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三歲。在我修煉大概一個月左右時,我原來所有的病都不藥而癒了,從此至今二十年未再吃過藥,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滋味。

中共迫害大法後,我聽師父話,就不管嚴寒酷暑都堅持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開始不敢面對面講,只發真相資料和《九評》,後來慢慢的也面對面的講真相和勸三退了,就是被迫害關在看守所和監獄的三年也勸退不少人。十幾年如一日。三退的人中有:老紅軍、南下幹部、縣長書記、廠長、機關幹部、退休幹部、教師、教授、大學生、工程師、公檢法司親戚朋友等等。多年來在講真相中,我見證了好多大法超常和神奇。

一、他生命垂危,因明白了真相而獲新生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去買菜,看到兩位賣菜的老年婦女在交談,其中一個邊講邊哭,另一個也在掉淚,我便站下來聽她講。原來是那個人的老伴生病住院,花了一萬多元也沒治好,醫院叫準備後事了,家裏錢也用完了,沒錢辦喪事,現在人回家十七、八天了,不吃不喝的,話都說不出來,翻身都要人幫忙,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聽後我很同情她,便馬上給她講法輪功真相,又送了兩份資料和護身符給她並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按真、善、忍做善良的好人,又給她做了三退。她說:我沒錢。我說不要錢,這是我師父慈悲於人,叫我們這麼做的。於是她謝了我菜都不賣了,馬上回家了。

大約兩個月後,我在萊市上又遇見她了,她正在攤位上買肉,她把肉丟下跑過來叫:「大姐!」我不知道誰在叫,回頭一看是她在叫我,她笑著上來拉著我的手直搖,我問:「好啦?!」她說:「好了,好了!現在上山幹活了,比以前還結實了。」然後一個勁兒的謝我,我說:別謝我,謝我師父,謝大法,是師父救了他。她說:對,對,對,都要謝!

後來她告訴我,當天回去她就把我講給她的真相告訴她老伴,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不停的念,同時把護身符放在他衣服裏,叫他「三退」,他點了點頭。就這樣,當天晚上七點過她老伴就要喝水了,十一點半左右又吃了一大碗稀飯,第二天天不亮又吃了一大碗稀飯,早上又吃了一大碗稀飯。能說話就看真相資料。這樣一天天的就好了。因此很多親朋好友都來關心,我說:你就如實告訴他們,讓他們也受益。她說:都講了,其中有人也受益了。

後來她們全家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法輪大法好。

二、師父給他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五年,我老伴和他的幾個戰友去他們當兵的地方重遊,一路上大家都很開心,有說有笑的,唯有一個王姓戰友情緒低落,面色蒼白,一直不吱聲。老伴就找他談,他說他長期失眠,身體極度虛弱,長期靠藥物睡眠,而且藥量越來越大效果也不好,還常常通夜不眠,多次都想跳樓自盡,所以最後一次出來玩玩,然後回去了此一生。我老伴當時就告訴他:千萬別亂來,可到大醫院找專家教授看看。他說沒用的,現在只有死了才解脫得了。

後來老伴告訴他關於我的情況,以前也同樣想以死來解脫,後經人介紹學了法輪功,一個多月就好了,而且越活越精神,越活越年輕,真是變了個人樣,叫他不妨也試一試。

王姓戰友聽後趕快問:嫂子能教我嗎?!老伴說:沒問題,放心吧,你嫂子可好了!這下他可高興了:回去我就去你家,幾天後他們回到了省城,第二天就來我家急於找我,我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送他幾本大法書,把省城同修電話告訴他,他非常高興的回去了,第二天就開始看書,接著學功,當天晚上就睡了個好覺,十幾天後再次來我家,氣色很好,精神也好,真是滿面春風,從此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後來他去美國看他兒子,看那裏同修的修煉狀況更增強了他修煉的信心。

三、煉功人全家受益

自我修煉以來嚴格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斷提高心性,身體也越來越健康,全家都能理解和支持我。二零一四年二月,我被中共迫害冤獄期滿,兒子買了個車準備到監獄來接我,誰知去我姐家的路上撞到電桿上出車禍了,車子撞得稀爛(後來用了三千多元才修好)可人卻安然無恙,第二天照常坐他表哥的車來接我,我知道是師父救了他。

同年夏天我兒媳開車去上班,在倒車時連人帶車摔在坎底下(約一層樓那麼高),車摔爛了可人在車裏都沒傷著,也不害怕,後來車子用吊車吊起來的,同樣用了幾千元才修好。也是師父救了她。

小孫女在七歲時,給她買了一輛兒童車,剛準備帶她到公園去學,出門剛坐到車上被他八歲的表哥從後面一推,正好是下坡,車子飛快衝了出去,這時孫女嚇得直哭,我一邊追她,一邊叫她別怕,一邊請師父救她,車子碰到圍牆摔倒了,車子壓在小孫女身上,只是右手擦傷了一點皮,出了點血,是師父救了她啊!

二零零六年初的一天,我老伴去老年大學上課,剛到學校的樓下,突發腦溢血,出現了昏迷,幸好被學生看見了,立即叫120送到醫院,經檢查腦出血嚴重,而且還在出血,我去後已發了兩次病危通知,醫生告訴他不一定醒過來,就是醒了也是植物人,叫做好思想準備,當時我沒想那麼多,只想著求師父救他。手術七個多小時直到第二天九點過,他才醒來,醫生說右側半邊已癱瘓。我告訴老伴別怕,只有我們師父能救你了,從現在開始你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誰來你別管,他直點頭:我有空也對著他念。

就這樣第三天早上八點過,他身體右邊就能動了,當時我淚流滿面,對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我告訴醫生,他們都不相信,我叫他們過來看,結果全部醫護人員都驚呆了,他們說真是奇蹟,不可思議,緊接著老伴開始拉肚子,醫生查不出來原因,可我知道是師父幫他清理身體,體重雖然減輕了幾十斤,可臉色紅潤,精神也好。醫生說只能吃流食,可第二天就能吃幹的了。不到十天老伴就可以自己走路了。個把月就出院了,出院回家自己還上了二樓。

從此,他每天下午和我一起學法,看《九評》和各種真相資料,但不願煉功,就這樣持續了三年,這三年沒吃一顆藥。有一次他眼睛不好到醫院去,遇見腦外科主任說他是這一輩子見過的病人中恢復得最好的一個。可三年後的一天他不小心又摔一跤,自己怕心起來了,不學法了,還是走了,但在他臨走前說感謝師父讓他多活了三年。

這些年師父為了救我家人不知承受了多少,真是師父說的:「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以上是我這些年所經歷和見證的部份大法的超常和佛法在世間的再現。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