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學會實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新唐人全職工作八年了。

如果兩年前,有人對我說「你沒有實修」,也許我會認為:「你並不了解我。當剜心透骨的矛盾來時,我會向內找。同時看淡對常人美好生活的嚮往,認真做新聞講真相。我怎麼會沒有實修呢?」

雖然我不願承認自己沒有實修,但我承認,自己提高的很慢。不過我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而且有時誤認為,這也許是一種「穩定」的修煉狀態。

直到有一陣子,我發現自己頻繁的聽到負面消息;被負面消息帶動,產生了負面思想,並且很難擺脫負面思想。我意識到,自己的修煉狀態真的有問題了。

同時,有一位很久沒聯繫的同修,突然給我發短信交流。這位同修曾經有一段時間處於脫離法的狀態,她認為自己有一關沒過好,十分懊悔,不敢面對師父,不敢面對大法,好幾年都不敢捧起大法書看,經常向人哭訴,覺的她修不成了。但這一次她跟我交流時,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她說,現在她從小事修起,修的特別紮實,特別快樂。我們簡單聊了幾句後,她突然對我說,你該提高了,我看見你這樣,真為你著急,並具體的指出了我幾個問題。

我有點不以為然。就像剛才說的,我不願承認自己沒有實修。所以她交流完了,我並沒有認真對待。

但兩天後,另一位同修也發短信跟我交流,內容和前一位同修幾乎一模一樣,以至於我忍不住問這位同修:「你認識某某嗎?你們說的內容幾乎一樣。」這位同修說,「不認識,如果是這樣,那你真該好好想想了。」

我明白沒有甚麼是偶然的,我該提高了。但我很茫然,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呢?

師父說:「你不要往大處想。你說我沒甚麼大錯誤啊,對法很堅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當回事。」[1]

我意識到,這就是我的問題。長期以來,當大的關難、大的矛盾出現時,我能意識到這是必須認真面對的修煉問題,並用修煉人的心態應對。但面對很多小事,我卻從不在意,不假思索的用常人的思維、常人的做法應對。進一步看,是主動修煉還是被動修煉的問題。

師父說:「你是不是主動去修,你是被動的被帶著走,表現出來還是你修還是不修的問題。」[2]「漫不經心的,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對自己根本就不負責任的,他能圓滿嗎?!」[3]

我認識到了,自己真的沒有實修。也許是師尊看到了弟子想提高的心,去年八月,安排機緣,使我有機會和另外兩位同修開始一起背法。我們每天背一段,一年多來,雖然進度有點慢,現在才背到第六講,但一直堅持著。

這一次集體背法的機緣,使我受益良多。下面跟大家交流的是近兩年來修煉的一點體會。

一、在背法中提高

我以前嘗試過自己背法,但缺乏毅力,總是第一講沒背完就放棄了。現在我們三個人互相督促,互相鼓勵,我很珍惜這個機會。

我們的做法是:白天各自找時間背一段,晚上打電話每人背三遍,相互檢查。我主要用上下班乘地鐵的時間背法。雜念少時,心靜,思想集中,往返幾十分鐘路程可以背下兩段。但雜念多時,眼睛就停在一句話上打轉,短短一段,路上背不完,回家還要再背很久。這會使自己立刻意識到,雜念太多了,狀態不對了。

背法過程中,原本做事急於求成的心,漸漸淡了。以前在工作中,如果覺的哪天新聞做的不好,就會很灰心,覺的努力學了這麼久的專業知識和技能,怎麼還是這麼外行?怎麼總也學不會,做不好?因此灰心喪氣,有時還生出退縮念頭。在背法時,這種心態也曾體現出來。記得背到第三講時,曾有點著急:已經背了好幾個月了,怎麼才背到這裏?這要到甚麼時候才能背完啊?心裏有點發怵。但轉念一想,其實「背完」這個結果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珍惜過程,背到哪,悟到哪,主動同化法。如果能做到這一點,不管背的快慢,就是實實在在的提高和收穫。

同時,我也對「急功近利」的黨文化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師父說:「急功近利。這種思想是邪黨灌輸的黨文化。做甚麼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過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4]

我悟到,為甚麼我們容易急於求成呢?也許是由於邪黨長期向中國人灌輸無神論和叢林法則「適者生存」等邪說,所以在那個社會裏,人們以結果論英雄,「最後能成你就是贏家」,而不管你做事的過程是否道德。這使得從大陸走出來的人,做事容易急於求成,只注重結果。

但作為修煉人剛好相反,我們相信成敗是神安排的,結果是神賜予的。只看我們做事過程中是否用心,用心是否純淨。心性到位了,結果是水到渠成的。背法中,不知不覺,我能比較理性的看待工作過程中的失敗了,一次做不好,那就下次再做,哪裏有缺陷就去補足,認真做到底。

我知道台裏有很多同修長期背法。我曾經問過其中一位,你背了多久背完的?她說,其實沒有專門背過,讀多了,自然就會背了。

我很驚訝,因為我也一直在讀法,但有些段落,我感覺很陌生,背起來很吃力。我不認為這跟記憶力有關。而是自己學法時走神,沒入心。所以那段法的內涵之前從未對我展現,我也從未在相關問題上有所正悟,才會有那種完全陌生的感覺。

一年多來,我感到心性逐漸穩定了。不再總是被動等到矛盾大了再向內找,而是能認識到「小事」背後的大問題了。

不過,「認識到」只是正悟,還需要用堅定的正念,去化為正行,這方面我仍然做的不好。明知道許多執著應該割捨,但卻放鬆自己,去的不乾淨。我會繼續努力,按照法的標準,同化法,修去這些執著。

其實在背法的過程中,我做的並不好,仍然沒有做到每一段都背的入心,也有一些段落背的不熟。然而,師尊賜予弟子的卻太多太多。

有一天打坐時,我感覺到心裏有一個非常祥和、非常平靜的生命,我感覺那是「真我」。但是,她外面有一個硬硬的殼。後來發正念時,再次感覺到了這層硬硬的殼。我明白,這是後天觀念和各種執著,構成的人的殼。我以前從未感受過這層殼的存在,現在感受到,說明「真我」和它不再是一體,「真我」正在脫離它,衝破它。

二、小事不小

師父說:「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1]

我悟到,很多小事,折射出的執著並不小。比如說,背法時,有時我還沒背熟,但約定的時間到了,其他兩位同修都背好了,我也不願說「我沒背好,請等我一下」,而是和她們一起背,想不起來就看書提示一下。她們在電話那頭不知道,還以為我每一次都背的很熟。我知道這就像考試作弊一樣。相較之下另一位同修就不是這樣,她背的不好時,會坦然的說「我想不起來了」,我們就提示她。而我那種遮遮掩掩的行為,背後是很深的求名的心,怕被人說的心。

還有一次,我聽到兩個人議論另一個人的新聞有問題,而且表述的方式有點負面。我聽到了,並不認同他們的說法,覺的他們說的所謂問題並不真的是問題,我也一直那麼做,而且不認為有錯。我心裏有點翻騰,心想:「你們說的不對。」但我很快意識到這一念不正,發正念清除了這個念頭,告訴自己:雖然我那麼做不算錯,但如果用更高標準要求,他們說的是對的,按那種方式做,效果也許更好。

剛擺正這個念頭,另一個念頭又冒上來:他們表述的方式太負面了,他們為甚麼那麼負面的說別人?在這一點上,表面看來真的是他們錯了,而我沒錯。於是我沒有繼續向內找,任由不滿的心隱隱翻騰著。直到下班回家時,我冷靜下來問自己,你到底在不平甚麼呢?他們到底觸動了你甚麼心呢?我回想自己動心時的過程,一層層去看,終於發現:原來,由於他們所說的別人的問題,我也有,所以立刻升起了維護自己的心,不想承認自己是錯的,潛意識裏想以別人說話態度的不足,來否定別人意見中有價值的部份。再進一步深挖下去,我想,如果我做新聞的出發點完全是無私的,是為了救人,那麼聽到別人的建議,應該很高興才對,「太好了,我可以改進了,可以更有效的讓眾生接受真相了」,怎麼會在意別人提意見的態度呢?這麼在意別人的態度,這麼急於想說自己沒錯,說明做事的出發點有證實自我的成份,基點是為私的。這樣做出來的東西,怎麼能達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呢?

還有一次,我看見有人需要幫助,就放下手裏的事先去幫她。後來無意中聽到她跟別人埋怨,說我幫的不好。我覺的委屈,覺的她說的不符合事實;而且為何不知感激呢?這時師父的法打入腦中:「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5]

我知道了,原來是用這種方式,讓我發現那顆不能被人說的心。還有做事希望有回報的心,哪怕是說一句謝謝也行,但這是為己的私心。事情雖小,但反映出的心一點也不小。

還有的時候,看見別人的言行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或者有黨文化,看見後心裏覺的不舒服。轉念想一想,為甚麼會讓我看到呢?是不是我也有呢?向內找,往往真的有。

師父說:「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6]

有一陣子,心性關比較密集,雖然過關的當下有些痛苦,但明白的那一面是開心的,知道同修是幫自己提高呢。

三、救人,是我們的根本目地

在做記者的過程中,接觸過不少眾生。一個很深的感觸是,大法弟子做的好不好,真的關係到眾生能不能得救。

每逢年節,我們都會製作恭賀師尊節日快樂的視頻。我採訪過的常人中,有很多是大法弟子的家人。那些做的好的同修,他們的家人對師父對大法無限感恩。有一個人說,他母親在家庭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真的展現了大法弟子修煉的真、善、忍,他感謝師父,感謝大法。有的人哽咽著說,李洪志大師就是來救我們的。有的說,就盼著師父早日回大陸。還有的只差一步就要得法了。

但也一位同修的家人,在談到同修修煉前後的變化時,有點猶豫的說,她雖然變開朗了,有自信了,但也變的「誰都說不得」。這位同修的家人,沒有表現出對大法的感恩,只是泛泛的說:「支持信仰自由」。

我們的媒體能不能做好,影響也很大。有一位大陸專家曾經對我說:「我們都在看你們,你們了不起,加油。」但也有一位在真相點上偶遇的大陸遊客,他說:「我從動態網上看過你們的新聞,有的言過其實,後來就不看了。」

我能直接聽到這些負面反饋,說明這方面就有我要修的因素。

師父說:「不要像邪黨的宣傳工具一樣。有些事情為了讓它向哪一方面起作用就把事情說的失真了,這不好。能夠起多大作用就讓它起多大作用,不要人為的不真實做,這樣就會失去信譽。」[7]

對我來說,寫新聞的過程,是修「真」的過程。要做到「真」,不誇大,而且盡可能去核實細節準確。但有時思想不集中,有時是想偷懶,有時想走快捷方式,就在細節上出錯,或者犯其它的不真的錯誤。

同時,寫新聞也是修去黨文化的過程。去掉黨文化說話華而不實,誇大其詞,和言不由衷,但直到現在我仍然做的不是很好。

我覺的,新聞的理想狀態,也許和新唐人大賽的宗旨是一樣的:「純真,純善,純美的正統藝術。」也就是內容真實,帶著製作者純善的救人的念,表現形式上專業美觀。這是我努力的目標。

同時,學新聞也是修去情的過程,不再憑個人興趣而做事。我不喜歡時政話題,不喜歡這,不喜歡那,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法弟子有責任,項目需要就得做,而且要努力做好。

去年,新聞部開始製作「百年紅禍」系列報導,揭示共產黨百年來屠殺和迫害人的歷史。「中國禁聞」組的記者同修用心找到了很多運動的當事人,採訪到珍貴的第一手資料。另一位寫稿的同修,在做日常新聞並要照顧孩子的同時,還主動抽時間閱讀大量沉悶的歷史資料,來擴充對歷史真相的了解。我也製作了其中幾集,製作的過程的確很艱難,從搜索與核實資料,到寫稿和剪輯,每一個步驟的工作量都比普通新聞大很多。去年底做完第一季後,今年由於新聞部事太多、人力少,主管有一陣子就沒有推動製作第二季,我也沒有主動要求。因為我有畏難的心,覺的自己不熟悉歷史話題,而且製作過程太麻煩;另外還有長期以來形成的「特殊專題等主管安排再做」的習慣。

但今年有一次搜索資料時,無意中看到,有觀眾在第一季節目下留言。他寫了很多,說自己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看到這些歷史真相後為中華民族感到深深的痛心。我看見,他了解真相後成了活傳媒,各處留言呼籲別的網友「在保證個人安全的前提下,讓身邊的人看到這部血淚史」。他還特地將所有視頻轉錄成體積較小的音頻,上載到雲端硬盤,方便其他大陸網民下載。

從他的言詞中,可以判斷他不是學員。一個眾生覺醒後,都這麼急迫的想讓其他人了解真相。可我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居然不急不忙,明明知道這類真相專題的重要性,卻被動的等著主管安排才動。

師父說:「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事情自己要主動去做啊,這些事是不能等著協調人安排的。」[8]

說到這裏,請讓我回到文章一開頭的那個故事。

去年,有兩位同修在同一個星期給我發短信,給我指出了同一個問題:我在媒體中的配合狀態,其實是一種被動配合。很慚愧,當時我沒有認真向內找,所以時隔一年多,才真的認識到這一點。

被動配合的背後,是一顆狡猾的私心。對於牽涉人員較多的特別專題或節目,我以前都等主管協調好了,交代我做時再去做。覺的這樣反映到我這裏的矛盾比較少,自己只管做事就行,比較安全。而且如果我主動提出建議,主管接受不接受?會不會覺的我的建議不合理對我有看法?我從小就膽小怕事,這顆強烈的維護自己、保護自己的私心,竟使自己長期狡猾的逃避責任,認識不到救人的緊迫。

其實協調人要統籌的事情多,有時可能會有所遺漏。這時作為大法弟子,如果以救人為重,可以去主動提議。如果他們有別的考慮,依然沒有安排,那就服從安排。如果還是覺的應該做,並且也有閒暇時間,可以在業餘時間做。

我馬上主動去找主管商量做第二季,主管覺的非常有必要,我們立刻啟動了。

師父說:「大法弟子辦媒體幹啥?救人。你別忘了,你是要救人,辦好媒體的目地也是為了救人。講真相,救眾生,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沒有你要做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你要做的。」[9]

最後,我想說,我很珍惜能直接做講真相新聞的機會。但是每當我看到那些同修默默的在打掃著衛生,在廚房忙碌,在寒暑中跑銷售等等,我心裏充滿尊敬和感激。我們是一體的。我們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成就媒體,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以上交流的,是這兩年來走過的一些歷程。還有很多執著正在修,還有很多問題至今沒認識到,以後將努力實修,在法中歸正。

如果有同修和我一樣,覺的提高太慢且不知如何突破,真心建議您也背法。師父說:「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0]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