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得法修煉 共同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一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現在已經修煉兩年多了,下面我想說一下我得法的過程和修煉經歷,與同修交流。

以前的我抽煙、喝酒、打遊戲,還有很多惡習,接觸大法是在我結婚時,因為岳母是學大法的,當時我只知道大法真相,卻不了解大法到底是幹甚麼的。

直到兩年前,得法後的妻子經常在我耳邊講述大法的美好與神奇,那時我雖然沒看大法書,但是相信妻子說的話,我的內心感到非常的震撼,妻子還跟我說,我當時打的遊戲裏的角色在另外空間都是靈體,那是在殺生,然後,我突然覺的玩遊戲沒多大意思了,我覺的是妻子經常向我講述大法的美好,使我人的那層殼被一點點瓦解,最後明白的那一面徹底清醒了。

那個時候正逢我出現消業狀態,渾身起小紅疙瘩,開始只有一點癢,後來發展到全身痛癢難耐,妻子說這是好事,是師父幫你消業呢。當時我雖然沒學法,卻也相信是師父在給我消業,心裏還覺的挺高興。那時候,我玩遊戲的癮還沒有完全戒掉,妻子就藉機勸我說:「師父這麼辛苦給你消業,你卻在另外空間繼續殺生,你別再玩了。」我當時雖然沒說甚麼,但是心裏產生了一個念頭:「過了年,我也看看書、學學法。」

沒過幾天,家裏來了兩位同修,和妻子在供有師父法像的佛堂裏說話,我在打遊戲的間歇經過佛堂屋門口時,那兩位同修把我叫了過去,說要和我嘮嘮。聊天的過程中,一位同修叫著我的名字說:「你該學法了。」就是這句很簡單的話,使我聽後很自然的答應了,心想以前就有要看書的念頭,不如現在就看看。那位同修見我點頭後,激動的眼裏泛起了淚花,我當時還有點不理解,心想不就是同意看書學法了嘛,至於那麼激動嗎?

直到我學法一段時間,懂了很多法理後,才明白這位同修為甚麼如此激動,能夠聞到佛法對於宇宙中的生命來講是多麼的殊勝與幸運啊!

第二天,我就開始看書學法,初學大法的那種感覺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我終於明白人活在世上的真正目地是甚麼了,越是學法,我懂的就越多,好像突然夢醒了一樣。

那個時候,身體的紅疙瘩也表現的越來越嚴重,自己半夜總是被癢醒,身上甚至被我撓出了血,那種日夜不退、又疼又癢的感覺使我的耐心被消磨到了極限,心裏有些煩躁,想著怎麼還不好。

沒多久,我在和妻子學法的時候,讀到了師父在海外的講法,法中的字句點悟了我,我突然悟到是因為我得法晚,所以師父讓我抓緊趕上來,所以把病業給推的快一點兒,我當時看完這段法後,心裏很高興。

從那以後,只要半夜被癢醒,不管幾點,我都起來煉功,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叫我起床淨化身體呢,就這樣,沒過多久,身上的紅疙瘩就全好了,相比於我以前的那些不好的惡習,師父只用了兩個多月就給弟子消完了,這其中不知道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多少,師父的洪恩無以為報。

隨著不斷的學法修煉,我深深的領悟到大法弟子的責任和使命。我的父親是一個說一不二的強勢男人,他是個老黨員,因為被邪黨矇蔽的很深,所以不同意我修煉。他知道妻子學法後,曾跟我說過:「你要是學法輪功,你就不是我兒子。」

我怕他不讓我學法,所以我一直沒敢告訴他自己修煉的事,但是修煉人和常人是不一樣的呢,我得法後的一舉一動,雖然有時自己覺察不到,但是在常人看來變化簡直太大了,因為修煉人的場是個祥和慈悲的場,而且我一個抽了二十年煙的老煙民,都能把煙戒了,一切的一切讓父親察覺到我也修煉了。

一次,我帶著兒子去探望父母,他專門把我叫過去告誡說:「你可不能煉法輪功啊!」當時我習慣性的順從的點了頭,回到家後卻越想越不是滋味,越想越難受,想到師父為我操了那麼多的心,為我承受了那麼多,我流下了痛苦的淚水,在心裏對自己說:「你也配當大法弟子嗎?你還是師父的弟子嗎?你就在一個小小的壓力面前都不敢承認自己是大法弟子,不敢承認自己修煉了!」想到這,我決定堂堂正正的去告訴父親我修煉了,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

我帶著孩子再次來到了父母家中,父親看明瞭我的來意,剛見我坐下,就問我說:「你是不是煉法輪功了?」我聽後一愣,並堅定的說:「是!」他聽後很憤怒,就開始罵我,我沒被他的情緒帶動,心裏邊不斷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的邪惡因素,邊求師父加持。他罵完後,我用平和的語氣跟他講真相,他似乎接受了一點,雖然他被矇蔽的很深,但是我相信慢慢的他會徹底明白的。

二零一七年的秋季,我認識了幾位青年同修,其中同修C已經多年不學法了。有一次,她應邀來我家做客,之前妻子和我每晚都給C發正念,以清除她背後干擾她學法的邪惡因素,這次妻子跟她談話,發現她還記得師父的講法,這使得後面的交流變的很順利,最後這位同修答應重拾大法書,並加入集體學法中來,我們聽後很高興,知道這是師父在安排我們結緣並互相幫助。

在之後的集體學法中,每次去學法小組時,我會開車先接上附近的同修A和B,然後再去接上同修C,大家一起去同修D家學法,單程就需要四十五分鐘左右,路雖然遠,卻風雨無阻,內心裏覺的這都是應該做的、是好事,一點也不覺的辛苦,我覺的那就是我的責任和使命。

自從參加那個學法小組後,我感受到了自己的昇華,同時不斷的給這些年輕同修發正念,希望他們都能勇猛精進,就這樣,持續接送同修們去學法點,年輕同修們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尤其那位同修C,每每交流時,她都會說起自己在單位裏守心性的故事。我和妻子同修看到這樣的變化心裏很高興,同時也悟到,幫助同修其實就是在幫助自己,同修的提高和改變更能促使我們精進。

後來,越來越多的年輕同修開始回歸大法,答應來我家參加集體學法的同修E便是其中的一個。第一天晚上,我按照之前的約定去樓下等他,結果等了快二十分鐘人還沒來,我就在心裏想,可能是路上堵車,再等一會吧,因為我覺的能不打電話就最好不要打,這是個安全問題。又過了十來分鐘他還是沒有來,由於天很冷,我實在等不下去了,就給他打電話詢問,誰知他說自己已經出差了,沒有我的聯繫方式,就沒告訴我,我聽後只覺的他不能來學法很可惜。

在下一次的約定時間裏,我仍然提前下樓去等他,大概半個小時後,又沒看到人,給他打電話,他很歉意的說忘記了,並說下次一定來。我知道這是干擾,很希望他能抓緊來學法,就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干擾因素,第三次,同修E終於來了。從那以後,每到約定時間,他都能準時參加學法,交流時,這位同修的法理也很清晰,他說自己只是缺少了一個這樣的環境,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

兩年來弟子感恩師父的苦心保護與慈悲苦度,今後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實修,做好三件事,圓滿隨師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