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嚴格要求自己 險招邪惡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一日】事情是這樣的,由於修煉環境的改變,我同寢室有一名司機非常愛看報紙。我耳濡目染也隨著看一點。在這以前我不怎麼愛看報紙,也沒有看報紙的環境。司機看完報紙就把報紙放在我的床頭,而且一天兩份報紙。久而久之我也形成了愛看報紙的習慣,而且很執著裏面的天災人禍。隨著時間的推移,我也悟到這是一種執著。可就是沒有意識到那麼嚴重。沒有這樣的環境不看也行。忍了幾天不看,可就經不住感興趣畫面的誘惑,就找各種藉口慢慢又看了起來。

我為去不掉此執著感到很無奈,而且發展到看報紙的心超過了學法。學法的時候,眼睛卻時不時的看向旁邊的報紙。師父用各種辦法點化我有很大的漏。如:打坐原來可坐一個小時,可當時只能堅持半個小時。而且每次腳都掉到地上。學法時睏的不行,有時書都掉到地上,前些年沒有出現過這種事情。夢中夢見自家房子中間有很大一個洞,下雨時,水從洞裏往房子裏直灌。雖然我很驚恐,就是沒有悟到問題出在哪裏。隨著執著難去,造成在講真相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出現險象環生的局面。

今年六月,我到一個很大的村莊發資料。到了一個網吧旁邊,碰到兩個小青年,我就和他們一起走。他們看清我不是他們村的,就問我是幹甚麼的。我隨口敷衍了幾句,他們認為我是小偷,把我強行拖進網吧,被十幾個人暴打一頓。當時我就感到另外空間邪惡對我的那個恨哪。在被打急了的時候正念也不足,只一個勁的求師父救我。他們打累了就報了警。我趁他們不注意猛的跑了出去,擺脫了他們的追趕。後來我騎車往回趕的時候,又碰到警車,我又丟掉自行車往荒地狂奔。最後在師尊的慈悲護持下才得以走脫。

我一邊走一邊想,問題到底出在甚麼地方呢?突然我腦子裏出現《轉法輪》中師父講到「我們有個學員一翻氣功書裏邊蹦出一條大蛇來」。而報紙是邪黨的政治工具,比那附體還惡毒,裏邊不是也有邪惡的物質與中共邪靈嗎?我找到了自己的根子問題。心裏頓時升起警覺:修煉是多麼嚴肅!當我看報紙的心比學法都重的時候,邪惡是高興得多麼發狂,因為它們找到了迫害的漏洞。我把自己這次教訓寫出來只為給同修一個借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