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次生命垂危 丈夫幸得大法救命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丈夫今年五十六歲,別看他年齡不大,卻在四、五十歲的十多年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生命的絕境。在每一次性命攸關的時刻,還沒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煉的他,都是憑著對師尊的堅定正信,才一次又一次脫離險境,轉危為安。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他的生命,是大法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蹟。

現擷取幾次丈夫在生命垂危時,幸得大法救命的經歷,以證實大法的神奇和超常,證實師父的偉大!

兩次大面積顱內出血 奇蹟痊癒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九日,對我家來說是一個永生難忘的日子。這天凌晨五點左右,我丈夫因高血壓造成顱腔內大面積出血送醫院搶救。緊急手術清淤後,由於顱壓太高導致二次出血,實施二次手術後,生命危在旦夕。醫院多次通知病危,要我們家屬有心理準備,邊等邊準備後事。科主任找到我告訴我搶救的難度,說他生還的希望不大,有可能人財兩空。即使活過來自理的可能性也很小,會給我的生活帶來很大的影響,並讓我好好想想。

我想師父要求我們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我們今生能成為夫妻那得多大的緣份哪。中國不是有句古話:「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來共枕眠」,我怎麼忍心在他還有生還希望的時候選擇放棄呢?有師在,有法在,我不會輕言放棄。我堅信大法是超常的,現代科學做不到的,我師父能做到,現代醫學治不了的病,我師父能解決。我丈夫雖然還沒修大法,但師父告訴我們:「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師父珍惜眾生,慈悲眾生,師父法力無邊,一定會使他起死回生。

當時我丈夫還在重症監護室,我見他很不容易,就找主任要求回普通病房,他居然同意了。就這樣我丈夫從ICU回到普通病房。看到此時的他,使我想到人是那麼的渺小、脆弱。曾經堂堂的七尺男兒被病魔折磨的沒有了意識(昏迷不醒)。因腦袋水腫未消成了名副其實的大頭人,只能靠輸液和氧氣來維持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生命。我每天除了完成必須的各種儀器指標的監測,進行日常的護理之外,還要配合護士醫生處理突發的異常狀況,等於整天面對一個「活死人」,對常人就是煎熬和無奈。但對於一個大法造就的生命來說,雖然在艱難的等待中,我堅信師父給予我們的一定是最好的,堅信大法一定能救他,堅信師父有回天之力,相信奇蹟一定會發生。

經過了二十天的時間,「活死人」終於有了生命的跡象。護士給他輸液扎針時,他的胳膊抽動了一下,好像對疼痛有了一點反射。說來就是這麼神奇。從此時他的狀態就像變戲法一樣變化著。半天一個驚喜:一個瀕臨死亡的「活死人」竟然要坐起來;半天又一個變化:從他的表情猜他還要下地走走。等到第二天上午從他的行為我們判斷他是要自己去上廁所了。自那以後,他的身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真是令人難以置信。

第二十五天我丈夫出院回家。他不但身體恢復如初,而且從零六年開始陪伴他老父親,並精心服侍八十七歲的老父親,安享晚年,直至二零一六年離世。

血壓超高命懸一線 信師信法神奇恢復

就在他父親去世的那年秋天的一個早晨,我正在煉靜功,我丈夫突然裹著一個毯子來到我的臥室站在我面前。我睜眼一看嚇了一跳,只見他渾身哆嗦,臉色黑灰,表情非常痛苦的告訴我他腦袋疼的受不了啦,讓我給他量一量血壓。我趕忙扶他躺下,拿來血壓計一量高壓二百四十。我以為量的不准,就用電子血壓計做了一下對比結果,證明他的血壓確實太高了,而且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因為當時出院時主任再三叮囑千萬要看住血壓,如果再有一次出血,那後果不堪設想。

這時恰巧我姐和我姪女有事來找我。姪女是搞醫的,看到這種情況,嚴肅的對我說:「老姑,必須馬上送他去醫院,不要耽誤了,太危險了。」因為我們修煉人都知道「病」是怎麼回事,醫院治病只是往後推遲,不可能從根本上治癒,要想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只有消去業力,所以只有師父能救他。我說現在只有兩條路走,其一是去醫院治療,但是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醫院治病治不了命。第二是求我師父救他。只要他能相信師父,就會出現奇蹟,看他自己選擇吧!之前我也經常告訴他要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他身體出現一些小痛小恙,敬念大法好,真的就好了,對此他深信不疑。

我又讓他認真聽師父講法,其它的甚麼也不要想,心越誠效果越好。因為師父講過:「給病人念一念此書,如病人能接受,可治病,但對業力大小不同的人效果也不同。」[2]

我丈夫是一個非常善良且孝敬老人的人,在親朋好友及鄰居中有口皆碑,我家奶婆活到一百歲,糊塗時將大便到處抹,弄得滿屋惡臭,我們這家四個孫子當中,只有丈夫不嫌棄,一點一點擦淨。對他父母也這樣,有時老人大便便不出來,他就戴上手套不厭其煩的一點點的摳出來,直到暢通為止。吃飯一口一口的喂,給老人家吃新鮮的飯菜,而他自己卻總是吃殘羹剩飯。

我媽腦萎縮有一段時間住在我家,因吞咽困難,有時候飯噴的哪都是,他從不指責,相反卻像哄小孩子一樣耐心安慰她,令大家很感動。

我想這樣的孝子在中國古代不足為奇,比比皆是,因為那時人的道德水準高,做人就應該這樣。然而在這物慾橫流道德淪喪的拜金社會,已顯的彌足珍貴。我堅信師父一定會救他。我們幾個人一邊聽著師父的講法一邊靜靜觀察著他的變化。發現他臉漸漸退去了黑灰色,趨於自然膚色,呼吸也漸漸平穩。不知不覺兩個小時過去了,這時我姪女又給他測了一下血壓130/90,奇蹟般的恢復了正常!

我丈夫也坐起來了。剛剛發生的驚心動魄的一幕,戲劇性的結束。在場的家人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血糖嚴重超標 三天正常

二零一七年六月他突然消瘦許多,體重驟降十多斤,將軍肚也不見了,我以為是因為孩子結婚忙活的,也就沒太在意。我哥發現後給他連續測量三天餐後血糖值分別為二十二、二十四、二十五,還說要第二天早晨到我家給他測空腹血糖,結果為十六點九,高出正常值很多。

我哥嫂勸他馬上住院調一調。突如其來的情況,搞的他六神無主了,天天嚷嚷去醫院住院。他並非不信師父,而是基於他對大法認識的侷限性,他認為師父不會連這事也管吧!我說我們有師在、有法在,你怕啥呀?!大法展現的神奇你也不止一次的親身經歷過,你好好聽師父的話比甚麼都強。你知道大法有多大的威力呀!

他聽聽也有道理,就又是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又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第二天空腹血糖十一,第三天十點一,第四天五點七。這一下他心悅誠服。今年過年我給師父供水果、敬香,還真把他給忘了,到了正月初七我才想起提醒他。他卻像早已胸有成竹似的說:這事不用你告訴啊!事情雖小,不值得一提,卻反映出一個生命獲得大法救度與生命重獲新生後對主佛發自內心的一種感恩,此乃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

他雖然還沒有正式走進大法修煉,我想只要機緣成熟,走進大法是遲早的事。他現在也力所能及的搶著做一些救度眾生的事。比如我這邊只要拿起筆寫東西(他以為我又要寫真相信了),他便示意他去郵寄。還總結出點經驗來,到哪去郵,怎麼樣更安全。買東西找回的小面額的錢,他也搶著印真相短語,有幾次還印反了,我就耐心的教他怎樣做。現在我當著他的面給他的同事朋友講真相,他不但不再阻擋,有時也蹦出一句半句的配合我,還挺默契呢。看著他的一點點小小的變化,我心中萬分感慨,大法真的是從本質啟迪一個人的佛性,改變著人。師父偉大!大法偉大!

我作為一個修煉人深深的知道,在我們現實生活中我丈夫的病奇蹟般的好了,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議,無法想像。而在另外的空間師父的承受與巨大付出不是三言兩語能夠表達清楚的,更不是常人所能理解得了的。「病」用人能理解的話說就是欠的債。欠債要還,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有些債是用金錢或忍受痛苦就可以還得了的,而有的債只有用生命才能抵償的。況且師父洪大慈悲不是為一兩個人償還、承受,而是為所有的大法弟子承受,為所有的世人承受,為所有的宇宙眾生承受。師恩浩蕩,無以言表!

我們幸運的生活在大法洪傳的時代,與創世主同在,這是怎樣的一種榮耀。這種幸運是現代人無法理解的!也是值得珍惜的。所以我衷心的希望那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一定要萬分珍惜師父為我們所做的一切、一切。珍惜這得之不易的人身,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