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楊韶華在迫害中離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楊韶華,女,未婚,一九六二年出生於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三十里堡鎮。她修煉法輪功之前體弱多病,曾經切除一片肺葉。大約在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之後低血壓、心律不齊、心動過速、頑固性痛經、咽炎、鼻炎、扁桃體炎等都奇蹟般消失了。她說,「法輪大法讓我無病一身輕,快樂又回到我身上,我希望這快樂永在,幸福永在。」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楊韶華堅定修煉,至少兩次被非法抓捕。她每次都是經歷殘酷的暴力灌食,直至口吐鮮血,四肢抽搐,生命垂危才被警察以「保外就醫」名義背出金州看守所(位於大連市金州區三里地區,俗稱「三里大獄」)。從此她長年漂流在外,經常住無定所,甚至數日夜宿墳堆旁。獄中的兩次暴力灌食,嚴重摧殘了她的身體健康,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深夜至二十日凌晨時去世。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目睹警察大肆毒打抓捕法輪功學員,楊韶華只因勸警察一句「你別打了」,便被抓到天安門廣場分局。為了避免中共株連,她當時沒有說自己的名字,被輾轉關押於北京昌平的派出所、昌平看守所。在被查出姓名、地址後,她被大連警察駐北京辦事處遣返回大連,關押於大連市戒毒所(位於大連市沙河口區台山淨水廠附近)。

大連市戒毒所本是關押吸毒人員的,此時沒有一個吸毒人員,騰空了所有地方用於關押法輪功學員。大連市金州區三十里堡派出所的警察,還是株連到楊韶華的親友,敲詐勒索巨額罰款。三十里堡派出所所長威逼她的姐姐交罰款一萬元,否則就查封她姐姐家的店鋪。然而交了罰款後,警察不但不放人,反而馬上將楊韶華非法刑事拘留。大約在二零零零年十月八日,楊韶華被關押到大連市金州區看守所。

在金州區看守所,楊韶華被強制奴工勞動。奴工勞動工作量超負荷得難以想像:楊韶華做的手工活是繫海帶結,要拼命做到深夜,累得她吐血。奴工勞動所得用於給警察發獎金。所有被關押的人待遇還不如奴隸,每天不做完不准睡覺。大約兩個月後,楊韶華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絕食要求無罪釋放。看守所所長親自往灌食飯缽裏放大量的鹽,逼迫法輪功學員們放棄絕食。獄警們窮凶極惡,挨個問:「吃不吃?不吃就灌!」警察將楊韶華扔到椅子上,進行暴力灌食,當場楊韶華就被灌的四肢抽搐,口吐鮮血,失去意識。第三天,楊韶華在四肢抽搐、意識微弱的情況下,再次被暴力灌食。楊韶華和另一位法輪功學員生命垂危,金州看守所不聞不問。直至第四天,刑事犯牢頭害怕,哭求警察和獄醫,兩位法輪功學員才被送醫院,但只是體檢,沒有任何救治。後來只有楊韶華一人被背出看守所,另一位生命垂危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大連市金州區三十里堡派出所的警察打電話通知楊韶華,讓她辦理身份證。楊韶華被騙到派出所後,派出所警察立刻翻臉,「你二零零零年被勞教,後來保外就醫沒執行,現在執行。」楊韶華只一句「你怎麼騙人?!」就被抓到金州區看守所。楊韶華當即絕食抗議,擦拭的毛巾血跡斑斑,看守所警察一邊暴力灌食,一邊說「對你們太仁慈了」。楊韶華拿著血毛巾給警察和獄醫看:「這就是你們的仁慈」。所有人全部無語。楊韶華被背出看守所時仍然對警察講真相,派出所警察說,「你找江澤民去,他下令抓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