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環球郵報》報導中共法庭非法庭審孫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我沒有,也不會做任何違法的事情。」加拿大法輪功學員孫茜九月十二日在北京朝陽區溫榆河法庭上說。她在被非法拘禁十八個月後,當局第一次進行了這個為期一天的庭審。

孫茜
孫茜

據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九月十二日報導,孫茜是加拿大公民,渥太華對此案格外關注,加拿大外交官員一直和獄中的她保持聯繫。在外界壓力下,中共當局答應進行公開庭審,加拿大外交官被允許參加。但是,環郵記者被禁止進入,歐洲大使館的代表也被禁止進入。

加拿大外交部長方惠蘭(Chrystia Freeland)曾表示,孫茜和其他加拿大人在中共監獄裏的遭遇是「可怕」的。

孫茜的律師、母親和兄弟向郵報講述了庭審經過。

在拘留期間受到虐待

溫榆河法庭是一座位於北京遙遠郊區的三層樓。環郵記者被要求離開法院入口處。與此同時,許多警察、便衣和「綜合管理辦公室」的人員則擠在那裏。

現年五十二歲的孫茜曾是億萬富翁,她是利德曼生物化學上市公司的共同所有人。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九日,一群警察偷偷溜進她的北京別墅並將她綁架。

孫茜在法庭上說,她最初被非法關在一個地方。

她的律師李勁松說,在那裏,「工作人員甚至不給她一口水或一粒米飯。」

李勁松說,一名檢察官稱「他們沒有做那樣的事情」,但他們既沒有提供證據,也沒有提供監控錄像。李勁松表示,當局應該有錄製視頻,只是不敢拿出來。

週三,孫茜穿著自己的衣服戴著手銬出現在法庭上。她的家人形容她身體健康。

但她描述了在拘留期間被虐待的情形,包括今年五月,她被警察推倒在地上並被噴洒胡椒水。

她的母親李雲秀說,在法庭上,孫茜說「她案件的所有要素和程序都是非法的。她相信修煉法輪功是合法合理的」。

預計法院不會在幾週內做出判決,孫茜十八個月的監禁給家人帶來深深的傷痛。「看到我的女兒被拘禁,所有這一切都讓我痛苦,讓我非常非常傷心。」李雲秀說,「生活在這樣一個沒有自由或人權的國家,我感到難過。我的心很痛。」

丈夫因為婚外情利用信仰打擊孫茜

由於多年來辛苦打拼,身心操勞過度,身體嚴重透支,孫茜一度患憂鬱症、肩周炎、肝壞死、心悸、心臟驟停等重症,多方醫治無果。二零一四年,孫茜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很快恢復健康。

中共當局從一九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孫茜被指控「組織、利用×教來破壞法律的實施」。中共當局通常藉此非法拘禁法輪功修煉者。

孫茜週三表示,她的丈夫因為婚外情用她的信仰來打擊她。

孫茜被捕後,她的丈夫沈廣仟把她的財產和公司股份都轉在自己名下。週三,孫茜指出,沈廣仟與他做警察的朋友一起綁架她,然後在她被拘留期間偽造她的簽名進行資產轉讓。

沈廣仟一直沒有回應《環郵》的採訪請求。

法院拒絕了李勁松律師要求盤問沈廣仟和家裏保姆之後,孫茜是唯一在法庭上作證的人。李勁松表示,該案中有很多錯誤,比如逮捕令上的日期是在孫茜被抓以後。「很明顯他們造假了。」他說。

中共試圖限制該案的影響

律師黃漢忠說,孫茜案在中國非常普遍,她的案子「並不是非常特別」。黃漢忠是在受到政府壓力後,不得不退出該案的眾多律師中的一個。「中國的法院每年都會處理大量類似案件。」

他認為,中共當局一直以「非常野蠻和非常血腥」的方式對待意識形態的威脅。

黃漢忠批評中共當局沒有遵守自己的法律。例如,對孫茜的審判應該是公開的。但當《環球郵報》記者和歐洲外交官抵達時,一名法庭工作人員出現了。「我們原本希望讓你們進去,但不幸的是法庭上沒有足夠的座位。房間已滿,我們無能為力。」這名工作人員說。

然而,那個房間過去可以容納更多的人。當孫茜的妹妹孫讚於四月二十三日來到這裏參加預審時,有三排座位。這一次,只剩下兩排。有些座位是給加拿大外交官和家屬的,其餘的則被警察和孫讚從未見過的人佔用。

孫讚說,他們一定是政府安排來填補座位的。她認為,中共是想要限制該案的影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