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化解騷擾 講真相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二日】近兩年來,由於家事所擾(為兒子看孩子、妻子患病)牽扯了我很大的精力,影響了我的學法、修煉,正念的不足又導致狀態下滑,幾近頹廢。此時舊勢力乘虛而入,警察來敲門了。

(一)

二零一七年初的一天晚上七點多,有人敲門,我從門窗看到是一個警察,當時有些心慌,我鎮定了一下問他:你找誰?他說你是某某某嗎?聽他直叫我名,就問他:找我有甚麼事嗎?他說想和你談談。

當時我也沒有經驗,就讓肩上扛著攝像機的警察進了屋子。他說:我是派出所的片警,有人舉報你煉法輪功,你還煉嗎?我說:還煉,有甚麼不對嗎?他說:我是新調來的,想了解一下情況。他還說:我是軍人出身,家父也是退役的軍人,我不會輕易相信任何人的,所以我想親耳聽聽你的解釋。

就在他說話時,我迅速的調整心態,我要給他講明真相,用大法弟子的善念來待他,他要明白了真相就不會做迫害好人的壞事。我接著他的話說:那好,你這麼說,我覺的你是個有主見的人。我就和你講一講,我為甚麼要修煉法輪功。於是我就講自己過去曾經是個患有二十多年嚴重胃病的人,每天都在痛苦中生活,到醫院經胃鏡確診為:十二指腸球部潰瘍、胃竇炎、淺表性胃炎。多年來西醫西藥沒看好,中醫中藥也沒看好。我這種多症狀的並發性的胃病是很難治的,最後沒辦法,我只能吃中和胃酸和止痛藥維持,口袋裏總是帶著餅乾,餓了胃痛就吃餅乾緩解。半夜胃痛的睡不了覺,就蹲在地上忍著,用桌子角頂著。那時,還要上班工作,還要照看年近九十歲的老母和十來歲的孩子,真是很困難呀!後來我在一九九六年有幸接觸到法輪大法,在修煉很短的時間內就把困擾我二十多年的老胃病治好了,而且沒花一分錢,我就康復了。

我對他說:你能體會到一個整日生活在疾病痛苦中的人,一下子疼痛全消、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嗎?他回答說:能想像的到。我接著說,我真是從內心感激救我出苦海的法輪功和大法的師父啊。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黨的魁首江澤民置憲法、法律、人權、民心於不顧,置當時政治局常委其他人的反對於不顧,擅自非法對法輪功進行迫害,並利用媒體大肆造謠、誣陷、誹謗宣傳,矇蔽廣大民眾和世人,對大法修煉者強行禁止修煉,對勇於為法輪功申訴的學員進行大肆抓捕綁架、洗腦,威逼大法學員放棄信仰和修煉,對堅持者殘忍的使用各種酷刑,甚至迫害致死。江澤民及其追隨者這是在犯罪呀!這時他插話說:那怎麼還有人在天安門廣場自焚呢?

我藉機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真相,這時他心有感觸的說:我相信你說的這個解釋是真的。因為他曾經親眼見過這種場面,汽油要真燃燒起來,那可不會有時間叫你錄像、滅火的。

我見他基本接受了真相,我就轉了話題,我說:你知道為甚麼法輪大法在國內外傳播的這麼廣泛嗎?為甚麼在中共江澤民迫害如此嚴重的形勢下,還有這麼多人仍在堅持自己的信仰嗎?他搖搖頭。我說:法輪大法不止能夠使人祛病健身,更重要的是,他還能教人明白怎麼做人,怎麼做一個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的好人。我說:你想一想,如果人人都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社會還會這麼亂嗎?還會出現這麼多貪官嗎?你們當警察的也不用這麼忙了吧?就是因為法輪大法是正法,所以現在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盛傳啊!

這時,只見他把肩上亮著燈的攝像頭關掉、取下。然後對我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一看你就是個善良的人。這時他的手機響了,他對著手機說,我正在下片,馬上回去。他站起來說,有事,我該走了。

他走了,可我心裏還有些遺憾,因為還沒對他講三退的事。從那以後他再也沒找過我。我覺的是當時我沒有太多的怕心、沒有怨恨心、沒有爭鬥心,只想讓他明白善與惡的真相,才使他魔性的一面被控制,是善感化了他這次敲門行動的初衷。

(二)

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下午五點左右,街道居委會的兩名女工作人員敲門,妻子開門問有甚麼事,說是看望我,還帶了禮物,妻子(常人)沒多想就讓她們進來了。

她們十幾天前曾來過兩次,第一次我沒在家,她們叫我妻子轉告我說下午三點再來,所以在她們第二次來時我見過她們。當時我問她們找我有甚麼事,回答說是要我簽個字,我問簽甚麼字, 她(較胖者)說:你寄過一封信,這信有底兒,您簽個字,底兒就撤了,這對您好。我說:甚麼信?把信拿來,我看看。她說:現在沒帶來,回來我給您拿來。

這次是第三次來,比前兩次多了一人,歲數稍長,好像是居委會負責人。他們進來,把禮物放了一地。我抱著孩子從臥室出來,看到這麼多東西,就問你們這是幹甚麼?那位負責人說是來看看您。

我說:我從來不隨便收別人的東西,請你們趕快拿走。她們說沒有別的意思,您那麼大歲數,就是看看您。然後指著孩子問這孩子是誰呀?我說是孫女。多大了?上沒上幼兒園?這孩子長的多精神呀!她們七嘴八舌的問,其中一個較瘦者說:你看這孩子和爺爺多好啊,來我給你們照張像。拿出手機就照了兩張。那個負責人說:我們也不打擾您了,也該下班了,她們就走了。我抱著孩子,想攔住她們,讓她們把東西拿走已經來不及了。

我當時就說,這東西我們不能要,明天我給她們送回去。妻子說:明天是十月一日,她們都放長假了。我想我是修煉人還得考慮東西都是有保質期的,等一週以後東西還沒法兒還了。我不能無緣無故的佔別人的便宜,名利還要看淡的,親朋好友之間還得禮尚往來呢,何況她們是代表居委會來的,她們還照像,禮無好禮,我更不能隨便就接受這種禮遇。東西不能還,我可以收下,但是我要照價付款。參考市場價格,我計算出所送東西的價值大約是350元,並列出清單和付款說明,我想到屆時還要收款人簽名,以備證明。

我也知道她們的用意,就是想用東西收買我,好完成她們上級派給的任務──叫我簽字,因此,她們還會再來的。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說,任何詆毀大法的說辭和有損我大法弟子聲譽的事,是一律不予接受、不予承認、不予配合的。她們這是另一種形式的「敲門」行動,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另一種花樣。必須正念解體敲門者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與陰謀。同時還要用大善之心對待來者,因為她們也是被害人,在被欺騙中還做著助紂為虐的壞事,她們也應該被救度。

果然,一個月之後,十月三十日下午三點左右,她們第四次又來敲門了。我面帶祥和的把她們讓進屋,我主動的和她們說:謝謝你們送我的禮物。她們高興的說,沒事,不用客氣。這次我們來是辦那件事的,也給您消除一個麻煩事。說著那個較胖者就拿出三份表讓我簽字,我沒有接,看了一眼,是甚麼「放棄修煉法輪功」甚麼聲明。

我說,那件事簡單,我一定會給你們一個合理的答覆。我就把我準備好的清單和350元錢拿了出來,我說,本來想把東西給你們送回去,可是你們放長假了,東西都是有保質期的,所以我就收下了,再次謝謝你們的好意。但是無功不受祿,東西我照價付款。這是清單說明和350元錢,請你們收下。她們不收錢,叫我簽了字再說。我說:錢不收,其它的事免談。這樣就僵持著,快四點了,她們有人要接孩子,就說轉天她們再來,就都走了。

她們說轉天來,我從心裏做好了準備:正念堅定從容不迫,以一顆大善之心給來者講清真相。結果那天她們沒有來。

十一月七日九時許我通過郵局將350元給居委會寄去了,並還附有一封掛號信進行說明,我說我是修真善忍的,對利益也看的很淡,當面給你們錢你們不收,為了不讓你們為難,我就通過郵局把錢寄去了。請查收。

(三)

十一月下旬的一天,她們第五次來我家敲門,家裏只有我一個人,我把她們讓到客廳裏(前幾次我就讓她們坐在不大的門廳裏),那個負責人說,您寄的錢和信我們收到了。不過錢我們給您退回來了,信在居委會人全的時候我給大家念了,大夥都明白您的意思。我說,謝謝。然後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你們來了這麼多次了,也辛苦你們了。我知道對你們提出要辦的事,我要有個答覆,所以,今天我就滿足你們的這個要求。

於是,我就嚴肅的說:你們要我在放棄修煉法輪功的這張表上簽字,我要是真的簽了字,我就把你們給害了,同時也把我自己害了。我見她們心有疑問的看著我,我就接著說:為甚麼呢?首先我給你們看樣東西。我就把我過去的病例和檢查結果給她們看,她們看後承認這些都是真實的。我說過去我曾經是個很嚴重的胃病患者,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病痛折磨,醫院沒給我治好、偏方也沒給我治好、練其它的氣功也沒練好。在難以忍受的病痛下,我還要工作、還要照看九十歲的老母親和十來歲的兒子。我的這些困苦你們能體會的到嗎?那時誰又能幫助我渡過難關呢?沒有。後來,我修煉了法輪功,難以置信的是我的胃病頑疾好了。不用再天天吃藥了,也不用在漫漫長夜忍受因胃痛而不能睡覺的煎熬了。我說,我從心裏感謝我們的師父,感謝師父把這麼好的功法傳給了我,幫我渡過了人生的苦難。你們說我能放棄修煉嗎?她們沒有回答。

我接著說,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霸道的強行禁止上億的法輪大法信仰者修煉。他邪惡的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抓捕、綁架、酷刑、迫害致死,瘋狂的叫囂:對法輪功學員在名譽上搞臭;在經濟上截斷;在肉體上消滅。給修煉者及其家人帶來巨大的壓力。我在單位感受到這種邪惡的壓力,單位和所屬局的領導都找我談話,明確的要我停止修煉。我在這種壓力下,發生了動搖,怕心佔了主導,停止了自己所喜愛的修煉三年之久。

然而,放棄修煉後的兩年後,也就是在二零零一年,我的胃病又犯了,更嚴重的是在同年五月份我在照顧老母親的時候,突發心肌梗死,真正成了重病號而住進了醫院。住院二十天後,家母因內心的焦慮和恐懼撒手人寰,給我帶來極大的打擊。妻子當時又得照顧我,又得照顧面臨中考的孩子,還得照顧沒有自理能力的婆婆,老人去世她還要操辦喪事,心力交瘁的她那年也患上了糖尿病。我家真是雪上加霜,禍不單行啊。這些都是因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造成的,如果沒有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我也不會放棄修煉,我的身體也不會病成這樣,老母也不會過世,妻子也不會因過度操勞而患上沒法治癒的糖尿病。在江澤民執政期間害死了多少生命啊!毀了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啊!

我對她們說,法輪功教人向善,教人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為飽受病痛折磨的病人祛病健身何錯之有啊!?我為了祛病健身、為了做個順應真善忍特性的好人修煉法輪功何錯之有啊!?她們無言以對。

我接著跟她們說,我在單位成了被照顧的重病號。經過思考,經過同修的幫助,為了自己的身體能夠再次康復,我在家又開始了法輪功的修煉。我的身體很快就又好了,就像你們現在看到的我,健康又屬於我。心梗這種在醫院根本無法治癒的病,我再次修煉大法之後,奇蹟就這樣發生了,十幾年來我沒吃過一粒藥,沒再進過一次醫院。我對她們說,自打有了醫保卡以來,我沒用過一次看病,沒花過一分錢。我這給國家節省了多少錢呀!全國上億人修煉,那又是節省多少錢呀!法輪功師父是我的再生父母,對我恩重如天,佛恩浩蕩啊!

我對她們說,有了上次放棄大法修煉帶來的教訓,你們說我還能再次放棄修煉嗎?那不是自找苦吃嗎?所以我一開始對你們說,你們要我在放棄修煉法輪功的這張表上簽字,我要是真的簽了字,我就把自己害了,同時也把你們給害了。為甚麼說也把你們給害了呢?因為你們執行的是江澤民邪惡集團下達的指令,雖然江澤民已經不再掌握中共的大權,但是這些年江澤民網絡、培養了從上到下、從軍隊到地方再到各行各業眾多的幫兇骨幹和親信,都還在散發著餘毒。雖然現任中共領導一上任就反腐除惡,不做江魔頭的替罪羊,但還需要時間才能涉及到最基層啊。到時如果真的實現「依法治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殺人罪、群體滅絕罪、瀆職罪、造謠誹謗罪等數罪併罰的時候,凡是執行他罪惡指令的人是不是也要被法律制裁,我要是簽了這個放棄修煉的字,不就說明你們也成為他犯罪的一員了嗎?這不是也把你們給害了嗎?

再說,法輪功是普度眾生的高德大法,他的洪傳淨化了人心,健康了信仰者的體魄,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為甚麼要迫害禁止呢?一個國家一個社會難道還怕好人多嗎?只有那些貪腐、墮落、淫亂、妒嫉、邪惡、獨裁的壞人才害怕信奉真、善、忍的好人。我問她們,你們說對嗎?她們有人點了頭。所以我認真的告訴你們,這個字我永遠不能簽。

她們站起來,那個負責人說,我們知道了。她們走了,至今再也沒有來過。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