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怕心 救度眾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二日】

尊敬的師父好!
親愛的同修們好!

我從青年時代以來很害怕在許多人面前發言或者演講,有時候甚至是恐懼。

突破在人群前講話的怕心

我的專業培訓結束後,我非常高興,並覺的鬆了一口氣,因為將來不用再考試,或者不用在人群面前做這個那個演講。這種情況持續到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是大約三年前。

在我們德國、瑞士學員的學法小組中,光是學法後的集體交流就讓我非常膽怯,以致大多數情況我都一再推辭,直到發言機會過去為止。

從好幾個星期以來,這個話題突然變得相當尖銳:神韻推廣的考試機會突然出現在跟前。我不得不直接面對老問題。

儘管我把考試數據做了總結,而且學習了數據,但是在考試的時候腦子一片空白,最終沒有通過考試。我想,只有通過慈悲的師父的幫助,我才可能通過考試。

神韻考試之後,各種情況和明慧報導都讓我越來越意識到,面對怕心這個執著的時機成熟了,目地是要能放下它。

師父說:「不是說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麼樣能夠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麼害怕,面對著救度眾生的責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1]

現在呼籲給德國法會寫交流文章。儘管害怕和壓抑,我感到內心有一個強烈的聲音說:「我現在必須做這件事。」於是經過幾次內心掙扎和鼓起很大的勇氣,我克服了怕心,把文章寫了出來,並在今天把它讀出來。

參加信息點之前的病業表現

一個週一,法輪功學員舉辦信息點,那天我不用上班。索洛圖恩是瑞士汝拉山南麓的一個小城市。因為那個地方離我所住的地方有點遠,所以我決定訂一個週日晚過夜的房間。

星期天中午,突然我發現吞咽困難。喉嚨疼痛迅速加劇,在開車去索洛圖恩的路上,吞咽變的困難許多。我意識到,這肯定是一種干擾!舊勢力想藉此阻止我面對面跟人講法輪大法真相,講迫害真相,救度眾生。

師父講:「咱們就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2]

師父還講:「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2]

開車的時候我就開始發正念了,我意識到,這是一場考驗和一個關難。

二零一八年神韻推廣前夕我不也曾經歷過一樣的事情嗎?當時在派發神韻資料的期間,我身體出現病業反應,持續三個月。然而,那時我的正念很弱,沒有力量,也不集中,無法有效清除邪惡。在神韻演出過後,所有病症突然消失了,好像變戲法一樣。我悟到,原來那是干擾!

這次不應該再次發生在我身上!從內心深處,我想通過考驗,也必須通過考驗!在不久前的另一次體會中我知道,慈悲的師父給予了我更多的力量和專注力在發正念上。

當我走進旅館時,房間裏的一尊佛像馬上引起了我的注意。腦中冒出了一些想法。旅館主人肯定至少對佛教是抱開放態度的,沒有偶然的事情……

吞咽疼痛依舊很劇烈,甚至加劇,我身體發冷。我學一講《轉法輪》,然後發正念,然後上床睡覺。大約三個小時後,我出著汗醒了。我連口水都很難吞咽。在這種干擾下我無法再入眠。借助發正念,我正念否定舊勢力的干擾和迫害,並嘗試解體它們!我發了幾個小時正念,直到全球發正念的時間到來。

疼痛依舊劇烈,不過我還是煉了功,然後去吃早餐。我坐的地方面對一副放著不同佛像的牆,得知屋子的主人以前是建築師,現在是治療師。他太太長時間心向佛教。我跟旅館主人夫婦講了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我還講到那裏發生的活摘器官的事情。他們欣然接下真相傳單。

當我前往索洛圖恩,打算幫忙搭建信息台時,我突然發現,吞咽困難的問題不知不覺就少了很多,而且變的好過了很多!

當我把車開進停車樓時,一名工作人員遞給我一張免費的票,說今天免費停車!我感到非常驚奇,並道謝。

信息點的位置在樹蔭下,對炎熱的夏日來講很完美。我不再關注自己的喉嚨問題,疼痛也已經小的不值一提。我們四個學員馬上就形成一個祥和的場,後來還來了另外一名同修。我們能在這個城市播放煉功音樂煉功,以及做手勢發正念,真是太好了。那是一個安寧的地點,帶著強大的能量。

一開始只有幾個行人經過。不過他們對法輪大法非常感興趣。一些人認真的觀看我們煉功,我們不止一次發現,主動正念告訴人們真相,以及公開出現在人們面前,是多麼的重要。我還注意到,行人多數在看到我們的橫幅後主動向我們走來,提問題。許多行人在給瑞士聯邦委員會的反對中共活摘器官的徵簽表上簽名。

其中一名年輕男子向我們走來,並與一名同修交談。我站在旁邊,聽到他表達自己希望人類社會是甚麼樣子的,他支持我們的活動,認為很好。他朝向我說了一句:「只是不要那麼膽怯!」這對我來講是「棒喝」,促使我向內找。我悟到,我真的應該自信無畏的給世人講真相,這也是信師信法的問題。

伴隨著許多積極正面的小故事,這一天結束了。儘管前一天夜裏我幾乎沒有睡覺,而且經受著劇烈的喉嚨疼痛,這一整天我非常清醒,一直都在,而且很精神,充滿能量。

在一起收拾好信息台之後,我們一起發正念,便結束了這一天的活動。當我當天晚上回到家裏時,我發現喉嚨疼痛完全消失了。

我感謝師父,讓我在修煉路上得到這麼多可貴的經歷和認識。我也感謝同修們的支持和鼓勵。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