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修口的認識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很多同修都在談論修口,但有些同修僅僅是嘴上說說,像一句口頭禪似的。同修一說要修口,大家都說,對,我們都要修口。可在實修中,真該修口時,早忘了。有些人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還要加上自己的分析、理解、猜測。至於那句話會造成甚麼後果,完全不在考慮之中。

其實修口這個問題是一定要落在實處的,是要真正做到。這個問題非常重要。常人中都說禍從口出,要謹言慎行,話不可亂說。尤其在這種迫害形勢下,也許你隨意的一句話,就直接導致同修被迫害,給證實法造成很大的干擾。這個罪業可是很大的,絕不可能因為你不是有意而為之就無罪;也不可能由於你是修煉人,就不用對這事負責。宇宙的法是公正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不該說的話,無論如何都不能說,真正做到修口。

有的同修怕得罪人,別的同修問甚麼就說甚麼,把不該說的都說出來了,還強調自己只是說了真話。然後很多同修把這個所謂的真話到處傳,給其他同修帶來麻煩。受到邪惡迫害時,又害怕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於是對邪惡也說真話,出賣同修。好像只要說的是真話,自己就不用對這事負責似的。忘記了大法要求的「真」是基於善和忍的真,不是不善的、自私的、害人的「真」。

有一個人出賣了同修,同修說她不該這樣做。她卻說,她修的就是真、善、忍,她說的就是真話。當時有學法不深的同修還說,難道真話都不能說嗎?其實你一句所謂的真話給同修造成那麼大的災難,你的這種真話造下的罪業有多大,你想過嗎?迫害同修、干擾同修做三件事,干擾眾生得救,這麼大的罪業,能夠因為你說的是真話就推卸得了的嗎?我知道有一個人在邪惡迫害她時,她給邪惡說了很多事,後來走出黑窩後,也不知悔改,很快她和丈夫都死了,死時還挺年輕。她們幾個人同時被邪惡迫害,她受到的迫害是最重的。而另一個同修也受到邪惡迫害,可這個同修卻對惡人說,自己甚麼事都不知道。其實很多事這同修是知道的,但她沒給惡人說。並且她們好幾個人同時受邪惡迫害,這位同修受到的迫害是最輕的。後來這同修各方面都挺好。

記得明慧網上一篇文章寫了無心一指釀禍端的事,說大法弟子王燕欣被綁架的前一天,一個矮個子男子問一個營業員誰叫王燕欣,她因為離得很近就順手一指,結果第二天王燕欣就被一群警察綁架了。此前那營業員是銷售能手,賣貨賣的非常好。可王燕欣被綁架後,那個營業員老闆家連續七天一件貨都賣不出去了。老闆托人找了個西藏喇嘛問究竟怎麼回事。喇嘛說:你們商場裏有個人被抓了,這個人是一位修煉神佛的人,抓她的人一隻腳已經邁入地獄了。你家的營業員,因告密一隻腳也已經邁入地獄了,雖然她是無心的一指,但已失去了未來的人生福份;如果繼續用她,你家的生意不會好的。後來,這營業員被老闆開除了,她去做保險,可是幹甚麼都不順利。這營業員僅僅是無心一指,同修被迫害了,營業員都失去了未來的人生福份。那些所謂說真話導致同修被迫害的人,你想想你有多大罪吧。

我們都說要圓容師父所要的,一切有利於整體提高、有利於眾生得救、有利於證實大法的事,當然是師父所要的,這就是我們要圓容的,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要對整體提高、眾生得救有利,對證實大法有利,是善的,慈悲的,反之就算你說的是百分之百的真話,但你的話卻起到了惡的作用,危害他人、干擾眾生得救、干擾正法,這話就絕對不能說。

師父說:「因為一旦對學員造成了巨大損害,使一些學員掉下去、甚至處於被淘汰之列,這巨大的業債怎麼還?」[1]我們修煉要以法為師。

尤其一些有一定影響力的同修,你們接觸的同修又多,不要甚麼事都說都問。有的同修明知有些事不該說,但你們一問,怕得罪你們,今後有些事不好辦,也就說了。有的人覺得你們都說,她們也說,也知道一切都是公開的秘密,習以為常了。誰不說,還認為不說的就不對。

有一次有同修不願說,很多同修都責怪這同修是有自保心、怕心,甚至還說當地有一定影響力的某同修也是這個意思,事實上那些事是絕對不能說的,但那些同修也不能理解,被責怪的同修當時就感覺另外空間那些不好的物質一下就壓下來了,很長一段時間狀態很不好。因為每個同修也是有能量的。再說你甚麼都說,給同修找麻煩,你是要負責的。並且對你們自己影響最大,最不安全。

常人中講國事家事天下事,事事關心。修煉人不講這個,我們煉功都要靜下來。有的人好奇心重,事無巨細,事事打聽,打聽了就到處傳。自己做的項目、同修做的項目、自己一家的家事、工作,方方面面都要管,這麼多事掛在心上,先不談說錯了話要造業的事,你整天這麼多事掛心上,一入靜,心裏甚麼都想,你真靜的下來嗎?使人不能入靜的全視為干擾。都影響到自己修煉了,還打聽那些事幹甚麼?常人為了避免惡緣,還說要把別人的大禍事說成小事,小事要說成沒事。你隨口一句所謂的實話,給別人製造了禍事、增加了很大的苦難,那你這話該說嗎?我們修煉人的善念和是非標準總不能連常人都不如吧。

還有一些同修,習慣看常人社會的動態、形勢,稍有一點風吹草動,就覺得好像無路可走了,好像只能等邪惡來迫害了,沒做到真正的信師信法。怕心太重,這時應多發正念,多向內找,多學法,真正提高上來。可有些人卻找同修交流,把這些負面思維、悲觀、失望的觀念對其他同修講,動搖其他同修的正念,導致一些同修甚麼也不敢幹了,影響同修證實大法。在這方面我們也要多修修口。

其實我們所有的交流切磋都要對整體昇華有利,影響整體提高的話就不要說。我們是有功能的,面對邪惡的迫害,我們用功能堅決鏟除它就行了。師父在《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談到:「我昨天和長春輔導站的負責人還在說:你們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夠給我們學員創造一個不受干擾的、一個穩定的環境修煉,這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你們在座的也是一樣,使你們的輔導站、輔導點能夠不受干擾,帶領大家去修煉,那就是你們最大的責任。」[2]

我們要聽師父的話,不說那些干擾大家做三件事的話;不說那些破壞大家穩定的修煉環境的話;不說不利於整體提高的話。在這些方面,我們要做到修口。

以上是個人所悟,有不妥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淘沙〉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