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修切磋教育孩子的幾個問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當今中國大陸教育亂象叢生,共產邪靈為了毀掉下一代,學校普遍「監獄化」,以安全為由限制學生的活動時間和空間,孩子在校被迫長期坐著不動;用應試教育鉗制學生心智,用題海戰術延長學習時間,寫作業普遍到深夜;用微信群和各種手段打擊孩子自尊心,脅迫家長逼壓孩子完成老師布置的各種任務,造成親子關係緊張。孩子身心疲憊,心智狹隘,脾氣暴躁,人格扭曲,自殺事件時有發生。

在這個大環境下,大法弟子同樣面臨著如何教育孩子的問題:既要完成學業,又要保護孩子,不被邪惡的體制傷害,這是擺在面前的嚴肅問題。許多大法弟子非常重視孩子教育,做到了「逆流而上」[1],以品德培育為重心,讓孩子更多保存了天真的本性,較少受到這個社會污染,非常尊敬師父和大法,成為品學兼優的大法小弟子。當然,筆者也觀察到一些困擾大法弟子家長的問題。有的家長同修忙於自己的事,導致孩子沉迷網絡遊戲,造成很大的損失。

為了幫助孩子們更好成長,我將觀察到的這幾個問題寫出來,與同修們切磋,也希望藉此拋磚引玉,有更多同修分享在孩子教育過程中的心得體會,共同走好我們的路。

問題一:家長只注重孩子讀法,孩子不會運用法理修煉

大法弟子家長督促孩子讀法很必要,只是家長在重視這個問題的同時,往往會忽視另一個問題,就是孩子不會運用真、善、忍的法理,與自己的學習和生活結合起來。這方面,家長需要用心引導孩子。

小朋友美美的外婆是修煉人,媽媽沒有修煉。在外婆的引導下,美美能熟讀《轉法輪》、背誦很多首《洪吟》,真是難能可貴。然而美美愛發脾氣,脾氣上來時控制不住自己,外婆勸而無果,只有無奈的搖頭。

做幼教工作的同修A觀察到孩子想改好,但不知道怎麼改。當機緣恰當時,A就像朋友一樣同美美聊天,耐心的問小朋友是否了解自己為甚麼發脾氣。讓同修A驚訝的是,美美一口氣說了五、六個發脾氣的原因:有環境因素、也有自身原因──這說明,孩子們都有明白的一面哪。

A就一條一條的和小朋友分析,當遇到這些情況時,該怎麼想、怎麼辦。比如,孩子受母親很大影響,而媽媽性格比較急躁。那就要告訴孩子,媽媽為了給寶貝賺錢,工作非常辛苦,美美應該好好愛媽媽,而不是學媽媽發脾氣、增加媽媽的煩惱;還比如,孩子遇到不如意了,不會表達,情急之下就發脾氣。那就要教會孩子,遇事無法解決,先找可信任的大人求助,而不是發脾氣,等等。

看到孩子在火上來的那一刻不知道如何克制自己,A就和孩子模擬生氣場景,和孩子共同尋找「制怒」的竅門。美美自己找到一個竅門,那就是火上來了,對自己說:我是可愛的美美、那個小魔女美美快走開!

這不就是向內找的一種形式嗎?大人修煉要學會向內找尚且費一番功夫,何況小朋友呢?大人需要耐心的引導,在每一個關鍵時刻都能陪伴孩子走過,這是一個細膩的過程。果然,幾週後,美美小朋友就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小伙伴們都驚呼:美美變好了!

在大陸這種惡劣的教育環境下,孩子一天八小時都在學校獨自面對一切。如果孩子不會運用法理,那就很難自己去判斷學校裏面的好與壞,大人也不容易理解孩子細微的變化、最終在關鍵時候真正幫到孩子。

大法是指導我們修煉的根本大法,不同層次都有不同的內涵。孩子光會讀法是遠遠不夠的,更要一點點學會去運用所學的法理。如何引導好孩子認識高深大法,也是大人修煉的重要內容。如果只是重視孩子讀法、背法,不教孩子運用法理,孩子自己是很難領悟出來的。

問題二:家長只注重孩子讀法,背法,認為「只要學好法,一切師父都會管的」

經常聽到有同修家長說:「只要(孩子)學好法,一切師父都會管的」。這話也有一定道理。很多大法弟子的孩子來源都不一般,有的還開了天目,甚至有的同修覺的師父經常借孩子的嘴來指出自己的問題。小小年紀能學法、能明白許多事理、法理,師父當然會管的。

但是,師父告訴我們:「甚麼東西太絕對了就不對了。」[2]有一些同修對孩子過於放心,認為只要督促孩子學法就行了(以學《轉法輪》為主),別的都可以「順其自然」的不管了。這樣可能會帶來一個問題,孩子僅僅是看上去「聽話」了,但實際上孩子不光知識面狹窄,而且「人」這一層的許多常識都不具備,比如,待人接物、進退禮儀、自如應答、伙伴相處等等都不會。

師父要我們「走回傳統路通天」[3]。在傳統教育範本如《弟子規》中,培養一個大方謙遜有禮的孩子是最基礎的要求。具備了生活和社交常識,孩子才可能理解更複雜的事物,才能動手動腦豐富自己的生活,才能知道不斷改正自己的方法,直至能夠理解高深大道。

教孩子學習真正神傳文化的知識也是作為大法弟子家長的責任,尤其是中國正統文化,師父說:「這是一個造就人這種生命物種思維結構的偉大工程。這是一個漫長歲月人類在親身體驗到了才能認識到各種事物與文化內涵的工程。」[4]如果家長能夠帶領孩子認識創世主的偉大,一定能提升孩子的智慧,幫助孩子更好理解大法的內涵。

相反的,要是同修以為「一切師父會管」,從而一定程度上放棄自己的責任,那麼我們放棄的這部份,邪黨的教育體制就會接過去,它來管制孩子,一天至少八個小時。在邪黨學校學習的一切知識都是扭曲的,是邪黨刻意灌輸給孩子的。邪黨還有意塑造孩子扭曲的思維方式,即屈服於威逼利誘,不會獨立思考,做決定草率盲目,成為邪黨好用的「傻瓜」。雖然我們的孩子明白一定的真相,但失去了父母必要的關注,單純的孩子如何去抵禦邪黨不間斷的洗腦呢?

有的同修為了避免邪黨應試教育體制的危害,把孩子送入國際學校,期望一勞永逸。但需要警惕的是,《魔鬼在統治我們的世界》中已經為我們分析了,整個人類社會都在共產邪靈的指揮控制下,急速敗壞著。西方教育體制早已被共產邪靈所滲透,一味鼓動學生「個性解放」,悖逆傳統,這種氛圍下成長的許多學生,自我為中心的意識不斷膨脹,專注於自己不被冒犯。他們不懂如何獨立思考、不懂個人責任。大陸的國際學校並不是應試體制內的「飛地」,反而受到共產邪靈在東西方施惡的雙重影響。作為家長,同樣不能放鬆自己的責任哪。

修煉人不能把自己的責任推給師父。師父說「我有一句話呀,我說有大法在,甚麼也不怕。有人就理解成,我有了大法書了我就甚麼都不怕了。早期甚至有一個人,拿著大法書,走在大馬路上,逆著快車道走,『我是大法弟子,誰也撞不著我』。那有甚麼區別呢?有大法在,你真的把那大法學進去了,才是真的在。真的修進去了,真的成為一個真修弟子,那才是有大法在甚麼也不怕。」[1]

問題三:小時候挺聽話,大了不服管了

這是一個令一些做家長的大法弟子困惑的問題,而且在法會上也向師尊提出過:

「弟子:有些大法弟子的孩子小時候也跟著學法、煉功,但是家長那個時候對如何帶好小弟子認識不足,又忙著證實法的項目,所以沒能引導好孩子真正懂得修煉。現在孩子長大了進入社會,很大程度上脫離了修煉。他們是跟大法有緣才有機會投生在大法弟子家裏,現在正法接近尾聲,作為家長,現在有機會彌補以前的教育錯失嗎?

師父:哎,說起來呢都很難哪。你得針對他像別人一樣去講真相。你不要把他當作是你說了算、你的孩子,他不聽啦。你得換個角度去跟他講真相了,就這麼回事。

這個我也深有體會。神韻早期的時候啊,大家對神韻的認識也不足,說這個孩子跳舞,完了幹啥?他沒想到,師父用人不能說用完就完哪,我得考慮這孩子的前程。我辦中學、大學、研究生院。這個小孩啊,那個家長當初都不願意送,捨不得。可是捨不得呢,那個十二、三歲的時候,正出功夫的時候,軟度又好,捨不得。等到十四、五歲,一看,這孩子到了十五歲就管不了了,他跟你頂嘴、跟你幹了。一看這不行了,趕快送山上去(眾笑)。可是哪,這孩子已經硬了,在山上也很吃力了。我這深有體會啊。」 [1]

師尊所講的這個「十四、五歲」,在人這一層是「青春期、叛逆期」,正是孩子形成自我思想的時期;從修煉的角度看,這個時候孩子不服管,那大人就到了必須反思自己以往教育方式的時候了。

舉一個場景為例:小小特別好動,作為修煉人的母親想了很多辦法,包括讓孩子多煉功,都沒甚麼效果。媽媽口氣越來越硬:你看你,一刻都停不下來!孩子也不高興:我就是靜不下來嘛。後來媽媽向內找,終於明白了,孩子靜不下來,正是因為大人靜不下來啊。如果大人能靜的下來,孩子有樣學樣,不需要多說,就會改善。於是媽媽不再責備孩子,而是更加嚴格要求自己,恰當時對孩子循循善誘。不知不覺中,小小坐的住的時間延長了。

大人在教導孩子的時候,是不是常以要求、責備的態度對待孩子?是不是對自己的要求降低了,身教少於「言教」了?從修煉的角度上看,一味的責備要求對方,類似於佛教中的「戒律」。我們不這樣走。師父給我們這樣開示:「這個環境的本身,是不是人類社會就是為大法弟子提供的修煉場?它能給你提供著各種表現你執著心的環境、因素,它能提供給你任何提高的機會。因為這件事情大,人類社會都成了它的廟。」[5]

按照大法的要求,我們在孩子教育中遇到的一切問題都需要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去思考和拿出解決辦法。如果大人只是一味的要求孩子、用法理去壓制和責備孩子,方法生硬,缺少智慧,孩子小時候越是聽話,越是不善於主動思考,反而養成一種固執的秉性。到十四、五歲,開始有不同於家長的意見了,就容易簡單否定過去的「聽話模式」,固執去走自己的路,從而造成不服管、頂著幹,嚴重的沾染不良習慣也不再聽父母的話。

大法弟子家庭中的孩子是未來人類社會的精英,肩負重要使命,我們大人真要真正重視,修好自己,帶好小弟子,不負師尊慈悲苦度。

以上層次所限,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造》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