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安排 讓我明白怎樣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回顧我與同修給世人講真相的經歷,剛開始是我騎摩托帶著同修到幾十里外的農村,見到人就講;見到有門開的,就打招呼進門,坐在炕邊與樸實的農民講大法的美好和勸三退,講退了,再送給一本真相小冊讓詳細看看,完全明白了告訴家人,讓他們也平安。

一次,給坐在門口的幾個農村大嫂講明白了真相,她們說,像你們這樣堂堂正正的才對,看看我們經常在門口撿到的小冊子(大法真相),他們偷偷摸摸的不應該。我們向她們解釋了,不管怎樣,都不容易,因為迫害還在發生著,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好。

我每次帶二十多本真相小冊子,面對面發,剩下的就挨門挨戶放到沒能講到真相的人家門口。

後來,我又自己騎摩托或帶著同修,到幾十里的集市講真相,來到集市那個情景,像雷達搜尋目標一樣,找蹲著的講,找坐在手扶車上的講,見到正在行走的與他打招呼講,一個集市能講退二十五、六人,少的也能講退十二、三人不等。儘管辛苦點,但能救人,心是甜的。

一次在集市,給一個蹲著的男子講真相,他應了一句,拿出手機給派出所某人打電話,說一個法輪功在他這,讓過來,他打著電話,我繼續給他講,我說,我就是為你好,你怎麼能這樣?後來聽電話裏說,他在外面辦事,不能過來。講完後,我跟他說,你想一想,你這樣做對嗎?我起身走了,又到別處講去了。

那時,頭腦中想的很簡單:法輪功是佛法,大法這樣好,世人被矇蔽,告訴他們別跟著遭殃。

出門講真相時常常背著師父的法:「大法徒講真相 口中利劍齊放 揭穿爛鬼謊言 抓緊救度快講」[1]。

我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日與世人講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被派出所綁架,勒索家人5000元錢;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派出所三個穿著便衣的男警察又闖進我家,搶走了我四十多本大法書、煉功用的小音箱和一部份大法真相光盤、真相掛曆、小本子等物品。當時,我七十多歲的公爹也在場。

我丈夫是一個很膽小、很孝順、很節儉的一個人,經歷了這連續的魔難,他受不了了,說日子沒法過了,提出與我離婚(他本意是不願意的),我知道是我這出問題了,痛苦的向內找,找到了一些執著。也很理解丈夫的痛苦,自責自己沒有做好,讓家人跟著遭難。但一個大法弟子是不能停止救人的,我從此調整了我救人的項目至今。

近階段,該項目遇到了困難。此刻面對自己,意識到自迫害後,自己心中生出很大的怕心。看到堅持面對面出去講真相的同修,望著她們的背影,心中只有肅然起敬,尤其是那些百折不撓的同修,但自己現在卻很難邁出這一步。

近期我讀同修寫的文章《我對「能」的修煉體悟》,其中有這樣一段:「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學法有點基礎,有一段時期心態很正,也很穩。當時大家主要對具體怎樣做有些彷徨,想到法裏講:「正法傳 萬魔攔 度眾生 觀念轉 敗物滅 光明顯」[2]。一下明白,現在不就是萬魔攔嗎?要解決就要轉變眾生觀念,使其心變好。如果人腦中不好的思想、敗物都沒了,那不就光明顯了嗎?這正是覺者度人的事啊,從內心深處認識到要講清真相。」

師父說:「你思想中想的是甚麼,在另外空間裏我的法身甚麼都知道。」[3]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借同修的悟道,讓我也明白了師父的法《洪吟》〈新生〉的另一層內涵。原來我對師父這個法的認識僅侷限在個人提高方面,認為師父是要我們在救人方面轉變觀念。

此刻從師父的這個法,我也彷彿看到了師父正法的一些情況:眾生在劫難中,被魔控制,魔主要從思想觀念的微觀方面控制,中共是邪靈的人間代表,邪靈通過邪黨的會議,各種媒體、各個部門,尤其學校灌輸邪靈的思想,讓變成中國人自己的思想觀念,再進一步達到毀滅人的目地。師父正法來了,萬魔出動,師父賦予大法弟子們能力和使命,大法弟子們走出來了,各種形式一齊動,有通過網絡的,有通過電波的,有面對面的,有寫的,有說的,有在大陸的,有在國外的,一個目地,轉變眾生的觀念,讓魔無處藏匿,徹底被銷毀殆盡,眾生因此得救,宇宙光明大顯。

我儘管弱小,微不足道,但我是師父正法中的一個粒子,師父說:「對煉功人講,人的意念指揮著人的功能在做事」[3],我已有了一定的能力。

我面對的眾生,首先是自己。師父說:「道家把人體視為一個小宇宙,很有道理」[3]。我是自己宇宙的主,我修的如何,關係到我小宇宙眾生的存亡。我已入在迷中,在濁世的污染中,自生命誕生那天也在受著邪靈灌輸的控制中,自己的思想、觀念反映出的是邪靈造就的黨文化。很幸運,我被創世主選中,與師父和法同在,在我不斷的同化法的過程中,我的小宇宙就在不斷的純淨中。

我面對的眾生,有我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他們是來幫助我或來與法結緣求得救的,修好了自己,才能救度他們。師父說:「氣與氣之間沒有制約作用。人在高層次中修煉的時候出功了,發出的是高能量物質,這確實能夠治病,能夠制約病,能夠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卻不能夠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夠徹底治病的。」[3]

我面對的眾生,有工作中的,有生活中的,有我在主動尋找中師父給安排來得救的。

救人,是面對被邪靈控制的眾生,只有慈悲和正念才能救得了眾生。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4]。我們救人的過程就是為轉變他的觀念。跟他講,不管他的觀念轉變過來沒有,沒有白做,因為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講出的已清除了他空間中的一部份邪靈因素。當我修出了慈悲,理順了這一切,我感覺我處在光明中,沒有了無奈和無助,有一個強烈的願望,儘快修好自己,因為我面對的眾生不是一般的生命,都是高層次上來的,控制眾生的也不是一般的生命,是邪靈和舊勢力,但我有師父和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快講〉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新生〉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