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景點講真相的心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四日】

突破怕心講真相

七年前,我剛開始到景點講真相勸三退時,有一顆強烈的怕心──怕陸客那濃厚的腔調我聽不懂;怕遇到會大聲吆喝鬧事的;怕問我一些事情我答不出來;怕我說不好時,他們會誤解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是和我一樣的等等。經過多次學法後,我想,我得法不就是想當個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嗎?怎麼能怕這、怕那的呢?師父說:「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1]

我不再逃避,我要用正念清除講真相勸「三退」的所有怕心,我想,有時師父藉由同修的話來鼓勵我,這是我的誓約,也是我助師正法要走過的路。

拉近距離 講清真相勸「三退」

星期日我到國父紀念館講真相。一團一團的陸客都是導遊要帶著去看衛兵交接典禮的。當導遊帶著陸客進門前都會交代注意事項,這時我只要微笑保持和善,等導遊講完話後,我再邊問候導遊:「導遊好,帶隊平安,導遊辛苦了!」邊遞上大法真相報刊給陸客,我會說:「手上的報刊您都可以拿著等休息時間看看,或待會看完衛兵交接典禮來看看這些展板,這都是在國內看不到的。」雖然他們有些人會不理睬我,有的會說些不好聽的話,或瞪我幾眼,但是我告訴自己,臉上要保持笑容,給陸客留下美好的印象。師父說:「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2]我想總是會有師父安排來的有緣人啊。

有一位大叔提早出來靜靜地站在展板前面,我發現他看得入神,就走到他身旁,就像是一同旅遊的朋友似的問他:「您沒去看衛兵交接典禮啊?」他表示沒去,我笑著說,「您真聰明!」就開始跟他講真相,告訴他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只是因為學煉的人超過了共產黨黨員的人數,因此江澤民起了妒嫉心才鎮壓的。您想想,若真是一個不好的功法怎麼能洪揚全世界呢?「四﹒二五」事件是法輪功學員到信訪辦和平上訪,怎能被說是圍攻中南海呢?我們在這裏只是為了還原真相。因為迫害和活摘器官依然在發生著,我和全球一百多個國家的大法弟子都是用自己的時間及休假日來告訴不知情的人。最後我問:大叔,自二零零四年底至今的全球「三退」大潮您知道嗎?您是黨員嗎?大叔說不是,我說:「您加入過共青團嗎?」大叔說沒有,但戴過紅領巾。我告訴他:「團、隊是共產黨的附屬組織,也都曾經舉著拳頭髮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的。共產黨執政以來所做的一切壞事,所有加入過它的組織的人也是要與它一起承擔責任的。我們希望好人一生平安,我幫您取個化名-叫『忠明』退出中共的少先隊吧?這位大叔清楚的回應說:「好!」我囑咐大叔記住今天的日期和退隊的化名,以後若再有熱心的退黨義工要幫您退,就不用再退了,只要聲明退一次就行了。他表示記住了。

曾經還有五位陸客也是提早出來等其他人,有男有女,其中的兩位女士和我眼神交接時,她們上下打量著我,我微笑說:「祝你們玩得愉快!」後來他們一群人就圍著我,一次面對這麼多人,我心想,這是講真相的好機會啊!其中一位說:「你看起來挺善的喔。」我說:「人之初性本善啊,不善大多是環境所導致的。我相信您也有一顆善良的心。」她又問我:「你是法輪功的啊?」我用喜悅的表情看著他們說:「是啊!我身旁就有天安門自焚真相的大展板。」我馬上手指著自焚那張照片說:「一個人若真的著火了,能這麼安安靜靜坐在那兒等人家來滅火嗎?我們的手若燙著了會疼的跳腳,很明顯這是造假的嘛!」他們聽著都點點頭,開始認真的看展板。他們邊看邊聽我說:「法輪功沒有政治要求,只為了讓大家知道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我們堅持在這裏講真相,是因為迫害還沒有停止。你們小時候都戴過紅領巾,你們在那個環境下不得不這麼做,現在你們都明白了,也要為自己未來生命的美好做選擇啊!用化名退出中共和附屬組織,是不影響生活的。」當有人露出猶豫的表情時,我會說:「我也不認識你們,只希望你我這份機緣能帶給你平安。」這時,最早和我聊天的那兩位女士,接受了我給她們起的化名,高興的退出了他們加入過的黨、團、隊,其中一位還說:「我就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三位男士也過來詢問我給他們甚麼化名呢?

一群人都開開心心的三退了。

對導遊講真相

有時陸客還沒出來集合,導遊會先出來等大家,這時也是讓導遊了解真相的好時機。我就問導遊:「您今天帶的團才第二天喔?」導遊回我說:「不是喔,等一下就送機場了。」話匣子打開後,我接著問:「那你們不就是從南部玩上來的?」導遊說:「是啊!」我就問導遊了解法輪功嗎?導遊笑笑點頭,我說:「導遊了解了,要支持正義喔。我們在景點講真相,不只是要讓大陸的人知道,也要讓不知情的人了解到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尚未停止,活摘人體器官也還在發生著。我和那些被迫害的人同修一部大法,我們不能因為我們在民主自由的環境下修煉就不管大陸的同修被迫害,更何況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們的師父要我們凡事為他人著想,器官移植是要大愛捐贈的,可共產黨卻用最惡毒的手段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我們告訴不知情的人也是為了避免他們成為幫兇或受害者啊!」這時,導遊似乎更明白了,就回應我說:「你們給的報刊資料我沒有不讓他們拿。」我立即豎起大拇指給導遊一個讚:「您這樣就對了!」

對台灣本地人及外國人講真相

在台北西門町,自由行的人很多。在這裏我會對他們說:「一起支持正義,一起反迫害,全球義舉希望有你的參與,聯署徵簽,一個簽名就是一個救人的希望。」當他們停下腳步時,我會再詳細的講清真相,讓他們更明白,之後再徵簽。

在101景點,晚上,有很多韓國、日本、陸客、馬來西亞、新加坡、越南、泰國等國家的遊客,人來人往,許多人喜歡在101大樓前拍照留念。微笑是全世界的共通語言,我向遊客微笑打招呼後,再遞上各國的真相傳單。有一次很特別,遇到兩個男生,其中一人一看就是韓國人,另一個人沒開口,但我看應該是台灣人,他們在拍照,我拿韓國的真相傳單給韓國人,告訴那位台灣人說你可以跟他說怎麼拍才可以取全景,還有這張傳單是韓文,大家都有知情權,結果我才剛講完,那位韓國的年輕人用有腔調的國語說:「我知道,我知道!」哇!原來他聽得懂國語。於是我就跟他們講真相。看那位台灣年輕人有點想逃離的樣子,可這位韓國年輕人卻一直跟我響應及互動地說他們國家也有報導,我想,他們都明白了,我就隨口問了韓國年輕人怎麼說中文說的這麼好?他告訴我,他是小時候移民到中國讀書的,到了長大一點了,才回到韓國。我趕緊補上說明帶過紅領巾為何要聲明退出中共少先隊,他很快就明白及同意退出了。我心裏明白,這都是師父安排來的,只要我們願意走出來,就會遇到有緣的眾生。

比學比修 跟上正法進程

我平日要上班,所以下班就把時間都安排在學法和景點講真相上,把所有空檔時間都安排上了。隨著時間累積次數增多,講真相也越來越知道如何去面對了,也因此,面臨的考驗,及要提升的標準也越來越高了。

在景點講真相時,有的同修做法是先讓眾生看展板,不要去打擾,有的同修想抓緊機緣,不想錯過,而趕緊要講真相及勸「三退」,同修們都有一顆想要助師正法的心,我想大家能在一起也是被安排來的。曾經有同修指正我說:不要靠近,讓眾生先看展板。我當下配合了,但心沒有放下,就覺的我自然狀態下接近才能有機會講啊!

其實這是在考驗我有沒有一顆證實自己的心,師父說:「如果你在證實法,別人說你甚麼你都不會動心。如果別人衝擊了你的意見,衝了你的氣管,你覺的不舒服,你如果在別人針對你哪個問題對你提了反對的意見或者不同意你的意見、你覺的不舒服的時候,你要起來反對、辯解,因此造成跑題與不顧,哪怕是最善意的辯解,你都是在證實自己,(鼓掌)因為你沒把大法放在第一位,此時你最放不下的是自己。」[3]

我在景點有時也煉功,狀態不好時,曾被同修指正動作不對。我知道自己有顆不能被說的心,這也隱藏著愛面子的心。謝謝師父的安排,也謝謝同修對我無私的指正,讓我能在修煉上快速地察覺及調整好自己,更加精進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以上是我最近在景點講真相的心得。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