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執著 證實大法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

一.三次機緣促得法

我正式得法的時間是二零零零年的春天,為甚麼這麼說呢?我母親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當時我也看《轉法輪》,只不過是粗略的看了一遍,覺的書中所說和我所學的知識不一樣,也就放下了。

第二次在一九九九年的春天,法輪功傳到了我村,我又去了,並且買了幾本大法的書,師父的講法錄像看了一講。晚上回來後,丈夫說:孩子現在小,無人照顧,等孩子大了,你再學。當時沒有悟到,這也是一種干擾方式,不讓我得法,我又放下了,過起了常人的生活。

緊接著邪惡的迫害開始了,抓人、燒書、交書,村裏的喇叭一天到晚的播放邪惡的謊言,說法輪功如何如何,讓村中所有修煉法輪功的人把書交上去。當時我的一念就是書是我自己掏錢買的,就不交,管人管不了心,這是我的自由和權利。就這堅定的一念,為我真正得法奠定了基礎。

轉眼到了二零零零年,母親說,你身體不怎麼好,還是煉法輪功吧,我教你煉功。我又從新捧起了《轉法輪》這本書,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

我認認真真的看了一遍《轉法輪》,我的身體就有了異樣的感覺,覺的自己的手、胳膊、後背、腰部許多的地方,好像有東西在動,一會兒這跳一下,一會兒那跳一下,晚上睡覺也熱的不行,全身發癢,起疙瘩,和師父說的一樣。這更加強了我修煉的決心。我這一輩子就學法輪功了。

就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修煉的人是最珍貴的,他想修煉,所以,發出的這一念是最珍貴的。佛教中講佛性,佛性一出,覺者們就可以幫他。」師父看到我有了這顆修煉的心,開始給我淨化身體。

有一天,吃完晚飯後,我覺的噁心、頭暈,躺在床上,感覺整個房子都在旋轉,緊接著就嘔吐起來。我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知道師父開始給我淨化身體了,守住心性,不把它當作病。我的病業關闖過去了,現在我渾身一身輕,沒有病的感覺真好。

二.證實大法

我以前學法煉功都是一個人在家煉,還是處在個人修煉階段,也不知道出去證實法。我村的同修給我送來了師父發表的新經文,我仔細的看了之後,才明白,現在是證實法的時期,每個真修的大法弟子都要證實法,不能光在大法中索取而不為大法付出,要給大法說句公道話。我這才明白了,大法弟子為甚麼要進京上訪;為甚麼要講真相;邪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法輪功是甚麼。明白這些法理後,我從個人修煉加入到了證實大法的洪流中來。

我給親戚朋友講我的親身經歷和體會,講大法的美好,講大法祛病健身的功效,講大法如何教人做好人。我村裏有一位老年同修,為了幫我把怕心去掉,商量和我晚上到鄰村發放真相資料,讓更多的人知道幾個別有用心的人是如何迫害法輪功的,栽贓嫁禍法輪功的,及「天安門自焚」真相的資料。不能只侷限在親戚朋友間,應當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相信法輪大法好,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我硬著頭皮答應下來,心突突的亂跳,頭腦中不斷出現如果被人發現了怎麼辦?被送到派出所怎麼辦?我能不能像《明慧週刊》的同修那樣堅如磐石?在酷刑面前我能做到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嗎?失去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我能做到嗎?不去的話又怕被落下,達不到圓滿的標準,在這顆證實自己的私心下,瞞著丈夫,和同修去了鄰村。在師父的加持下,總算有驚無險,安全返回。在回家的途中,升起了一念,我也做了大法弟子該做的,升起了歡喜心。

邪惡的舊勢力看到了我修的有漏,加大了對我的考驗。回到家,發現丈夫把家裏的東西摔了一地,連我煉功的錄音機也給摔了,領著兩個兒子跪在我面前,哭著求我別再出去了,外面太危險了,他們離不開我。

我猛的驚醒過來,知道自己修的有漏了,讓邪惡找到了迫害我的理由,想利用親情把我拉下去,使親人對大法犯罪,達到它們的目地。我發出堅定的一念,即使我修的有漏,你邪惡的舊勢力也不配考驗我,我有師父有大法,我會修好。我就對丈夫說:功要煉,法要正,家要保,不能讓它們陰謀得逞。

我還是瞞著丈夫出去發資料,總覺的這樣做對他不好,他也是來得法的生命,如果沒有這場迫害,他也會來到修煉中來,得清除他腦中對大法不好的思想和亂法爛鬼對他的操控,使他明白的一面相信法輪大法好。

我就不斷的給他發正念,在適當的時候,也拿些真相資料讓他看。經過一段時間的發正念,講真相,丈夫也有了明顯的變化。我出去煉功也不阻擋了,囑咐我要注意安全;還發表了退團隊聲明和世人覺醒聲明;還幫我安上了「新唐人」;丈夫有時也拿起《轉法輪》翻一翻、看一看,我就藉機勸他,告訴他:你也煉法輪大法吧,這可是萬古不遇的一部高德大法,他教人修心、向善,我以前甚麼樣,你也是知道的,蠻橫不講理,不知道為別人著想,光想自己的得失。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知道了向內找,換位思考,咱們也不像以前那樣的爭吵了,這都是因為我修了法輪大法,才使我改變的。丈夫說:我也知道法輪大法好,共產(邪)黨這麼邪惡。他還是沒有走到正法時期的行列中來,可能是機緣未到。

三.去掉各種執著

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我的執著心真是太多了,雖說在大法中修煉,去掉了許多不好的心,盡力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可有時還是做的不夠好,守不住心性,過後也覺的後悔。

特別是妒嫉心和色心,就如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因為妒嫉心在中國表現的極其強烈,強烈到已經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覺不出來。」就說今年奧運會閉幕那天晚上的一場大風,刮的人心驚膽顫,緊接著下起了大雨。當時我正在學法,心裏想:玉米不知刮倒了沒有,這麼大的風,順其自然吧。可心裏還是放不下,第二天早上跑去一看,自家的玉米刮的撲了一多半,看了別人家的玉米有的沒倒,心就想:我是學大法的,怎麼我的玉米倒了,他家的不倒,心裏妒嫉的不行。這怎麼向人證實大法呢?人家不堵你的嘴嗎?別人會說:你不是說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怎麼你家的比人家不修的還倒的多?抱怨心、有求之心就佔據了我的思想,對師父講的法就產生了懷疑。

回去和同修在一塊談起來,同修說:你法還是沒有學好,師父不是說過碰到任何事情都要向內找的法理嗎?甚麼事情不是無緣無故的,必定有你要修去的執著心。聽同修這麼一說我就靜下來,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就是有求於大法和妒嫉別人的心,我要把這顆骯髒的私心修去。

色心是干擾我精進的一個大的阻礙,我沒有修煉之前,隨著人類的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著,我也迷在人中,有了不正當的男女關係,過後我也很後悔,覺的這是我人生中的一個污點。自從我修煉法輪大法後,更明白了色慾對修煉人的危害,我努力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從頭腦中清除它。不讓它在思想中作怪。

師父看到我在這一方面有執著,在睡夢中考驗我,讓我過色慾這一關。這一關過的我好辛苦,幾次都沒有過去,醒來後非常的後悔,覺的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就如《轉法輪》中師父所說:「如果你定力要是不夠的話,你會在睡夢中出現,你正睡覺或者正打坐呢,突然間就會出現:你是男的就會出現美女;你是女的那麼就會出現一個你心目中愛慕的那種男子,可是他卻是一絲不掛的。你的念頭一動,可能就泄掉,就成為事實。大家想一想,我們煉功,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你不能老這樣泄呀。同時你的色慾這一關沒有過去,那哪行啊?所以這個問題我跟大家講,人人都會遇到,保證會遇到。我講法的時候,我是帶著很強的能量在往你腦子裏打。你可能出門想不起我講的具體是甚麼,可是你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你會想起我講過的話。你只要把自己當作煉功人,你那一瞬間能想起來,你就能夠約束自己,那麼這一關你就能過去。如果第一關過不去,第二關就很難守的住。但也有這樣的,第一次沒過去,醒來後懊喪的了不得,可能你這種心理、這種狀態,也會加深你思想中的印象,再遇到問題,你就能把握住了,就能夠過的去了。如果有的人沒過去,也不在乎,以後就更難守了,保證是這樣。」

我就是師父說的那種人。我恨自己怎麼當時就想不起來師父講的法呢?也許這就是我的生死關吧!儘管我是在常人時犯的錯,但我也要把它寫出來,曝光它,讓這顆心無處藏身。清除它,就像師父在《大紐約法會講法和解法》中所說:「就是所有幹了對不起大法弟子身份事的這些人,你們最好自己把它公開說出來,這樣呢,會消去你們很多東西,同時也會使你們自己痛下決心。」

我寫到這裏時,有一個思想業力在我腦中出現,你寫出來不怕別人笑話嗎?我心裏堅定的對它說:我不怕,我有師父在,有法在,我師父看到我這顆堅定的心時,師父會幫我,而是你在怕,怕滅掉你。這時我感覺我的心不再突突亂跳了,沒有了怕的感覺,如釋重負。

最後讓我以師父的話「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洪吟二》〈無阻〉)和「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覺〉)勉勵自己,多學法,多看書,做好師父讓做的三件事,跟上正法的進程,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