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救人報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我們夫妻修煉已有十九年了,修煉後不但一身的病好了,更重要的是心變大了,胸變寬了,名利情都放淡了,這都是師父的法理改變了我們的思想和行為,要說真正提高也就是這兩三年。以前總認為我們兩個人也是個學法小組,在家學,發正念,有時也能講點真相救人,但救人很少。

從二零一五年參加學法小組後,和同修切磋,看到同修學法救人那麼精進,找到了差距,最主要的是找到了修心性方面的差距,感覺差距太大了。表面看在法上,可一遇到問題就變成常人了,爭鬥心、辯解心、只想聽好話的心、爭強心等等都有。

師父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

我現在在背法中真正體會到了:你心性上不來,你就是沒修、白修,你做多少事都沒在法上。我們夫妻同修就是一面鏡子。師父用兩個人的嘴互相點化,有時還悟不到。人心出來了,不高興時說話很硬,我的口也沒修好,總以為你是我老伴,想說甚麼張嘴就說,自己常有理,有時給他刺激大了,他也能說句生硬的話。有一次他嚴肅的說:「你哪像個修煉人?發正念倒掌,說話也不修口,你覺的你煉的挺好,小組哪個同修都比你強。」當時沒悟到,這是師父用我倆的嘴互相點化。

師父說:「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2]「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3]有時我倆就坐下來向內找,找出人心去掉它。這是我倆精進的法寶。

因為心性提高了,在救人中也發生了一些感人的事和有驚無險的事。

鍥而不捨

有一次講完真相要回家,要坐車往回走,我告訴老伴:我去商場買麵條,你就不用跟我去了。你在車站等我,遇到有緣人還可以講真相。我從商場出來,看見大道對面有個人坐著等車。我望望老伴,他還在對面車站,坐在椅子上和人講真相。

我就趕緊走過去,和等車的這個人搭上話:「您坐幾路車啊?」他說:「我等個人,是過去的鄰居,到我家來玩。」我說:「您鄰居之間關係處的挺好。您多大歲數了?」他說六十七歲了。他問我:「你有多大了?」我說:「我七十多了。」他說:「你不像那麼大歲數,身體挺好的。」我說:「是呀!您聽說過法輪功嗎?我煉法輪功身體好了是小事,最主要的是心胸寬了,心情好了,甚麼都順其自然,不爭不吵,身體能不好嗎?我還要告訴您一個好事,您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現在的人太壞了,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做好人它不讓,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死的人太多了,老天要治理,不是哪個人說了算的,順天意吧!」

說到這,他就不讓我說了,他說:「我一般在家不出來,今天出來一趟,怎麼淨遇些法輪功?剛才在道那邊,一個老頭跟我講法輪功,他沒說完,我走了。我想上這來坐著等人吧,又遇上你了。法輪功給你們錢嗎?你們那麼賣力,我真想不明白。拿著退休金,還反對共產黨。那麼大歲數,在家享點福,出來說那些沒用的幹甚麼?現在法輪功怎麼那麼多?你幹點甚麼不好,幹這個?」

在他說話時,我就在心裏發正念:清除干擾眾生聽真相的邪魔亂鬼,請師父加持,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在心裏反覆念,表面上我面帶笑容聽他說,心裏很堅定的發正念。

他說完了,我就說:「您聽我跟您說幾句。法輪功您光是聽說過,但是您不了解。法輪功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您說哪一句是錯的?(中共的)宣傳的全是反的。您說法輪功給錢嗎?法輪功不講錢,就講修心向善,這顆善心不是裝出來的,是我師父大慈大悲讓我修出來的。您和佛有緣,今天能碰到兩個人告訴您真相,您真是太有福了。您看我身體好,我十九年沒吃一粒藥,有點小毛病,煉煉功就好了,就這麼神奇。」

這時他還是有點不服,他說:「我這一輩子沒得過病,也不吃藥,也沒住過醫院。」我說:「您就是個好人,您前世積了大德了,這世享福了。因為您有緣,您今天聽了真相了。真善忍,這是天法,只要您心誠,相信法輪大法好,大佛就會保護您的,順天意吧,趕快把入過的黨團隊退出來。您入過黨嗎?」「沒有。」「入過團、入過隊嗎?」「那是上學時的事了,歲數大了自然就退了。」我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佛看人心,退出團隊,您說聲好,臉上的獸印神佛就給您抹去了。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好好過個晚年吧。老姐說的都是掏心窩的話,就是為了您好。」這時他說:「好吧,聽你的。」我說:「我講的也不全,給您一本帶正的能量的小冊子,回家少看點電視,多看看小冊子,看看真人真事,一正壓百邪。我再給您個護身符,多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讓神佛保您身體健康,全家幸福。」他都要了,說:「我回家看看,謝謝你了!」又一個生命希望得救了!謝謝師父!

我到車站,老伴正在等我,說:「你又跟他講了?」我說:「你雖然沒給他退了,可打好了基礎。他說他一般不出來,今天怎麼遇到這麼多法輪功?」

有驚無險

一次和老伴去銀行開工資,那麼多人排號,我就和一中年婦女講真相。老伴和一個男的講,一說法輪功,他不愛聽了,就大聲說:「你們法輪功還想推翻共產黨,推翻不了。幹點甚麼不好,宣傳這些東西。」這時老伴和他說了幾句,他也不聽,老伴就走了。

這時我還在和那個女的講真相,給她三退了,又給她真相護身符。她在看護身符的時候,那個男的就看著我,又說了些不好聽的話,這個女的就把護身符又還給我了,說:「阿姨,我不要了,你放起來吧!注意安全!」我就把護身符放起來了。

這時那個男的就站起來了,一邊滿屋走,一邊說:「反對共產黨,膽挺大的。共產黨給你開工資,那麼大歲數沒活幹了,幹點甚麼不行,一天到晚出來宣傳。」一個小個子保安在那兒擺弄手機,他就過去跟他說:「打個電話,一會兒警察來就能給抓走。」這時從樓上又下來一個大個子保安,站在大廳那兒,聽了一會兒,一看就一個人在那吵吵,就轉身上樓了。這時小個子保安就說:「人都走了。你還說甚麼?」這時這個男的指著我說:「這還有一個,是他們一幫的。」

這時我還是面帶微笑看著他,心裏發出堅定的正念:「師父救救我。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重複了好幾遍。這時我思想也在鬥爭:我前面還有好幾個人,我這工資是開呢還是不開?一想:不行,我不能走,我走了工資沒開,他還以為我害怕了。我決定不走。我一面微笑,一面發出強大的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4]「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5]。

這時他又對著屋裏人,自言自語的說:「掛個電話,馬上就把她抓起來。」屋裏沒有一個人理他,我也沒害怕,也沒動心,就是面帶微笑發正念。這時排到我了。我開完工資,他還在那兒斷斷續續說,我就走了。

從銀行出來,老伴在商店等我,我就講了這事。感謝師父的加持、保護,同時也為這兩個保安高興,他們是聽過真相了,明真相了,祝願他們能有一個幸福美好的未來。

我倆當時就向內找,老伴說:「我有責任,慈悲心不夠,結果給你帶來了麻煩。」我說:「我也做的不夠,當時自己如果發出一念:停,不要胡言亂語。肯定早就停了,不會叫他造那麼大的業。」多虧師父保護,真是有驚無險哪!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善念救人

有一次,老伴同修在車站見到一個三十多歲的小伙子,問他:「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聽說了。」「有沒有給你退的?」他說:「沒有。」老伴同修說:「現在當官的都是為了個人,人民的官不為人民,沒有人民哪有官?兒女都送出國了,錢也轉到國外去了,幾輩子都花不完。現在蔬菜、肉類毒的、假的到處都是,不檢疫就送市場,這麼危害人民健康的事政府不管……」老伴還沒說完呢,他就不高興了,說:「你說這些幹啥?共產黨給你退休金,拿著共產黨的錢還反對共產黨。」老伴還想接著說,他立即警告老伴:「停,不准你說。你們這些人我都不理解,沒事幹了。」

老伴這時想起師父的那段法:「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2]。老伴就用法來對照自己向內找,要求自己要正念正行。老伴就和顏悅色的說:「你不讓我說,我就不說了。」

這時老伴要坐的車來了,上不上車?老伴一看那小伙子坐的車還沒來, 就想等下一輛車吧。老伴就善良的對那個小伙子笑了笑,小伙子明白的一面知道是為他好,就有點不好意思了。老伴甚麼也不說了,心想是不是自己說話語氣不善,道理講的不明白,使得對方不愛聽,怎麼辦呢?得想辦法讓他得救啊!以善主導改變一下方式吧。

老伴就微笑著說:「你坐的車怎麼到現在還沒來?著急了是不是?」他說:「是呀,我坐的車沒來。你上趟車也沒坐,如果坐了,現在該到家了吧?」老伴聽了他這話心裏非常舒服,也被感動了。老伴就說:「我看你呀是個好人,我跟你講的話你還沒認識到。本來我是一片好心,叫你真正有個美好的未來。你不讓我講,我能走嗎?現在的人追求名利,都被帶動成甚麼樣了?法輪功修真善忍都不讓,迫害死那麼多法輪功學員,老天能不管嗎?貴州平塘縣億年大石頭裂開後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經科學家驗證全是天然形成的。孩子呀,不是誰滅共產黨,這是天意。現在快到三億人覺醒,不管是多大的官,科學家、名人都知道有這一天,都聲明退出共產黨這個圈子,你想咱能替它去死嗎?信佛的人必須行善,大叔看你不了解三退,不把你講明白了,不讓你逃過災難,我還是信佛的人嗎?我還有一點善心嗎?所以我必須要做。但你就是不相信,我也沒辦法。」話說到這,小伙子說:「大叔,我信,現在我知道法輪功好了,我聽你的。」老伴就問明了他的情況,給他起個化名退了。

和小伙子分手後,老伴想起師父的話:「我告訴大家,你就是去慈悲的對待眾生,你就是慈悲的去跟人講清真相,你就是維護大法的尊嚴,你就能維護了大法的尊嚴。」[6]大法弟子做成任何事靠的都是大法的力量和正念,否則一事無成。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