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名輔導員用善心對待挑戰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師父,
親愛的同修們,

兩年前我開始擔任我所住地區的輔導員,在這段時間裏我遇到很多顯示出我的執著和不足的事情。好多我以前沒有意識到的都擺在了我的面前。在同修的幫助下我成功的渡過了一些難關,並可以向內心更深處找自己的問題。

就像師父在《精進要旨》〈清醒〉中說的:「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

在和同修的談話時,師父的這段法一直不斷的指導著我。我也經常發現我還是不能達到師父定下的這個標準。當我因為有項目感到壓力時,或有甚麼必須馬上解決時,我的話語就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了,我的不足也立即反映出來,表現形式是同修拒絕、批評或不和我一起工作。我意識到我必須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語和一思一念,同時我發現當我的心態平穩時,問題就能輕鬆解決。這加強了我對法,對師父和對同修的信心。我更加意識到作為一名輔導員不能對同修存有偏見,只要有需要就去幫助他們。

接受批評,修忍

其實我是一個內向的人,喜歡在後台工作。因為當上了輔導員,一下子必須在很多同修面前講話,當指揮。此外還著手不少我以前從沒接觸過的工作,擔任輔導員初期,我感覺自己就像在一個玻璃櫥櫃裏,每個人都在觀察我,看我是否能承擔這份工作。不久我意識到,這是我的怕心在作怪,怕做不好,也不想被別人批評。我多數都能很好的接受同修善意的提醒,但是一旦遇到我覺的不合理的批評或者我覺的這個批評和我現在所做事情沒有關聯時,我的心就變的不平衡了。

每當我想到師父《精進要旨》中〈如何輔導〉一文裏的這段講法,我心裏就平靜了:「輔導員的一舉一動,好與不好,學員都會對照大法衡量,看的很清楚。一有了想抬高自己的念頭,學員就想你心性有問題,所以,謙虛才會把事做好。聲望是對法學的好而樹立起來的。一個修煉的人怎能無過呢?」

其實遇到的問題都很簡單,但是我總是反覆的陷進去,當我又遇到相同問題時,我嘗試著退一步並向內找,每當這個時候,我會發現我因為自己的自負而受傷,同時抱有固有的觀念。我怎麼可以期待同修按照我的願望做事?當我再往深處找自己的問題時,發現我還執著於安逸和固執。我越琢磨為甚麼這個人對我強加指責,我心裏就越不舒服,而且還有時無法安睡。如果按照師父要求的每件事都向內找時,我發現其實每次遇到的問題都清楚的反射出我掩藏在深處的執著心,比如怨氣和不能忍耐。如果不遇到這些問題,我又怎麼能發現自己的執著?

我經常背法,這樣可以讓我和我固有的觀念保持距離,我可以從遠距離審視它。我的心會變的平靜,自己也更祥和。遇到問題可以做到不耿耿於懷,做到寬恕,這一直是我的障礙,我必須反覆的過關。我知道如果我成功的過這一關,我的心性就馬上得到提高,自己也感到輕鬆,為此我謝謝師父(給我創造這些提高的機會)。

師父在《精進要旨》〈何為忍〉中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

提示:自己要做好

有一次我們一起煉功時,一名同修好意提醒我,作為一名輔導員煉功姿勢應該完全正確,因為其他人都跟我學。這之後我更意識到做好自己的重要性,我現在更注意自己的言行,在學法時我也儘量長時間盤腿坐。我發現現在其他同修也有開始在學法時盤腿,對《轉法輪》表示尊敬,這是以前沒有的。這不需要多說甚麼,行動是最好的例子。

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相信同修

一次我們計劃一個大型活動,有一名同修突然沒有了消息,打電話也找不到。當時我必須從她那裏得到該活動安排進展的一個回話,當我過後找到她時,她解釋說,她需要不受打擾的做項目。這件事告訴我,我應該持有耐心。在找不到她的這段時間,我對她的信任有過動搖,事後我認識到我的懷疑心對大法活動沒有好處。現在如果出現問題需要澄清,我會儘量儘快的和對方直接交流避免出現誤會。

背法

有一段時間我學法時不能專心,於是我開始背法,這麼做讓我對法理解得更清晰更透徹。有時會有這種感覺,就是看到一段法,好像以前壓根兒就沒明白過似的。通過背法,我感到我對法的理解加深了,新的層次展現出來。希望我的心得體會可以鼓勵其他同修也寫下自己的修煉經歷從而悟到更多的法理,去掉執著。

謝謝師父無限的慈悲,謝謝在我修煉路上所有同修對我的指正。

(二零一九年德國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