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骨子裏的怕心、疑心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九日】十一年的大法修煉中,一直讓我感覺難闖的就是怕心、疑心。沒修煉前我是一個極度膽小怕事的人,甚至別人往我身上剜塊肉我都不敢吱聲,這一點都不誇張。再加上身體虛弱,又被邪靈干擾。更使我怕這怕那,甚至連與人的正常交往都害怕。

在我極度絕望與痛苦中,師父讓我與大法結了緣。在這十一年的修煉中,我絲毫沒有敢對自己放鬆過,幾乎用盡了我的能力,在去其它常人心的過程中,不管當時多麼的痛苦,事後我都不怎麼會有甚麼感覺,可這怕心、疑心卻伴隨我一直干擾,使我苦惱不已。

我就說說最近的事吧。邪黨的奧運前,由於我執著預言,在給常人講真相的時候,不免說些奧運會時會怎麼怎麼樣,結果,會後,有的常人當面指責我說,你說的那些怎麼沒有發生。我當時也就是尷尬的一笑。沒過幾天,惡人兩次砸家門(我曾被邪惡迫害過幾次),雖然我正念拒絕開門,但當時我的那個心跳真叫急速,四肢抖的不行,與惡人們講理時聲音發抖、變調。就是立掌發正念時都能看到手在發抖。惡人見這招不行就強迫房東讓我搬走,由於怕心,我沒給房東講真相,只好委曲求全,另找房子。在搬家時,惡人一直跟蹤看我搬到哪。我的怕心又起來了,真的是怕的不行。但,還是師父的法給了我堅定的正念。我在不斷的學法中,正念起來了,繼續精進著。可腦子中始終有疑心,疑心被跟蹤。

在邪黨的兩會前,一次我在做著證實法事中,無意中發現真的被惡人跟蹤,還不只一個,怕心又上來了,我出門幾次,他們都緊跟不放,由於怕心,我也不敢當面戳穿他們,在這過程中,我智慧的讓同修知道我被跟蹤,漸漸的少了與同修的接觸,可怕心、疑心始終沒去乾淨。結果,惡徒又故伎重演,又迫使房東趕我走。過程中,我也有怕心,可,這次我不能再像上次,我通知了同修幫我發正念,我鼓足了正念,給房東講了我的經歷,講了善惡有報,講了我身邊的惡報實例。後來,房東也就沒再來催。

事情過後,我感覺走在大街上,好像總有眼睛盯著,幹甚麼都有點緊張,坦坦突突,不自然。我苦惱的不行。不行,我不能這樣。於是,我就開始背《洪吟》、《論語》,當我第一次走在街上不停的背《論語》時,我的身體一下子被一種暖烘烘的能量包圍著,沒有了一絲的怕,那種舒服啊,無可言表。就這樣我慢慢的克服掉了怕心、疑心。儘管有時它還時不時的冒出來一點,我就立即背法,它也就一點點的被淡化掉了。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始終有師父不斷的鼓勵與呵護,最使我感到師父無微不至、洪大佛恩的是,一天晚上,師父把我的元神調出跟著穿常人服裝的師父,見證師父有多忙,多苦,師父又為眾生承受了多少。儘管是我的層次所見,也足以見證師父的偉大、殊勝。師父為了鼓勵我,還在我身邊發生了一個奇蹟。因電池用完而已經廢棄了幾個月都不顯示信息的電子表卻突然響亮的報時,像是被更新了一樣,一切從新開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