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舒蘭市張秀芹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按:張秀芹一九九六年四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修煉前,在單位和同事爭爭鬥鬥,得理不讓人,好打抱不平,把自己搞得一身病:氣管炎、胃病、心臟病,眼睛特不好,吃藥都看不清說明書。學法二十天,眼睛就甚麼都看清了,身體一身輕,她的世界觀都發生了大的變化,如同換了一個人似的。可是這麼好的功法不讓煉了,就是因為中共江澤民一夥濫用手中的權力,凌駕法律之上,迫害信真、善、忍的好人。

下面是張秀芹女士自述遭非法關押迫害的經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和江澤民相互利用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污衊師父,我們大家上省政府上訪,要求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到那一看,那裏來了好多法輪功學員上訪,在省政府門前靜坐,我們也坐下來了,不一會兒來了很多警察,他們拳打腳踢,用電棍連電帶打,把這些法輪功學員打散了,有的被非法抓捕。憲法不是規定公民有上訪權和信仰自由嗎?我就納悶,這時法律都哪裏去了呢?

回來後我和同修照樣在外面煉功,煉了沒幾天就被綁架了,綁架我們的警察叫藺善英,把我們送到拘留所,拘留十五天。拘留警察讓我簽字放棄修煉,單獨一個一個談話,和我談時,是劉所長,他說我和你姑爺關係好,你簽完字就放你回家,不簽字的就要開公審大會判刑,前邊的人都簽了,你快簽吧。我說誰簽誰簽我不看,大法是正的,就是剩一個,就是我張秀芹,我堅定的回答。最後就有一個簽的,這樣不了了之。第二天又問我簽不簽,簽了就呆著,不簽就出去幹活,我不簽就讓我出去幹活了,下午就讓我回家了。

回家後越想心裏越不是滋味,你們不讓我們煉功、學法,還污衊我們師父,上省城不管,就去北京。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九日,我們坐火車去北京上訪。在九台車站我們幾人被綁架了。他們叫當地警察接我們,有三個人的名字忘了,讓我們把錢都拿出來,這些錢被一個叫李小光的警察拿去了,至今未還。回來後,把我們幾人關到派出所的一個臭氣熏天的小屋裏,關了一天送到看守所。

在看守所為反迫害,我們有七個人煉功,警察不讓煉,獄警劉桂榮讓我們七個人站在走廊裏,用三角皮帶抽打我們,然後用鐵鍬打我們臀部,每人打三十下,自己查數,打我時說聲小,又從頭查多打很多下,把我們臀部打得像黑鍋底那麼黑,接著戴上十八斤大腳鐐子,就是這樣我們還是煉。有一天劉所長告訴一個刑事犯管我們,說她們煉功你就打她們,你不打她們我就打你,刑事犯說,我認可讓你打我,我也不打她們,她們都是好人。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後來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到勞教所警察問我煉不煉功,我說煉,她惡狠狠地說:我會找時間讓你煉的。獄警晚上安排一個刑事犯叫王金蘭,她長得高大,把我叫到衛生間檔上窗簾,打嘴巴子,把我打的眼冒金星頭發暈,都要不行了。

勞教所真是人間地獄,早上五點起床幹活,晚上十來點收工,幹的是毛做工藝品。後來把我分到包裝組,包裝是在一個庫裏幹活,那裏沒有暖氣,凍得我都承受不了,我那時真想自殺,想起師父說的話:自殺也有罪。我就背法,會背啥就背啥。

五月十三日。我們和同修頭一天晚上約好十三日煉功,我們四點就煉,獄警不讓煉,我說今天是我師父生日,慶祝我師父生日。姓胡的獄警打我嘴巴子。到八、九點獄警上班,姓胡的告訴大隊長,說不讓我煉我就哭,大隊長李娜用大厚書又打我嘴巴子,那一天,其他大部份同修都被打了,被電棍電了,電得很慘。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勞教所安排一些邪悟的人轉化我們,由於我崇拜她們能說,被她們欺騙了。這些邪惡的勞教所,用邪惡的卑鄙手段,來迫害我們這些信真善忍的好人。

中共酷刑演示:關鐵籠子
中共酷刑演示:關鐵籠子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我又一次去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我們七人去北京,到天安門廣場,沒等拉開橫幅我就被抓,另一同修為了救我也被抓,只有一個同修堂堂正正打開橫幅,證實法,就回家了。

我們六人都被抓,警察把我們裝到鐵籠子裏,後來被送到各個派出所。我被送到這個派出所,忘了叫甚麼派出所,警察問我地址,我不說,警察揪著我頭髮往牆上撞,我高喊師父救我,他們就不敢動我了。後來他們用軟的方法,說:堂堂正正法輪功學員,連自己地址不敢說,她一將我就說了,這次又沒做好。

到晚上來兩個人接我,一男一女,我問是哪的,她說是家鄉的,那男的說他是法輪功學員,他說你得法都沒有我得法早,對我特別親切,所以我就信他了,讓我把那幾個同修找來,他說咱們連夜回家,結果他們開車把我送上八樓一個房間,房間裏有兩個男的,我想,店裏怎麼男女在一起呢?那兩個同修說被抓來的,我當時悟到上當了。他倆說自己是駐京辦的工作人員,這時我特後悔。

第二天,我們當地派出所警察孫繼庫、尹中秋等三人來接我們,小白,姜豔被送來了,那兩個回家了,結果回家也被抓了。我和另兩名同修被送到看守所後又非法勞教三年,勞教所體檢不合格拒收我,可那個送我的姓陸的警察說不行,不讓回家。在勞教所因身體不好,把我送公安醫院,到公安醫院幾天就花我兩千多元,

過元旦排節目演出,勞教所把被轉化的家屬請來參加聯歡,勞教所目的是讓他們發言罵師父、污衊大法,讓家屬犯罪、讓同修轉化。

有一天大隊長讓我檢查病,我說我不去,我沒有病,大隊長說你一天啥也不幹,給你檢查,有病就讓回家,沒病你就在這乖乖的呆著。

到醫院檢查出來心臟病、腦梗塞,她們告訴我女兒:讓你媽回家,一分錢不用花,因為你媽不轉化還影響別人轉化,但辦手續時那上寫的是六個月假,我女兒怕再把我抓回監獄,跟大隊長說,我給點錢吧,別讓我媽回監獄了,隊長說行,女兒給他三千元。我就回家了。

回來後,當地派出所副所長付文忠帶領孫繼庫、李海生等人來我家非法抄家兩次,抄走大法書籍等個人物品。

這次非法勞教,當地派出所所長孫某某到勞保科扣了我家三千元錢,連我丈夫的生活費都沒給留。

這些年,我被非法關押迫害,而且經常被惡警上門騷擾,給我身體和精神造成嚴重傷害,也給我家人精神造成嚴重的傷害和痛苦。

法輪大法已弘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此奉勸那些追隨江澤民迫害大法的公檢法人員,別再做歷史的罪人,別再做迫害真、善、忍的好人,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你們早明真相,早給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