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真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一日】

一、學駕駛考駕照

我是一名小學女教師。二零一七年四月份,由於我需要搬家到離單位六、七里以外的地方住。於是我決定學駕駛考駕照,買輛車上下班用。那時我五十五歲,這個年齡學駕駛考駕照的人,我周圍真的是寥寥無幾。可以說在我同齡的人中,許多人連想都不敢想。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只要我用心學,師父一定會幫我。於是我於四月二十九日報了名。

辦理完報名手續後,駕校的人可能看我年齡大,就問我:「科一與科四是自己考還是找人替考?」當時花一千五百元錢,駕校就安排找人替考。我毫不猶豫地說:「我自己考。」當時我想,別看我年齡大,但我是大法弟子,我一定行。

科一與科四是電腦操作,需要大量背記速度題、距離題、標誌題、手勢題、信號燈、酒駕題、標線題、燈光題、裝置題、路況題等等。這些知識點類型題通過文字、圖片、動畫、判斷、單選、多選等多種方式完成。在學習的過程中,我始終感覺自己是大法弟子很幸福,整日心情愉悅,我真的很有信心,打心底裏就沒有自己年齡大的概念。每次當別人問我學的怎麼樣時,我都信心滿滿的說:「挺好的。」 我通過用心背記,反覆做模擬考試題。科一與科四的考試,我分別以九十七分、一百分的成績一次通過。

練車都到二十里以外的教練場,駕校有專車接送。由於學車人較多,每天人們都著急上車找座位,但我是大法弟子。我的心不在那個層次上,我從來都是站在後邊不緊不慢地最後一個上車,有座位就坐,沒座位就站著,沒有絲毫想佔座的想法。每當聽到有人對別人說,明天給他佔個座時,我為我絲毫沒有了此心而感恩師父與大法。

我有時間就到教練場認真學車,教練們說,對於駕車普遍有這麼個規律,那就是:男人與女人相比,男人是強項;年輕人與中老年人比,年輕人是強項。我雖然嘴上沒說,可在心裏說:大法弟子與不修煉的人比,大法弟子是強項。在三位教練的精心指導下,又經過考場教練的用心強化,我順利的通過了科二與科三的考試。

這還有個小插曲呢,科三考前強化訓練時,在一個大廳裏,一個教練先將我安排在一輛車上,給了我練車單,不一會兒又叫我的名字,在我持的練車單上又給我換了一輛車號,我剛坐穩,他又喊我的名字,在練車單上又改了車號。那個教練指著我對另一個教練說:把這個考生帶到21號車。當21號車的教練看到練車單上塗改的亂七八糟時,生氣的聯繫安排車號的教練問:「你們是不是因為這個考生年齡大,沒人要才安頓到我的車上的?」只聽對方回答「是」。這個教練人挺好,他小我兩歲,他怕我難過,就安慰我。其實,我當時根本就沒動心。我是大法弟子,我知道我行。

考場的教練們都總結出一個普遍的現象,看著考生的表情就知道通沒通過:面帶笑容的肯定通過,面帶沮喪的肯定沒過。你看考試通過的人個個興奮,有的馬上通知家人,有的發微信圈,有的舉杯慶祝。可他們看不出我的表情有甚麼明顯的變化。說實話,練車時,我幾乎每次都沒過。我每次都會記住我失誤的環節,下次注意。

看著別人發愁,緊張的神態。我真的再一次慶幸自己是大法弟子。通過在大法中修煉,我有難得的淡定自信的心態。無論是練車的,還是考試中接觸到的,他們無不佩服我的心態。每當此時,我都會幸福地告訴他們:「這是我在大法中修出來的。」於是我便順理成章的跟他們講大法的美好。

考試通過後,我沒像其他人那樣興奮。我只是平靜的發信息告訴我的教練:「你好!我已順利的通過考試,我把這個消息第一個告訴你。謝謝你!」教練回信說:「你是個大好人。」

當我開著車到單位上班時,無人不說:「王老師,你真行!」每當此時,我都自豪地對他們說:「因為我是修大法的,我是大法弟子,我有無所不能的師父。是大法與師父給我的智慧。」

二、賠付錢

我於二零一七年十月三日買了一輛新車。由於缺乏實踐經驗,在我所住的小區樓下,不小心碰擦了一輛停在旁邊的車。當時沒有人看到,小區內也沒有安裝監控。我就在樓下等車主。過了一會兒,下來了我一個朋友的小舅。我說:「小舅,我不注意把這輛車碰了,你知道是誰的車嗎?」他走到那輛車前,看了看說:「不當事,你別作聲,看不出來。」我說:「不行,我是大法弟子。不找到車主,我自己心裏的坎都過不去。」

快中午時,樓上下來一個我認識的人,我問:「大哥,你知道這輛車是誰的嗎?」他問我:「怎麼了?」我說:「我不注意給碰了。」他到車跟前看了看說:「不礙事。」叫我別作聲。我於是把我剛才同樣的話又重複了一遍。他說:「好像是十一樓的。」於是他帶著我找到那個房門。

門正開著,我走進去說:「小伙子,阿姨不注意把你的車碰了,你下去看看吧。」下樓走到車前,小伙子用手機將那個劃痕放大許多拍照,把照片發到市區一個4S店,對方說需要一千元。這時過來一個人,問我幹甚麼?我把事情告訴了他。他看了看車的刮痕,又聽說小伙子要一千元,馬上氣憤的大聲說:「甭說多少錢,到修理店噴漆,要多少錢,給他多少錢。」因為我剛買了車,對這些不懂。但是只要看到的人都說一二百元就能噴好。甚至有的人認為根本不當事。本來當地縣城完全可以噴好,可小伙子執意要到市裏的4S店修,還說現在沒時間修,就是要錢。我想到要為別人著想,小伙子向我多要錢對他本人不好。於是我對小伙子說:「阿姨給你五百元足夠你修車了。你要向阿姨多要錢對你也不好。」在多人的勸說下,他勉強答應了。過後有人問起此事,我說給了他五百元錢。那人說:「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就衝人家找上門,就衝這好人,也不該訛人家。也就是你們煉大法的,要是別人,就是找到頭上,也沒監控到,也不會承認。」還說:「我說你別作聲,你不聽。」我說:「我一點也不後悔找到車主說了此事。現在問題得到了妥善的處理,我真的很高興。」

事情過後,人們說起此事都知道大法好,都知道修大法的是好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