兌現誓約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六日】

優曇婆羅花開我家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上午,天氣格外晴朗。我在家裏學完兩講《轉法輪》後就開始整理和打掃書桌。我把抹布搓洗乾淨後就開始擦拭桌子和上面的東西。當擦拭書桌右邊的書架和零散的東西時,不知為甚麼我順手就把一個灰色的塑料盒的盒蓋打開了(平時很少打開,直接擦拭表面),正準備用抹布擦拭盒蓋上的灰塵時,突然發現盒蓋的裏面有六朵盛開的小白花,其花形渾圓,猶如滿月。我仔細看後發現很像是優曇婆羅花。就立即打開電腦上網查看,對照網上的優曇婆羅花圖片確定是此花後心裏非常的激動,知道這是師父用這種方式在鼓勵我,讓弟子精進實修,不要懈怠。我馬上雙手合十謝謝師父。

時光荏苒,歲月如梭。轉眼之間就到了二零一八年,這束盛開的優曇婆羅花已經陪伴我在修煉路上走過風風雨雨六個年頭了,至今仍然綻放如初。

緊鎖的鐵門推開了

二零一三年至二零一五年期間,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大法真相,我上網查找本市內和郊區趕集的具體時間。因為那裏是人員流量大、人數密集的地方。我把這些信息收集起來,按星期一至星期天的順序整理出在不同地方、不同時間以及坐哪路車等內容簡單的製作了個表格。以便查找。這樣再根據路途的遠近合理的掌握著自己出行的時間。當時我主要以發放真相資料和光盤救人為主。

那段時間不管是嚴寒酷暑,還是風雨交加我幾乎是每天早上出去,接近中午時趕回家。儘量不錯過和全球大法弟子一起整點發正念,然後吃過午飯後就開始上明慧網查看是否有最新的《三退與平安》、《法網在收》、《縱觀天下》等,有就立即下載打印。因為每天帶出去的資料基本在兩、三百份之間,所以前一天就必須把第二天要發放的資料準備好。

我把不同內容的資料進行搭配,然後裝進一個可封口的塑料袋裏面,這樣以免弄髒。如果還要發《九評》、翻牆軟件等光盤的話,就要擠出時間用整個下午刻錄光盤,再抽出整個下午打印光盤表面彩圖。基本在五點半之前結束。晚上時間一般都用來學法。

如果碰上逢年過節要開食品、服裝等展銷會,我就會背著資料到那裏去發,有時人多時資料很快就發完了,我又回家裝上一包資料再去發。

二零一五年一月的一天,我當時正在兒子家。因為那天早上正好要去郊區趕集發真相資料,所以六點發完正念後就去做早餐,然後簡單的吃過就出門了。

陰冷的冬天,風雖不那麼凜冽,但吹到臉上還是感到有些刺痛。公路兩邊的路燈彷彿被風吹得發出的光亮都顯得有些暗淡。我沿著小路快步走到小區的後門。可能是時間早的原因,這時路上還沒有過往的行人。我抽出插進衣兜的手,推開冰冷厚重的鐵門走出去,又返身慢慢的關上鐵門。這時我倒吸了一口冷氣,瞪大雙眼驚訝的「啊」了一聲。眼前這緊鎖的鐵門居然被我用手輕輕的推開了,簡直是不可思議。我心裏清楚這是師父看到我要去郊外集市救人,為了不耽誤時間幫我把鐵門打開了。瞬間我眼含熱淚、雙手合十,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不停的在心裏說著謝謝師父,謝謝師父。這也使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縣長三退

我於二零一六年八月開始嘗試用手機面對面講真相。當時用的是網絡上的有信免費電話,因不用電話卡,只需要一個隨身攜帶的移動路由器就可以打,既省事又安全。打一段時間把路由器換個名字和密碼就又可以繼續打。

一次我撥通一個電話,對方是一位男士。我說:「這個電話號碼是我隨機撥的,你接到了就說明你是有緣人。」他問有甚麼事?我說:「我們都知道平安就是福,目前大家都在為自己保平安做三退,就是把我們曾經加入過的黨、團、隊向天退出,大難來時保命保平安。現在全國已經有二億七千多萬人退出了。」然後我就給他講為甚麼要三退,講貴州的「藏字石」等。我問他是否加入過黨、團、隊,如果加入過我給你起個化名把它退了吧。

他正猶豫時,就聽到電話那邊傳來很清晰的「我要退」、「我要退」的聲音。我急忙讓對方把電話拿給那個「我要退」的人。一會電話那邊就傳來:「你剛才說的這些我都聽到了,(可能剛才我給那位講真相時他打開了手機的免提鍵)也非常贊同。其實我早就想退出這些組織,只是不知道到哪裏退。」他告訴我他是縣長,剛才接通我電話的那個人是副縣長。我問縣長:「你黨、團、隊都加入過嗎?」他說:「都加入過,麻煩你幫我退了吧。」聽到他主動要求三退我很激動,知道是師父安排的這一切。現在明真相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眾生都在等著我們得救。然後,我給他起個化名做了三退並祝賀他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警察三退

二零一七年初秋的一個夜晚,我撥通電話就開始講真相,只聽電話那邊大聲說:「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把電話打到公安局了。」當時我愣了一下,然後心裏馬上發正念,請師父幫助。我放慢語速善意的說:「公安局裏面也有好人,也應該得救啊。你看現在社會上有騙錢騙色的,哪有騙你保命、保平安的呢?這個電話是不是為你好啊?!」對方說:「你這樣的電話我接的多了,你跟我說這些沒用,這是我的工作。」聽他這麼說,我就給他講了善惡有報是天理,退與不退有甚麼區別等。他聽得很認真,覺的我說的有道理。然後同意我用化名幫他退出黨、團、隊。他還告訴我今天晚上他值班,這裏除他以外還有一個警察,我說麻煩你把他叫過來接電話好嗎?他說行。一會那個警察就拿起了電話,我說:「你好,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這些都知道。「那你退了嗎?」他說沒退。我就告訴他:「你當時加入黨、團、隊時發的誓是要兌現的。人在做,天在看。退出才能真正的保命、保平安。」然後又簡單的給他講了真相,他並不反感,並且很快也同意退出黨、團、隊組織。

回首自己走過的修煉之路,都是在師父的精心保護下,一步一步艱難的走到了今天。對師父的感恩之心無法用人類的語言所能表達的。弟子只有在今後的修煉中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