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整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四日】每次打開明慧網,習慣性的先看大陸綜合消息。不是看同修受迫害的情況,不是先解體邪惡、加持同修們的正念,而是看有沒有我本地同修被迫害,如果有本地區的,我就拿筆記下,是我市同修在受到迫害或同修受迫害的那個地方是哪個區、哪個鎮的,歸哪個派出所管轄的。然後在明慧網上選一篇,或者由同修寫一篇針對曝光邪惡迫害的真相文章,寄到迫害同修的某派出所。這在我們學法小組都形成了一種模式了。

如果看到標題沒有我本市和地區的,就好像與我關係不大,看也是走馬觀花的遛一遍,不但沒往心裏去,卻還心想:還是我們地區做的好,別的地區沒有我們地區做的好。完全不是用大法弟子的善來看文章,這個不好的心都形成了自然,而且我們整個學法小組大部份同修也是這樣認為:還是先記著咱本地寄真相信才對,先把咱們地區真相做好,明白真相的警察就不會迫害人了。這個做法也確實在我們地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我區派出所的很多警察做了「三退」、還有我知道的光在一個某鎮政府上班的書記和鎮長就退了四個人。因為大家都很認同這樣做法,所以這種寄信方式也有好幾年了。

九月五日晚上,在學法小組,大家學完一講《轉法輪》後,同修劉姐說了一句:我這還有些一塊二的郵票呢(八毛錢的郵票是寄本市區,往外地寄信就得用一塊二的郵票,寄往本市各地區的信,如果也用一塊二的郵票就浪費四毛錢)。大家走後,我看九月五日的大陸綜合消息,把鼠標一邊往下拉,邊用眼睛遛著看到都是外地同修的消息,鼠標一直拉到底,也沒有本市區的,也就不點開看了。不過在鼠標往下拉的時候,偶爾看到湖北仙桃幾個字,心中就想我市沒有叫××的地名,既然沒有本市地區的,就不寄信了,把劉姐那些一塊二的郵票給本市寄信用一樣,不就是多花四毛錢嗎?把信寄往外地對我們地區也管不了作用,好像別的地區與我們距離遙遠似的。想到這裏,也就不看大陸綜合消息了,就去看別的文章了。

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年輕女子手裏拿著一張白紙,把我叫到她身邊,說你記著仙桃、仙桃,就邊重複這仙桃兩個字,還一邊把白紙鋪在一張桌子上,用手指點著紙上的字,(她好像早知道我平時做事馬虎不仔細),不厭其煩的叫我再仔細看看白紙上的幾個字,我心裏有些煩她磨嘰,不過礙於面子就低頭看那幾個字,「仙桃承諾」四個黑字清清楚楚的,我眼睛盯著仙桃後邊兩個字「承諾」,嘴裏一遍一遍念叨「承諾」、「承諾」、「仙桃承諾」。夢醒後,「承諾」二字還在我的耳邊縈繞。

早上打開電腦,找到九月五日的大陸消息: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鎮派出所近期騷擾行徑。看到這行字我很激動,因為夢裏那個女子指給我看的就是這個仙桃兩字,只是在仙桃兩字後邊加了「承諾」二字,所以夢境清晰地是四個黑體字──仙桃承諾。是自己沒有兌現承諾,師父用做夢的方式給我機會補償。

於是,就馬上拿出信皮,耐心的把上面迫害同修的地址寫下來,寫這幾封信的同時,雖沒有以前寫的數量多,可我感覺師父把我的身體在擴大,我悟到:是我的心在擴展,身體才跟著發生變化的。「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是慈悲的師父幫我拿掉了私心,通過這件事,我懂得了一點:整體是多麼大的一個範圍呀。

在寫這篇交流的過程中,有很多舊宇宙的理纏繞我,目地是阻止我寫下去,寫它有甚麼用啊、發表不了白寫、丟面子等很多人心,我識破它,我喊出聲音來說:我只要師父要的。師尊的法也打到我的腦子:「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1]。是師父讓我們同修之間相互負責,我就寫出這段我在學法中一點小小的認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