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多次遭殘忍迫害 舒蘭市楊俊峰含冤離世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省舒蘭市法輪功學員楊俊峰,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智障,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被發現獨自在家中離世。他父親楊國樞和弟弟楊俊琦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六年,至今還在監獄中;母親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後,一病不起,於二零一五年初含冤離世。

楊俊峰與父母及弟弟一家四口原本十分美滿、幸福,全都修煉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全家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樂於助人、鄰里相安。但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惡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這種幸福安靜的生活就徹底被破壞了,一家多次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

酷刑演示:上大掛
酷刑演示:上大掛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五日晚五點多鐘,父親楊國樞與母親林松柏被警察綁架到北城派出所進行毆打並給楊國樞「上大掛」(一種酷刑,把人吊起來),開始了慘無人道的刑訊逼供。二十四小時,楊國樞的腰椎間盤活活被抻離了位,手銬勒進肉裏,肉翻了出來,鮮血染紅了兩臂。警察李卓又指使勤雜工姜某某用鞋底打林松柏十幾個耳光。所長楊樹華、副所長杜玉琢、指導員王鑫長、警察李卓、朱兆和以及勤雜工姜某某等六人一起折磨楊國樞。先用衣服蒙住楊的頭,六個人開始拳打腳踢,頭部、胸部、前身、下肢一起打,然後給楊國樞灌芥末油,再按住楊國樞的身體往下壓,有人坐在他的腹部「盪秋千」。警察李卓用手打楊國樞的耳光,覺得手疼,就用鞋底打;用煙頭熏;用塑料袋套住楊國樞的頭、堵住他的口、鼻,憋得他成窒息狀態,之後就對他非法勞教。楊國樞回家後很長時間不能行走,半年多了腿還是一瘸一拐的。

林松柏在北城派出所也遭到毒打,警察用腳鐐將她的腳銬上,勤雜工姜某某用腳踹其右半臉,拽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頭髮被拽掉好幾綹。他還將一束膠皮條子兩頭捆上,膠皮頭上結著疙瘩,往林的臉上、手上抽打,用腳踹,並揚言要將其肋骨踹折。警察李卓用礦泉水瓶子打林松柏的後背,用鑰匙往林的臉上戳。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九點多鐘,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和北城派出所的數個警察僱用110開鎖人員,非法打開楊家住宅樓防盜門,將楊俊峰綁架。

二零零一年七月八日林松柏因為參加法會被警察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二年,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她因身體原因被拒收,警察轉而將她強行送到舒蘭市精神病院洗腦班迫害九十天。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楊俊峰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二零零六年四、五月份,舒蘭市北城派出所警察在菜市場南端大道上又綁架了楊俊峰,在派出所非法關押一宿後,於次日一早強迫其回家開門預謀綁架其在家父母,被正念抵制未能得逞,惡警見陰謀破產,只好把楊俊峰放回。

二零零六年八月,舒蘭市「六一零」邪惡組織在吉舒鎮舉辦洗腦班,北城派出所、北城街道和林松柏原單位(學校)又到家騷擾,弄得鄰里不安、人人厭煩。由於惡人的不斷騷擾,楊俊峰一家已經沒法正常生活,父母二人只好投奔在長春打工的弟弟楊俊奇。楊俊峰則因為有工作(舒蘭市自來水公司)仍留在舒蘭。九、十月份,舒蘭市教育局藉口林松柏的學校找不到她(其實是想利用單位這種共產惡黨的特殊體制形式來迫害她,她已退休),協同「六一零」打報告給財政局停發了她的退休工資,後來林松柏找到學校領導講明真相,才補發給她。

二零零六年十月十日晚七時多,警察到楊俊峰家騷擾,因叫不開門,竟氣急敗壞地關掉他家的電閘。到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一家四口被綁架到看守所迫害。

警察先於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六日綁架了楊俊峰,之後警察脅迫楊俊峰到長春去找楊國樞。二月一日早晨,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李甲哲、李卓等人將楊俊峰從看守所非法提到國保大隊進行長達十幾個小時的刑訊逼供,直到二日後半夜三點多才押回看守所。

二月二日晚十八時在辛和帶領下,國保大隊警察李甲哲、李卓等六、七人夥同長春寬城區西三條派出所警察七、八人,到楊國樞和妻子居住地(寬城區芙蓉路65316部隊軍宅11棟201室),將楊國樞和他的妻子林松柏綁架。當天19時左右,楊俊奇從外地出差回來,他們不由分說將他按倒在地,將手反背戴上手銬,用長圍巾勒住他的脖子,令他呼吸困難,手銬勒進肉中,至今還留有傷痕。警察把他抓到西三條派出所進行迫害。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二日,一家四人均被非法勞教一年。

一家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楊俊峰被迫害的走路直不起腰來,母親林松柏被迫害得記憶力減退。但迫害仍然在持續。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中午,十幾個警察用兩名女人以收水費為名騙開楊俊峰家門。一家四人又被十幾個警察綁架。同時被綁架的還有來串門的親戚四人。其中一人放回,被勒索5000元押金。舒蘭市環城派出所和北城派出所抄了楊國樞的家,抄走電腦六台,現金一萬多元。楊國樞一家和他的三位親屬被非法關押在南山看守所,任何人不許接見。楊國樞的妻妹去環城派出所要楊國樞家的鑰匙,環城派出所不給。不幾天,環城派出所又將楊國樞的家抄了一遍,這次又抄走楊家現金(數字不詳)。林松柏於四月二十五日回家,楊國樞、楊俊峰於五月六日回家。

隨後不久,六十多歲的楊國樞,去舒蘭市公安局打聽楊俊琦的情況並依法要求放人,找到負責人張玉林,張玉林問上告材料誰寫的,楊國樞未答,隨後政保科的人把楊國樞拉到北城派出所。楊國樞被舒蘭市610走後門、送禮,以見不得人的手段綁架到飲馬河勞教所迫害。

楊俊琦在北城派出所還受到暴力襲擊:警察齊文亮先狠狠地打了他十來個耳光,往鼻子裏灌芥末油,又用指頭壓迫頸動脈導致他昏死過去,送去市醫院搶救方甦醒。後來,楊俊琦被酷刑迫害後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清晨,北城派出所警察將楊俊峰與母親林松柏從家中綁架到派出所。

長期的迫害使楊俊峰生活很難自理、智力有缺陷。母親林松柏被多次迫害後,一病不起,於二零一五年初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清晨,楊國樞、楊駿琦父子二人同法輪功學員朱繼發,在310廟會期間傳真相光盤時被警察綁架。上午9點多,警察去楊國樞家抄家,搶走電腦2台,打印機4台,刻錄機3台,還有大法書籍和其它真相資料共裝走幾個編織袋,把楊俊峰也帶走了。

楊國樞、楊駿琦被枉判六年,朱繼發被枉判三年半。現在楊家只留下智力有障礙的楊俊峰,無人照顧,度日艱難。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八日,舒蘭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調集市區和各鄉鎮派出所大量警力混合編組,於晚上十點左右統一行動,對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舒蘭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抄家。有十三人被綁架(包括一名家屬),還有多人被騷擾。因為是深更半夜,人們熟睡中被嚇醒;老人和孩子被嚇的大聲哭喊;有位女學員穿的是短褲,有的警察竟然連衣服都不讓穿上就要強行帶走……

中共本性「假、惡、鬥」。自篡權以來,殺戮不斷,通過周期性的各種政治運動,迫害了中國一半以上的家庭,害死了8000萬無辜的中國民眾。這個死亡數字,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時間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至今)、迫害面廣、迫害手段下流慘烈(強姦、性侮辱、電棍電、刑具打、地牢、死人床、打毒針等等,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利。這場迫害使無數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瘋;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於監獄、勞教所、拘留所、洗腦班等黑窩中慘遭肉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中國之所以出現今天如此之亂象,完全是由於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所引發。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講真話遭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中國百姓希望中國的法制能夠更加健全,公安警察、檢察官、法官等執法人員都能遵照維護善良、公平、正義,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檢法司人員應有的尊嚴,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