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在衡水市安平縣法院被非法開庭。家人請的律師,在證據方面和辦案程序方面,指出公訴人提交證據不足,和辦案程序不合法。因此,法院方面以證據不足,將案件退回深縣公安局補充材料,孫麗一案,再審另行通知。

尹春梅,衡水市桃城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從石家莊返回衡水時,在石家莊火車站因身份證信息顯示出是法輪功學員,當即被帶到車站派出所盤查,因內存卡中有法輪功的東西,被康復街派出所警察押回後非法拘留十天。

五、進行「敲門行動」實施迫害

二零一七年,中共「十九大」召開前,中共指令各省市執法機關執行「敲門行動」。「敲門行動」要求地毯式逐個排查所有在一九九九年時煉法輪功的學員,盤查還煉不煉了,人人過篩。惡警到每個法輪功學員家騷擾都是開著警車,身穿警服,肩頭佩戴攝像頭。此次「敲門行動」一直持續到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比如,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日早七點三十分,衡水市桃城區新華路派出所三名惡警身穿警服,到法輪功學員劉淑君家騷擾迫害。劉淑君剛打開門,就被兩名惡警強行按住胳膊,另一惡警去各屋抄家,抄走師父法像一張,台曆二本,法輪功書籍一本,並給劉淑君錄像。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衡水市人民路派出所相關人員再次到法輪功學員劉蘋母親家敲門騷擾。當時劉蘋母親正在熬中藥,以為是鄰居,就打開了門。他們自我介紹「我們來過」,其中一人不經劉蘋母親同意一隻腳踏進家裏,另一個在門口站著。他們朝劉蘋母親索要劉蘋的電話號碼,被劉蘋母親拒絕。又問劉蘋何時回家,劉蘋母親回答「不知道」。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下午,一男子又到劉蘋的母親家敲門騷擾。該男子敲開門之後索要劉蘋的電話,聲稱「想跟她聯繫聯繫」,遭拒後又想探尋劉蘋何時回家探望母親,也未遂;最後要走了劉蘋弟弟的電話號碼。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六日下午四點多,桃城區康復街派出所的四個人來到法輪功學員陳玉家騷擾,其中一人佩戴攝像設備,當時陳玉不在家,他們問陳玉是否還煉法輪功,如果不煉了,就從黑名單中去除,還說知道他兒子在哪裏住,知道陳玉在哪裏上班。陳玉的家人沒讓他們進門。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衡水市安平縣公安局警察伙同大子文鄉派出所警察七、八個人闖入法輪功學員喬娜然家,企圖綁架喬娜然,因她不在家,警察就把喬娜然的丈夫、兒子作為人質抓到派出所,說是讓喬娜然回來換她的丈夫和兒子。喬娜然的兒媳婦正在月子裏,受到重大驚嚇。

二零一八年八月十日,衡水市冀州區新上任沒幾天的國保大隊隊長和市區派出所一警察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劉會興,問他是否還煉功,還問劉會興的兒媳婦煉功不?並問在哪住,還說照相是為了人臉識別……嚇得劉會興的八十多歲的老伴腿哆嗦,吃不下飯。

六、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和騷擾主要案例

據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大陸一百八十九個城市綁架分布表顯示:衡水市綁架法輪功學員二十九人,排第十二位,二零一九年上半年大陸一百三十八個城市騷擾分布表顯示:衡水市被騷擾法輪功學員為二十八人,排名十一位。比如:

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衡水市冀州區冀州鎮派出所警察騷擾法輪功學員路明竹,叫她去派出所一趟。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衡水市饒陽縣城鎮派出所警察綁架法輪功學員王敬好,非法關押到衡水市拘押所。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一日中午十一點多,王家井鎮大徐村張淑合遭綁架與非法抄家。其中惡人非法抄走大法書和大法真相資料。當天下午張淑合被送往衡水市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衡水市冀州區法輪功學員任信菊在市區講真相時,被市區派出所綁架。隨後警察又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李海革家中,強行將其帶走,並搶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十二日,警察再次闖入法輪功學員李志君家中將她非法帶走非法關押。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