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接受批評 在大法中成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八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於二零零三年得法。我得法的過程非常快。那時,我們只有《轉法輪》的英文譯本以及師父的九講錄像。在觀看講法錄像的第三天,我的身體被淨化,我立即停止了飲酒和吸煙。我漆黑的臉變的清晰,我黑暗消極的思想也變的積極正面。當時我周圍的那些不好的人,像魔法一樣,一下子都離開了。每天心裏想的都是要怎樣做好。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讓我走出了普通人海市蜃樓的深淵和不確定性。對師父的這種感激我是不會忘記的。如果我沒有得到大法的拯救,我真的不知道今天我會在哪裏。謝謝師父!

二零零四年,我在佛學會舉辦的國際法會上遇到了來自不同地方的許多同修。同年,幾位同修從布宜諾斯艾利斯來到圖庫曼,我們買了一塊黑板,打印了一些煉功的照片和有關迫害真相的信息,一年來我們用它作材料在步行街講真相,開始了正法時期的修煉。明慧網從一開始就是我的支柱,我幾乎每天都閱讀這個網站,藉此了解其它國家的同修講真相的情況,以及中國同修如何克服比我們複雜得多的苦難和考驗。他們的深刻體悟帶給我更加專注和清醒的認識。

那年,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來阿根廷。我們帶著橫幅在希爾頓酒店前面和平示威。一群中共暴徒襲擊我們。我只留下了一面書有「法輪大法」的旗幟,我被四個暴徒圍攻,他們對我拳打腳踢,想把我的橫幅搶走。我緊緊抓住旗幟,我被打倒在地上,但只感受到打的聲音,而不覺的痛。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最後,我保住了橫幅,暴徒逃走了。

現在回想起我早年的修煉,「向內找」並不是做的很好,我不是很理解其內涵。二零零五年,我完成了學業,搬到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在那裏我參加了西班牙語大紀元。講真相是當時最重要的事情。我們學法,並出去講真相。我們不放過遇到的每一個人。當時,我覺的講好真相很難,因為我們自己對所發生的一切理解不深,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阻擋人,讓人不想聽真相或不接受真相。許多人說:「中國太遠了,與我們無關」,等等。由於大家正念配合,堅定的持續講真相,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的認識越來越清楚。謝謝師父發表經文指導我們。現在的情況完全不同了。

在參與推廣神韻中去人心 修煉走向成熟

二零零九年,神韻第一次來到阿根廷。推廣神韻的過程深深的暴露了我強烈又頑固的執著。在演出前,我們幾個人負責發傳單,其他人負責接洽或發布新聞。我一直向外看、看別人在做甚麼,我總是心裏不平。我的強烈的執著給我個人和救度眾生方面造成了很多損失。因為我老向外看,在推廣神韻的時候我和其他學員發生很多爭執。我既固執又驕傲,不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或指令。因為他們比我年輕,我看不起他們,或不尊敬他們。這和師父要我們保持一顆謙卑和寬容的心的要求正相反。

記的有一年在推廣神韻的時候,因為有一位同修不斷批評我,我甚至要跟他打一架。另外一次,一位同修午飯時間打電話給我,想給我一個建議。但自負的我覺的我的主意比較好,我打斷了他的話。後來事情進行的結果證明我的主意並不好,搞的午飯因為交通擁擠不能即時送達,我們不得不走路到街上去買。我覺的很慚愧,每次想起這事我都要向師父道歉。

我記的另外一年推廣神韻,我們正在派發傳單,一位學員跑來跟我說:「你不好,那寫在你臉上了。」我很生氣,忍不住發脾氣。回頭看,我想問題是我沒能把證實法和提高心性結合在一起。到底為甚麼要讓我不舒服呢?現在我明白了。如果我沒有執著,就不會對別人的評價而生氣,生氣本身不就表示我錯了嗎?

我發現自己當時的問題是沒有向內找,沒有認識到之所以會被批評是因為我的心性有問題。我很多次都犯同樣的錯誤,當有人指出我的錯誤的時候,我覺的他們是在攻擊我,批評我,對我不公。這些都是人的情緒和執著。人的一面是這樣看事情的。

作為一個修煉者,我理性的認識到這些執著是我必須去掉的。沒有人攻擊我,沒有人想讓我不舒服。他們都是看到我的缺點想幫助我提高心性的同修。就看我是想做一個修煉人,還是一個常人;區別則在於學不學法,以及是不是能夠理性的認識法。

現在,我變了。師父告訴我們要接受批評,要向內找,要無條件的配合。不提高心性,不去掉執著心和帶著各種不好的念頭,就做不好三件事。但我花了好多年才明白這個道理,也花了好多年才能夠實踐。師父告訴我們:「人得在實踐中真正的去魔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1] 謝謝師父!

神韻連續多年蒞臨阿根廷。經過這幾年的魔煉,改變了自己心性差,不理解正法時期修煉,堅持己見,以及證實自己的狀態,終於走出了自己強烈的執著,開始能夠無條件的與同修配合。

神韻推廣的那幾個月真的很辛苦,我很晚才上床睡覺,因為我們要準備神韻的晚餐,然後清理廚房……但我還是早起學法,然後去推廣神韻,然後工作。每天做的真的很累。我記的一天我在家學法,學完後,我把《轉法輪》放在胸口上,感覺我無法表達我當時的感激之情,流下了眼淚,腦子裏沒有任何想法,我只是感激,儘管經歷了疲憊的日子,但我更覺的珍惜法。我有時候覺的成為一名修煉者的快樂是這個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換不來的。我再也無法成為一個只為自己而活的人了。

珍惜修煉環境

我在一個常人的公司工作了九年之後,一位同修發起了一個項目,以便大家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又有更好的修煉環境,還能傳播大法,讓更多人了解迫害的真相。他們問我是否願意參加。這對我來說是一個重大決定。因為我當時有一個很舒服的工作,我每年有大約一個月的假期,我已經有了多年的年資,我也有相當好的福利。但我沒有多想,就加入了這個項目。

沒多久,我開始每天都被人指出問題。我很不願意在人前丟臉。幾乎每次開會,我都被指出問題。當然,這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我在很多方面都做的不好,例如,我懶惰、狡猾、脾氣暴躁,還撒謊。不過,我完全否定他們說的一切,我很生氣,我對每一件事都有解釋,但幾乎所有的解釋都是別人的錯。還說:「你批評我這個,你自己也做了很多錯事。」我沒有向內找,而是往外看別人。因為對我來說,他們也都做錯了,所以他們沒有權力告訴我哪裏做的不對。另外,在我與同修的互動中,我收集了他們做錯事情的紀錄。這種狡猾的心態是我自我保護的外殼,以防萬一他們想說我甚麼的時候,保護自己人的一面免受傷害。

師父說:「一個人在修煉中會有很多關要過,造成的原因是從人出生以後就在不斷的對人類社會認識中產生著各種各樣的觀念,從而產生執著。因為人類社會就是苦難與利益享受並行的世界,人生就是有很多的苦難,無論你有多少錢、甚麼樣的社會階層。因為痛苦會使人難過,從而人自覺不自覺的就會對抗苦難,目地是想活的幸福一些,因此在追求幸福中人就會形成如何使自己不受傷害、如何好過、如何才能在社會中出人頭地、功成名就、如何能獲取更多、如何成為強者,等等。為此,在有了這些經驗的同時,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觀念,經驗又在實踐中使觀念變的頑固。」[2]

師父也指出:「比如中共邪黨文化中有一個說法,叫別人做好時自己得首先做好,那麼有人幹壞事時被別人指出後就會說:你還沒做好你別管我,你要管我你得首先做好。」[3]

有一次,我再也受不了批評了;在我看來,批評太過份了,情勢對我太不利,而且聲浪太大。我生氣離開了公司。當我回到家時,我覺的有些不對勁。在內心,我以為我已經忍受了太多。幾天後學法,我讀到一段讓我反思的話。

師父說:「所以我過去講,大法弟子作為一個修煉人,看問題和人應該是反過來的。有的人覺的碰到不高興的事了就不高興了,那你不就是個人嗎?有甚麼區別呢?碰到不高興的事的時候,正好是你修自己的時候、修心的時候。過去宗教中不是講向內修心嗎?現在的人你別聽他講,他不一定知道真意是怎麼回事。真正的去修你自己,碰到矛盾了、碰到問題了看自己哪錯了、我應該怎麼去對待,用法來衡量。大家想想,這不就是修煉嗎?無論你出家也好、你在家修也好,常人能這樣做嗎?不能的,你不就在修自己嗎?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不斷的碰到這樣的問題,不斷的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斷的修你自己。那麼如果修煉人這樣看問題,用正理修自己,你們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興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煉、你要想脫離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來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眾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師正法,這不是給你提供方便、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嗎?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給你鋪路呢嗎?你為甚麼不高興呢?」[4]

讀完這段法,我明白我做錯了甚麼。我開始背這段經文,也讓自己平靜下來。他們給了我另一次機會,我再次加入這個小組。我覺的這是一個轉折點。從此,我在被人批評後會更加覺醒,最終能在被批評時保持冷靜。現在我認識到,儘管我學法,講真相,發正念,但如果人家指出我的問題時,我的心如果沒有根本改變,那就不是真正修煉。師父說:「每一關、每一難都存在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1]

我意識到我有很強的自負心。我以前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這也是阻礙我修煉的一個因素。自負會讓人捍衛自己錯誤的價值觀或成績。一些修煉者放不下過去所做的事情,並認為自己很能幹,當有人指出自己的缺點時,他們無法接受,因為他們放不下過去的所謂的成就。真正的成就是那些修煉後擺脫了執著,對眾生起了慈悲心,並全心全意助師正法得來的。

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在集體修煉的環境中,用法來衡量自己,逐漸改善了自己的性格,心情也隨之改變。回顧過去,我幾乎要說我認不出以前的自己。當然,考驗每天都還是有,我似乎離同化「真、善、忍」還很遠。在這個環境的三年修煉比我在常人公司工作的九年要好的多。在那九年,我得到的是更多執著的累積,但在修煉中沒有進步,因為在那裏每個人都和睦相處,講話友善。我在那種環境下隨著時間的流逝日漸放鬆自己而不自覺。

結語:

我已經修煉了十六年,但只有在最近的三、四年中,我對大法修煉的基點才有了一些了解:理解到高層次的法是高於常人的道理的,還有「向內找」。我覺的自己以前沒有這樣做,至少不是經常這樣做,所以給自己和當地的環境都造成了損失。

此外,多年來我看到,一些同修是如何在人心的作用下離開了集體的,這種人心混雜了很多心,而且用常人的觀念不容易辨識。常人的觀念是甚麼呢? 「我有我的看法;我也在做三件事;我也跟隨師父」。但是,這些不是法的原則。我們不能「照著我們的理解」,我們必須無條件的按照法,法要求我們彼此配合。這很困難,但就應該是這樣,因為在彼此配合的時候,我們會看到自己的錯誤,人家也會指出來,我們聽了會不舒服。這是師父安排讓我們去除執著的。

我必須承認,自己有些暴露出來的執著心到現在還在表現。但是,另一方面,我很感謝師父的巨大慈悲,一再給我改善的機會,一遍又一遍,點化和鼓勵我。我也看到同修們按照法,開闊他們的胸懷,他們是世上最好的人。今天我在這裏,是因為我想更加努力使自己同化大法。

我希望我的體會對其他人有所幫助。我也希望那些不出來的同修,不要避開衝突和困難,不執著於人的一面。一旦放下了人的一面,他們將會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待他們現在看到的事物,那是你同化法,看到自己變化的時候。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二零一九年阿根廷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