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萊蕪市六旬王傳英、任秀英被非法判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萊蕪市鋼城區法院和鋼城區檢察院合謀,對兩位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女學員王傳英、任秀英進行所謂的「審判」,連續五次開庭因缺乏證據草草收場,有關人員竟然暗箱操作,於十二月二十日通知王傳英、任秀英家屬:王傳英被冤判三年十個月,任秀英被冤判一年八個月。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萊蕪市鋼城區法輪功學員王傳英、任秀英,被惡人誣告,遭鋼城區公安分局城子坡派出所所長王和永、崔漢芳帶著六、七個警察綁架、非法抄家(王傳英的家被抄走一皮卡車的私人物品),並劫持到萊蕪看守所非法關押。

王傳英的家被抄後,她女兒也被強行帶走訊問,手機被搶走。此後,城子坡派出所所長王和永、崔漢芳向王傳英的家人勒索現金4000元,任秀英被勒索5000元,家人受到極大的精神傷害。

任秀英被綁架後,家人通過各種渠道搭救,被非法關押37天後被所謂的「取保候審」。期間警察一直沒斷了找她,並要求她定時去簽字,後來任秀英意識到不應該配合這些不明真相的警察,縱容他們繼續做壞事,就臨時去親友家住了幾天,警察又讓她女兒找到她,謊稱讓她前去簽最後一次。結果任秀英被警察扣留,被非法關押在萊蕪市看守所。

十一月中旬,萊鋼法院又一次對王傳英和任秀英非法開庭,程序未走完就草草收場。十二月中旬再次開庭,同樣未宣判就收場。萊鋼法院公然違反法律程序騙取錢財,逼迫王傳英家屬交罰款10000元錢,欺騙王傳英家屬說,現在還沒判先交罰款;還威脅說,如果不交,等判了刑也得強制交。

王傳英年輕時身體就很瘦弱,氣管不好經常咳嗽,身體稍有不適就感冒,並且還患有風濕病,身體時常疼的動不了。由於常年病痛的折磨,三十來歲的人看上去比同齡人蒼老許多,脾氣也變的暴躁。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王傳英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與人為善,處處做一個好人,身體很快康復。她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美妙,暴躁的脾氣不見了,變的和藹善良,對生活充滿了希望。

王傳英發自內心的感激李洪志師父的救命之恩,感謝這拯救世人的高德大法。可是,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悍然發動了對這群善良人的迫害,眾多不明真相的世人,被邪黨的謊言欺騙,帶著仇恨的心理對待法輪功與法輪功學員。為了世人能夠明白真相得救,不要在天滅中共時做邪黨的陪葬品,在法輪功修煉中親身感悟受益多多的王傳英、任秀英和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不畏共產邪黨的殘酷迫害,開始了漫長的講真相歷程。

有不明真相的人說:覺得好自己在家煉就行了,不要出來講,不要參與政治,不要和共產黨對著幹。在不公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是做人的基本權利。比如說,一個善良的人被壞人欺負了,那麼這個被欺負的人不能申辯,申辯是不對的。有這個道理嗎?那不是縱容壞人做更多的壞事,更多的好人要受氣嗎?如果有這種認識的人,自己也被欺負的時候,是不是也希望有人為自己仗義執言呢?

法輪功修煉者重視內心的修為,不會去追逐名利,不參與政治。一直以來不是有人用升官發財誘惑修煉者放棄修煉嗎?說一聲「煉」就判刑,說一聲「不煉」就放人,真正明白人生真諦的修煉人沒有一個放棄的。法輪功修煉者叫人退黨,不就是遠離政治嗎?共產黨所說的政治不過是用來整人的一頂帽子,五十多歲往上的人都可能記得,文化大革命的時候誰要不參與政治就說誰的思想落後,要拉出來遊街批鬥的。僅僅幾十年的時間,整個都反過來了,誰要搞政治好像犯了甚麼大罪,就要抓人判刑。法輪功修煉者對政治不感興趣,只是實事求是的把真相講給世人,讓世人明辨是非,清醒理智的選擇自己的未來。共產黨在歷史上和現在正在幹著的對中華民族犯下的滔天罪惡。

信仰屬於意識形態範疇,是思想領域的事。「思想不能構成犯罪」、「信仰自由」、「宗教自由」已經成為人類社會的一種文明共識。《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王傳英、任秀英信仰並修煉法輪功是《憲法》所規定的宗教信仰自由的具體體現,是《憲法》賦予法輪功修煉者的權利。任何個人或國家權力機關都沒有權力干涉他人的信仰自由。

法輪功修煉者信仰並修煉法輪大法,不但沒有危害社會,恰恰相反,絕大多數修煉者都達到了無病一身輕,道德昇華,變的心胸寬廣,真誠善良。因為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和道德力量的感召,上億人都加入到了法輪功的修煉中,並帶動當時整個社會人心向善,好人好事層出不窮,社會道德風尚為之一新。正因為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的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迫害,社會風氣一落千丈,坑矇拐騙、假冒偽劣泛濫成災,假煙、假酒、地溝油、毒奶粉、毒疫苗屢禁不止,權錢交易、冤假錯案、貪官污吏遍及社會各個階層,共產黨的各級官員們帶頭污染著整個社會。

鋼城區法院和鋼城區檢察院誣陷王傳英、任秀英的罪名,是根據刑法第300條「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二零零零年五月公安部認定的十四個邪教組織裏沒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日人大常委會頒布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組織的決定》也沒有提到法輪功。最高檢察院《關於辦理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也沒有提到法輪功。現行的法律及司法解釋都沒有法輪功是邪教的規定。法輪功沒有組織,更不是邪教組織,而是使億萬人身心受益、道德昇華、人心向善的高德大法。正與邪是有天理來衡量的,不是有哪個政府或黨派說了算的。難道符合了共產黨及共產黨內某些人的意願時,正的可以說成是邪的,邪的也可以說成正的嗎?這樣的政府能讓人相信嗎?

王傳英、任秀英只是普普通通的公民,普普通通的法輪功修煉者,她們有甚麼能力或權力導致一部法律和行政法規的不能在實際中應用或施行呢?王傳英、任秀英破壞了哪一部法律和行政法規,以及破壞了哪一條法律從而導致該法律或行政法規在實際社會生活中得不到貫徹執行?!

人在做,天在看。鋼城區法院和鋼城區檢察院及公安局的有關人員,為了眼前的利益,違背自己的良心,罔顧事實,肆意羅織罪名,誣陷王傳英、任秀英並非法判刑,給其本人及家庭造成極大傷害,並且是在迫害善良的好人,都將面臨正義的審判,善惡必報。


鋼城區法院:
庭長劉豐濤 0634-6882066 6213983 13176341117
主任張振華 0634-6881992 6881646 13963480299
刑庭庭長 杜某 0634-6880395
鋼城區檢察院:
院長 亓民 3011601 15606343716
職員郭大偉 3011609 15666345071
城子坡派出所
所長:王和勇 18963488567(工作電話)宅電 0634-5646230 13561738999
倪鑫 5646136 13306348778
崔漢芳 辦5646309 15020856950 13563459110
張洪全 5646311 15906342999 15906342999
呂宗和 5646312 宅5646232 13326225616
朱應生 5646310 5646213 13563437696
呂紅波 5646242 13396345151
任立新 5986969 15263495266
梅慶春 13563438589 13561735376
譚永貴 15866343960 13863470669
時秀山 5646315 6602112 13563447744
朱秀朋 15387283065 15163455312
亓同 6046065 13963490150
高琛 5646313 15006821985
鋼城區公安分局:
局領導 蘇國華 0634-5646001 6287261 5913891 13306345081
國保大隊
許莉 大隊長 18963495715 13806340359
王文敏 教導員 18963495822 13306346099
李秋鳳 副大隊長 18963495885 15806345868
張其軍 18963495736 13963495678
鄭子華 5646012 8852898 13616342777
陳壯英 5646112 18963460564 13563436266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