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在舊金山中國城講真相修煉點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九日】讀了二零一八年美中地區大法弟子法會的《堅持在中國城講真相的發言稿,我很受啟發。

我從大陸來到美國舊金山快三年了。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中,我遭到被綁架、劫持、拘留、關押、非法抄家多次,被非法判刑三年,監外執行。在所謂的三年監外刑期間,我辦好了護照及簽證,買了機票,在師父的保護加持下順利的來到美國。

在美國自由的社會裏,環境寬鬆,緩解了在大陸受壓抑的心情,能面對面講真相,不用擔心被綁架了。師父說:「唐人街那地方恰恰是中國大陸人集中光顧的地方,所以你們不能夠放鬆那裏,不能夠失去這塊能夠使大法弟子發揮更大作用的地方。」[1]

我一來,就在舊金山發真相資料,沒想到這裏一些華人也受共產邪黨謊言的欺騙,受黨文化毒害,有些人不想了解真相,遞給他真相資料,他把頭扭過去,有的還瞪眼睛,有的還罵人。嘴上大聲叫手指著罵:「漢奸漢奸」,還有喊:「你還拿共產黨的工資賣國」等等, 被邪黨謊言矇蔽的人中共和中國分不清。我也為這樣的人感到惋惜。

我被一個中年婦女罵過三次,我聽不懂廣東話,我也不生氣,只為她不願接受真相而難過。還有一次一位中年男士說:「你這麼大年紀了還幹這個?你來多長時間了?」我說來二十天了,他說:「你二十天就找到工作了?每天賺多少錢哪?」我說:「我告訴你真相,沒有人給我一分錢,我不求你甚麼,只是為你好。你明白真相會有福報!」我給他講了江魔頭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為甚麼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三退保平安等,他聽了後,沒說甚麼,雖然他沒三退,但還是把真相資料拿走了。

每遇到這種情況,我與同修一起交流、學法。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我反省,是我自己修的不好,法沒學好,是我沒有修出慈悲心,講真相不到位,有很強的做事心,急於求成的心。慈悲不夠,所以能量場不強,打動不了別人的心。我從大法中悟到,現在的人大多數是從高層來的,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們都在等著得救。

為了更好的講真相,我每天都堅持四個整點發正念,另外三點、九點分別加發一小時的正念,每天堅持學法煉功,不斷調整自己,儘量做到心無雜念,心態純淨,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

兩年多來,我主要是在舊金山中國城發真相資料,勸三退。從世界各地來舊金山旅遊的人很多。在師父慈悲保護和加持下,我遇到了幾件這樣的事。

有四個年輕人從大陸來這裏旅遊,我問他們:「是從大陸來的嗎?聽說過三退嗎?」他們說聽說過,但都沒退。我跟他們講為甚麼要三退,從邪黨的無神論到歷次的整人運動,再到邪黨如何迫害法輪功,如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如何做好人,勸他們三退。他們聽了後都爽快的說要退。我給三個人起了化名,到第四個時,我想:起個甚麼名呢?正想著,他爽快的說:「我姓劉,叫劉正。」很順利的都退了。我心裏也很高興,但馬上又想到我不能產生歡喜心。是因為我有想救人的心,師父的法身就把有緣人送來了,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

還有一次,有兩位中年西人走過,拿著照相機在拍照。我以為他在給他家裏的人照像,我就往邊上躲,他揮手示意要給我拍照。我從沒見過這種場面,很驚奇,於是就站在那微笑著讓他拍照,照完後,他念:「法輪大法好!」並豎起大拇指OK!拿著真相資料面帶笑容走了。我在想:他們可能是看我這滿頭白髮的老太太那麼精神,覺的不可思議,覺的很驚奇。不少人走到展板前駐足傾聽大法音樂,有人照相,有的人想學功,有的人要請師父的大法書,也有的做了三退。

有一個開餐館的老闆走到展板前,我跟他講:「這是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信息。」並告訴他現在還在繼續……我還告訴他法輪功是高德修煉大法,修真善忍,教我們祛病健身做好人等。他聽了很想學功、很想看書,我告訴他上明慧網可以找到師父所有的著作。現在他已經走進大法中來了,每天學法煉功,他說希望有一天能和我們一起煉功。神韻演出時,我叫他來看,他看了神韻演出後,給我發來短信說:「我昨天晚上看了神韻,感慨頗多啊,可能我不太了解,但是你們辛苦了。」

還有一次,有三位年輕的英國記者,在展板前拍照錄像。我給他們講煉法輪功前,我有嚴重的心臟病,神經衰弱等等,煉法輪功後都好了。又告訴他們法輪功是高德修煉大法,是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使人道德高尚,利國利民,百利而無一害。我還講到江魔頭為甚麼迫害法輪功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其中一位在他的手機上打出英文,再翻譯成中文字,上面寫著:「謝謝!非常感謝讓我得到這些信息,我絕對會去深入了解法輪功。我真的很感激您花時間,這麼努力的給我解釋這一切有關法輪功的功法和理念!」最後我們合影留念。遺憾的是我當時沒留下他的電話。

還有兩位西人遊客,他們在展板前攝像,也給我攝像。一位女士拉著我的手聽著大法弟子的歌曲翩翩起舞。她說她很喜歡大法弟子的音樂,可是當時找不到懂英文的人,沒辦法交流,後來我請他們留下電話和名字,同修說他們是西班牙人。

後來我搬家,每天去市政廳廣場煉功講真相,與中國城不同的是這裏每天都有旅遊車,每天都有幾趟旅遊車,下車後有照像的,有進市政廳裏參觀的,從車上下來人不放過機會,跟著追著講,有時也幫著照像。遇到有緣人每天都能退幾個,有時在公交車上遇到有緣人也能退,覺的這一天沒白過,心裏也很踏實。

二零一七年六月中國城人員不夠,協調人又要我去中國城。當時心裏第一反應不想去,可嘴上又不好意思說,中國城的特點是:那裏來來往往人也不少,都是匆匆而過,留不住人,相對三退的少,可是沒有偶然的事情,這事遇到自己頭上,自己也反思自己是老學員,也做過協調人,也知道要整體配合,過去也經常跟同修說要整體配合,我還是不情願的去了。心裏也明白這是正法的需要。不能自己想幹甚麼就幹甚麼。

到中國城後,在學法過程中,向內找自己,我為甚麼不想去?還是想追求表面的東西,想求名,每天退幾個有緣人,這是實惠的,還有點成就感,面子上也好過一點。這不是虛榮心的表現嗎?喜歡做表面上轟轟烈烈的事情,這也是黨文化的在自己身上的反應。再往深裏找,就為私為我自私自利的私心,師父教導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與師父的教導相差何等遠,自己還不自之,真是感到羞愧。師父說:「棄其表面只見人心」[4];「三退不是目地,講真相救人是目地。」[5]

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要聽師父的話,「既然是修煉,在我們修煉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情。」[6]我兩次被安排在這個環境中,這是緣份,無論我是否能理解我所遇到的一切,師父的安排對每個大法弟子來說一定是最好的,合適的,就是給自己提高的。師父安排我在這裏講真相救人,這是我要完成的使命。

我深深的體悟到,只要心性提高上來一點,只要用心去做,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師父就把有緣人安排到我身邊來,很明顯的每天接真相資料的人多了,《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發的很快,有時還不夠發。我每發一份資料,就道一聲謝謝。以前幾天也退不了一個人,現在有時一天退三到四人,有的是全家退。有一個張女士她的父親入過三青團,文革時被整的死去活來,告訴他的子女都不要參加共產黨的組織。她只入過隊,並把她先生和兒子也退了。一位姓朱的先生給他講真相後,知道他在某工廠工作,那個年代為了入黨累的吐血,一身病。他看透了共產黨假惡暴,選擇退出邪黨組織。例子很多。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世人越來越覺醒。

我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在中國城,餐館發單子的服務員,經常和她們交談,再和她們講真相也容易退了。掃街的女工很年輕,站在那休息,我走到她跟前說,近來這地方路面比以前乾淨多了,你們辛苦了。她聽了很高興。我一聽她國語講的比較清楚,我說你不是廣東人吧?她說她是廣東人。我說你國語講的不錯。她聽了也很高興。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她說她知道。我跟她講法輪功在國內受迫害的情況,法輪功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也講了為啥要三退。她說入過團,很爽快的退了。

我在公交車上見到有緣人,我總是主動打招呼,然後再講真相勸三退。一次我在車上發真相短信,坐在兩邊的人看到後說:「這麼小的字你都看的到?」我說:「是啊!比這小的字我都能看的到。」他們異口同聲的說:「啊,真厲害!」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以前我也帶二百度的老花鏡,煉功後不戴了。」我給他們做了三退。其中一人說:「那個年代在大陸讀書,成天念毛的語錄,甚麼也沒學到,把人害苦了,老毛頭不是好東西。」

從大法中,我悟到救人急,要多救人。師父說:「過去的宇宙結束了,新的宇宙開始了。這個不是一個小的概念。」「把這個修的好的生命直接轉換到新的地球上去,把舊宇宙的眾生更新後去新的宇宙,從來沒有過的事情。」[7]

我悟到:更新的生命那不就是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認同法輪大法好,認同真善忍好嗎?目前還有一些人不願聽真相,我總覺的無能為力,我的修煉離大法的要求差得很遠很遠。

在正法最後有限的時間裏,我要牢記師父教導,真正實修,不負師恩,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有緣人,讓師父少為我操心,努力做個合格的大法弟子。弟子叩謝師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師〉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