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自身的黨文化因素──疑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五日】我要去同學開的參茸店給弟弟買泡酒的人參,去之前,丈夫囑咐我說,一定不能買處理過的人參,因為商家為了人參不壞,用一些不知甚麼東西把人參處理了,這是一位送丈夫人參的熟人給丈夫講的,我就記住了。先入為主了,認為賣的人參一定有處理過的,這就已經形成觀念了,可是自己當時沒意識到。

到了同學店裏,同學很熱情的接待我,問我需要甚麼樣的人參,我說是泡酒用的,給弟弟買(這意思是你要給我拿好的,是我家人用),其實這裏已經有怕同學不給我拿好的疑心在了。

同學就給我往出挑適合泡酒的人參,可我卻說不要那種處理過的,要好的,同學沒表現甚麼,說這些都是好的。可我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一點沒有意識到有甚麼不妥,同學也表現的如常。挑好人參,我們聊了幾句,我就走了。

回到家後,跟丈夫學這事,丈夫說你咋能那麼說話呢,好像同學賣的東西有不好的。這時我才意識到,我咋那麼差勁,本來是相信同學不會騙我,才去同學那買,可我卻說了不該說的話,表現出不信任同學的樣子,這不是疑心嗎?讓同學咋想啊,而且給同學講過真相,他知道我是修大法的,這不給大法抹黑嗎?表現出的都不如一個常人了,一般常人,也不能這樣說話啊,而且還是當著同學的面就這樣說,讓同學怎麼想。師父不是讓我們做事先考慮別人嗎?而且我們初中這個班的同學都高看我一眼,因為我以前在班級學習好很突出,而且現在工作家庭都好,他們很羨慕我,在他們面前我也自覺不自覺的有一種優越感,這下多沒面子啊!心想下次不去他家買東西了。

那天,我還自我感覺不錯,去的路上給一個人講了真相,心裏覺的挺高興,因為近一段時間面對面講真相做的不是很好,所以是帶著這種心情去的同學店裏的。

冷靜下來一想,我發現是這種高興帶來的不理智,沒有控制自己,任由執著心起作用,執著心就出來表演了,才把事情辦成這樣的。

懷疑同學──疑心、怕吃虧──利益之心,之後又怕同學對我印象不好了──名利心,這麼多的人心,而且自己以前沒察覺到的疑心,這回表現出來了,而且這麼強烈。

這又讓我想起來另一件事,就在去買人參的前幾天,我剛走出樓門去外邊辦事,遇到三位男士向我打聽這附近的飯店,他們是在這小區給一家裝修的,我就熱情給他們介紹我們這小區商業街的一家朝族飯店,我們一邊往出走,我就一邊指給他們,並介紹這家飯店的食物,而且說他家的東西很好吃,就是貴。

可能看到我很熱情的介紹,其中一人說:這家飯店是你家親戚開的吧。我沒動心平淡的說:我也總去那家打包菜。他們謝過我之後,就去了那家飯店。這時我心裏想,這些人太可憐了,被邪黨灌輸成這樣,我好心給他們介紹又近又好吃的飯店,他們反而這樣說,疑心太大了。這不就是邪黨說的懷疑一切,打倒一切嗎?可我那時根本就沒看看自己。其實他們的表現就是一面鏡子啊,那時師父就在點化我,該去掉疑心了,可我並沒有意識到,錯過了那次機會。

現在才體會師父說:「一個修煉者所能遇到的一切都會與你們的修煉、圓滿有關,否則絕不會有。」[1]這次的事是讓疑心徹底暴露在我面前了,而且師父還講過我們修煉中看似無序、實際上是非常有序的法,這是我該去掉這個隱藏很久很深的疑心的時候了。認識到了就是提高。因為師父說了:「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證悟的果位在昇華。」[2]這麼神聖無比的事情啊!

實際上回想起來,疑心的表現以前也有過很多,就是從來沒有重視過。例如懷疑丈夫在我不在的時候,照顧父親精心不精心,他做飯時,懷疑他這沒弄乾淨,那沒弄乾淨的,這不都是疑心的表現嗎?只是自己在這些方面從來沒有去修自己,放任它們,堆積到自己空間場中這麼久。

其實疑心的危害是很大的,會讓人多疑、不自信、心胸狹窄,不能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的,疑心多不外乎是怕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失,維護的是一顆自私自利的心,這不和我們修煉人的要求正好相反嗎?而我們是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的,所以疑心必須要去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圓容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