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興安盟突泉縣工商局梁立新兩次被非法判刑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梁立新女士曾在內蒙古興安盟突泉縣工商局工作。由於家庭的不幸,身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學了很多亂七八糟的氣功,花了很多錢,身體沒得到絲毫的改善。

一九九八年經人介紹修煉法輪大法,一遍《轉法輪》沒看完,困擾她多年的問題都在書中找到了答案,很多人生中不可解的問題都在看書中漸漸的明白了。不知不覺中曾經折磨她的精神衰弱、胃痙攣、關節炎、膽囊炎等病都痊癒了,從此梁立新開始了身心健康的快樂人生。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梁立新曾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還曾於二零零四年和二零一三年分別被非法判刑七年和三年半。下面就是梁立新在這麼多年中遭迫害的經歷。

一、進京上訪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梁立新和三位法輪功學員進京為法輪功上訪,定在遼寧省大石橋集合,臨上前往大石橋的火車前,梁立新給家裏打個電話,電話是梁的丈夫接的,梁的丈夫在電話裏說快回來吧,單位找你呢,再不回來就甚麼都沒有了,工作沒有了,家庭沒有了,甚麼都沒有了。

梁一想到法輪大法遭迫害,還是進京為大法討公道話重要,就下定決心去北京。到大石橋火車站準備買去北京方向的車票時,過來幾個地痞無賴模樣的人,以查身份證為由(他們當時沒帶身份證)綁架了她們。

她們被非法拘禁在大石橋派出所一宿,由於不報姓名,第二天惡人把梁立新等人綁架到當地敬老院,那裏的條件極差,有個精神病人唱了一宿,有的人在走廊小便,吃的只有高粱米粥。

敬老院的負責人問梁立新叫甚麼名字,說不說名字就不讓出去,梁立新一想也不應該在這呆著呀,就說了地址,然後興安盟突泉縣公安局就來綁架他們了,結果來綁架的車撞大樹上了,車撞壞了。

後來公安局長張某某和崔姓隊長等人又開兩輛車來綁架他們,還有個女警,對梁立新等人非法搜身,身上的錢都被他們拿走了。

梁立新問往哪送,崔姓隊長騙梁立新說往家送,卻把她直接被綁架到看守所,看守所每天吃玉米麵、大馇粥,關押了六十一天,被非法勞教兩年半。

二零零一年二月份,梁立新被關押到興安盟紮賚特斯圖牧吉女子勞教所,該勞教所的一中隊特別邪惡,沒被「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白天幹活,晚上回來罰站、上刑。每天在食堂吃飯時梁看到一個法輪功學員,是個二十歲左右的小姑娘,腿被打折了,走路一跳一跳的,還看到絕食的法輪功學員,被四、五個犯人按倒在地就灌食。

梁立新被關押在二中隊,二中隊「轉化」的邪惡手段是,天天灌輸和集中看那些洗腦的東西。時間一長,梁立新被洗腦轉化了。之後就出去幹農活,早上三、四點中就出去幹活,中午休息一個半小時,晚上七、八點鐘結束。每天幹活十三、四個小時。有一天梁立新被累得躺在床上起不來,去食堂吃飯都去不了了。

半年多的時間,整個人瘦了一圈,體重下降三十多斤。每天度日如年,苦不堪言。這樣的日子過了一年多。

二、製作「公審江澤民」展板被舉報迫害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梁立新到興安盟一家製作牌匾店,製作「全球公審江澤民」橫幅,當時特意沒把幾個字按順序排,還是被店裏女老闆舉報,梁立新被興安盟烏蘭浩特市公安局綁架非法關押在興安盟看守所。

在看守所梁立新不配合穿黃馬甲,不配合坐板,不吃飯在床上躺著,第七天時一個警察叫梁起來,梁不起來,警察就命令屋裏的所有人都動手拽梁起來,她們沒拽動,還給她們累的夠嗆。

第十五天突泉縣公安局把梁立新劫持到興安盟突泉縣看守所繼續迫害。三個月後梁立新的脖子下面突然長了一個包,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十五天後梁就起不來床了。

這期間梁立新被非法判刑七年。

梁的身體很虛弱,看守所所長倪偉光怕承擔責任就把梁送醫院檢查,好幾個院長會診後也沒說甚麼,第二天警察就把梁綁架到內蒙古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那時梁立新全身疼痛,睡覺翻不了身,床位還給安排的是上鋪,室內十個人,不讓梁睡覺。她們一直說話到晚上十二點,說是隊長讓這麼做的。

白天還得出工,白天幹活八、九個小時,晚上還加班,每天都幹十個小時活。吃的也不好,饅頭的面都是發霉的,土豆都是生芽爛的,白菜也是爛的。

梁的脖子上的包越長越大,來回上車間幹活,別人看了都嚇一跳,這樣還被迫繼續出工幹活。後來包出頭了,出了三個頭,警察就強迫梁到醫務室取膿,三條紗布二尺長,往三個出頭的地方塞進去再拉出來,把膿帶出來。然後強迫換藥,吃藥,吃得臉發黑。空腹吃藥刺激得胃痛,梁就不再吃了。

每年的十一月份,監獄搞所謂的「攻堅戰」,法輪功學員每個人單獨一個屋,被兩個犯人包夾,採取的手段有不讓睡覺、罰站、電棍電、還有用邪悟人員的歪理邪說引導邪悟等。

梁立新表面上妥協了,但心裏沒有離開法輪大法。在這樣的痛苦煎熬中度過了四年多時間。

三、發放神韻光盤被便衣舉報

二零一三年四月份,梁立新面對面發神韻光盤,被便衣警察舉報,突泉縣公安國保韓姓警察等人把梁立新綁架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梁立新天天煉功,背誦能背下來的法輪功經文,有一天周所長把梁立新叫出去,說因梁立新煉功就關禁閉一宿,第二天接到上訴維持原非法判刑三年半的通知,當天就被劫持到內蒙古第一女子監獄迫害。

到女子監獄直接被非法關押到所謂的「攻堅組」,在那裏不讓說話,不讓隨便出入監舍,每個法輪功學員被兩個包夾看著。上午、下午各做兩個小時小板凳。

有個叫康健偉的男隊長,據說上過惡人榜,他每天到各個監舍走,然後找茬以各種理由把各個屋裏的人集中到一起辦轉化班,強迫看污衊法輪大法的紀錄片。

有個經濟犯叫王曉梅,是梁立新被關監室的小組長,每天都強迫梁說一段轉化班上課內容,上課時梁不聽,王曉梅的問話梁就回答不出來,梁就被體罰站著,不讓睡覺。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獄警還讓犯人往每個人的床鋪上掛犯人標誌的胸卡,不讓掛,她們就往地上、牆上、廁所等地方掛法輪功師父的像,中午休息的時候梁立新就到廁所把師父的像拿下來,她們知道是梁拿走的,隊長把梁叫到辦公室用電棍電。

她們還讓梁坐師父的像,梁趁他們不注意把粘在凳子上的師父的像摳下來,她們看梁坐的很自然,一看沒有師父的像,她們就再讓梁坐有師父像的地方,梁就撞暖氣片抵制她們的惡行。

有個經濟犯叫雲玉梅,曾經是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成立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的,她就說梁是裝的,有個叫袁偉的犯人把師父的像掛在不敬的地方,梁好心告訴她不要那樣做,她就開始罵梁,還打梁的嘴巴子,都打出血了。

後來梁被調到另外的房間,梁的上鋪的法輪功學員因不掛犯人標誌的胸卡,康健偉就打她,梁立新去擋,康健偉就狠狠地踢了梁的胯骨一腳,疼了好幾天。

康健偉又把梁立新上鋪的法輪功學員叫到辦公室,她被打得上鋪都上不去,梁就跟她換了鋪位,樑上上鋪,那時梁立新的血壓高壓200─220,低壓120─130,惡人就往梁的菜飯裏拌藥,梁發現後菜飯都不吃了,惡人就強行給梁灌藥。

康健偉被惡魔附體像瘋了一樣,有一次有個法輪功學員老太太看了他一眼,他上去就給老太太兩個嘴巴子。

康健偉還揚言說這個遭報那個遭報,我要遭報我就服了,結果不長時間他的妻子就得了重病,他去護理。

四、結語

江氏集團發動的這場迫害,不僅讓梁立新本人多次失去人身自由遭受非人的迫害,同時也讓梁立新的家人承受了巨大的壓力和精神摧殘,在梁立新第二次遭受迫害期間,梁的母親因擔心和牽掛女兒的安危,再加上內心承受巨大的恐懼和精神壓力,母親含冤離世,梁在非人的迫害中還要承受這迫害造成的失去親人的痛苦。

另外在梁遭受迫害期間,在二零零三年職工漲工資時,梁不僅被開除公職,同時中共株連單位職工不給漲工資,所以這場迫害不僅是法輪功本人遭受迫害,也在迫害法輪功的家屬,同時也在迫害不明真相的人。

所以梁立新把所受到的迫害揭露出來,警醒並正告那些曾經迫害過法輪功學員的人,你們才是受害最深的也是最可憐的生命,希望你們都能清醒,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每個人都在這場迫害中擺放著自己的位置選擇著自己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