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實修 大法挽救了瀕臨破碎的家庭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我是二零一零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二零一二年,我丈夫過世後,我一直住女兒家。那年年底,三十八歲的女兒(當時未修煉法輪功)在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中,生下了一可愛的女嬰,全家人無比高興,尤其是女婿(未修煉法輪功)更興奮,說他之前夢見鳳凰了。

可是,還沒享受幾天添孫女的喜悅,女兒和女婿突然就開始頻繁的「戰火」,女婿經常為一丁點兒事就暴跳如雷,扯破嗓子高聲叫罵,又打又砸,整個樓都聽得到,常嚇得孫女哇哇大哭。自此以後,他也不上班了,不幹家務,整日看手機,外出玩,說太累了,不如把房子給賣了,申請安居房住等等,甚麼不可思議的想法都出來了。

有一次,女兒得了面癱,嘴歪得幾天沒吃好飯,但為了生存,還得去上班。他整天玩,也沒見對女兒說一句關心的話,盡是責怪,劈頭蓋臉的數落,還越說越氣,甚至雙手勒女兒的脖子,說要殺女兒,弄得差點出人命!幸好我在場,勉強平息「戰火」。

女兒勤快,也溫順,只是哭,不敢還嘴。多次矛盾後,我的心裏埋下了對女婿的氣恨、抱怨,整日在驚恐憤怒中度過,就怕不小心踩著「地雷」了,陷入常人事物的表面理中;弄的無名之火呼呼上竄,腦子中翻江倒海地鳴不平:女兒這麼辛苦,起早貪黑為這個家,剖腹產生下個「滿意」女,正需要經濟來源,家庭的溫馨,卻出現這個「懶人」,還得搭上我這七十歲的老娘,這究竟是咋回事呀!

女兒上班一個月工資三千元,又添了個女兒,四口之家經濟肯定困難了,我將退休金拿出來交房貸,自己還要出生活費,但是,以後的日子怎麼辦呀?每天還「硝煙瀰漫」的。我要不修煉,我才不在這兒受這等氣呢。這樣下去,我怎麼幹好「三件事」呢!心裏煩透了的時候,就希望他們離婚,女兒也想解脫。但女兒也剛走入大法修煉,知道點法理,也知道這婚不能離,那怎麼辦?

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我們開始用法來對照。師父說:「人在矛盾當中,在人與人之間那種摩擦當中甚至超過那種痛苦。我說身體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過去了。人與人之間勾心鬥角的時候,那個心是最難把握的。」[1]

開始時,我們娘倆含淚而忍,這樣去掉了部份怨恨心、利益心,努力維持這個風雨飄搖的家。也知道修煉人不能和常人一樣,要高標準要求自己,可是談何容易,總是反反復復。自己一大早起床,忙這忙那,上午講真相完了回來了,他還懶洋洋的在心安理得的吃早餐、水果,並絲毫沒有感恩的心,不時還要罵這嫌那,氣恨的心又翻出來。

我們家為啥這麼差呢?我們也很少向內找,背地還嘮叨他,怨恨他,心想攤上了,就當養個老爺吧,都是他的錯,自覺還做的滿好的,心想恨了他,他不會知道吧,其實,這不好的一念也會產生不好的物質,給人帶來傷害。師父講:「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知道我們離真正修煉人的標準差太遠了!

我帶著女兒開始認真學法、實修,向內找,把發現的怨恨心、爭鬥心、利益心、怕吃虧的心、執著親情的心等等,全部拋棄掉。我開始背法,層層法理展現出來:「達到羅漢那個層次,遇到甚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總是樂呵呵的,吃多大虧也樂呵呵的不在乎。」[1]師父還講到古代劉邦大將軍韓信的故事,韓信是個常人,卻有大忍之心,能忍受「胯下之辱」,能幹大事,我們是修煉人,師父引領我們要救度眾生,要開創未來的新宇宙,我們卻因為蠅頭小利裹腳不前,多慚愧呀!

我要離開這個環境,那倒是清靜了,可到哪去找這麼好的剜心透骨的修煉環境?從此,我們把向內找到的壞東西全部扔掉,壞想法剔出乾淨,背後不再議論他,切實修口、修意,真誠關心他,理解他,並適當和他交流,採納他的合理的意見,讓他感到家庭的溫暖。

我和女兒這徹底的一變,在師父加持下,我也清除舊勢力利用來操縱他的因素,如此一來,他突然就變好了,不但性格脾氣變溫和了,還表示要出去找工作,真象換了個人似的。這次女兒生日,他主動去買了蛋糕表示心意,並且有時還幫助幹點家務了。

驚喜呀,我簡直太高興了,細細想起來,這突然的變壞、變好,全在幫助我的修煉過程中,是師父利用這些讓我們修心性的呢!大法法理引領著我們,讓我們心性一步步提高、昇華,這法理簡直太美好了!

堅冰融化了,困境走出了,家庭和諧幸福了,我們修煉人向內實修,我們永遠沐浴在師父的洪大恩澤中。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