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輪大法的孝順兒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有一次我燉好了排骨給年近八旬的老公公送去,一個店主看到了,對我說:「你真的太好了,現在社會上,哪有你這樣的?我得跟你學。」我說我是在按大法師父說的做好人,如果不煉法輪功我是無法做到的。我又給他們講法輪功的美好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他們大都做了三退,選擇了美好未來。

我是一名中學教師,今年五十三歲,出生在六十年代的農村。自小我特別喜歡聽神話故事,渴望善良,渴望有好報。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有沒有天堂,有沒有地獄,有沒有神佛。為甚麼有的人很富足,有的人很落魄。想命運能否被改變?怎樣變成好命?人或短命或長壽,早晚一死,那為甚麼來在世上走這一遭?人到底為甚麼活?隨著年齡的增長,又有了新的疑惑:人活著是為名?為利?為情?人到底怎樣活才不白活啊?就這樣帶著這些迷,上了學,分了工作,分了房,成了家。好像順其自然的就這樣在名利情中追逐著,在生活的酸甜苦辣鹹中不明不白的生活著。

直到一九九九年,我有幸拜讀《轉法輪》,我才解開這自小以來的一切疑惑,就感覺這就是我要找的,我終於知道人為甚麼來在世上了,終於知道人應該怎麼活著了。我萬分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一、大法淨化我身心

我自小體質不是太好,小時得過肝炎,高中時貧血、神經衰弱、神經性頭痛,胃也不太好。尤其神經性頭痛,疼起來只好把頭埋在被子裏哭,父親曾為此帶我遠近求醫,高中時為此休學兩年。吃了幾百付草藥,還試了多種偏方,也沒治好。醫生說我得的是頑固性神經性頭痛。頭疼是一方面,可喝那草藥湯也是很痛苦的事。有時母親熬好了藥,我趁她不注意,偷偷倒掉一點,吃西藥片時,趁大人看不見偷偷往桌下扔兩片。勉強考上學,工作了,頭一直在疼。工作後,曾為治頭疼病練過其它氣功,療效甚微。

九九年走入大法修煉後,隨著不斷學法煉功,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師父說:「因為這個宇宙中有這樣一個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講,都是有因緣關係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這樣存在的。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1]。我知道了生病的原因,明白了一個人要想好病,要想健康,要想生活得美好,就得重德行善,就得讓自己成為一個好人,一個更好的人。大概兩個多月的時間,我發現頭一點也不疼了,睡眠也好了,胃也不疼了,一切不適全都不翼而飛了。那折磨我多年的神經性頭痛也好了,全好了!一直到現在,不曾吃過一粒藥!

我的公公婆婆生活在農村,都七十多歲了,公公因得腦血栓留下了些後遺症,走路不太方便。丈夫還有一個殘疾弱智的弟弟。二零零七年,丈夫就想在我們單位附近租套平房,把他們都接來,照顧著方便。我這個兒媳卻不知怎的出來一念:咱在附近給老人買一套房子吧。當時丈夫還不太同意,因為我們當時工資都不高,家裏買化肥的錢都得我們提供,還有孩子需要花錢。他們來了又沒錢,還得生活,怕承擔不起。我說咱多貸點款,慢慢還,咱得往長遠想。於是貸了款,花十九萬買了我們家附近一樓有個小院的四室一廳的房子,把公婆和弟弟都接了過來。

二、是大法錘煉造就了我

我和丈夫家庭出身(按中共的劃分)都不好,幼年時有著相同的家庭遭迫害、被歧視的經歷。所以儘管他家在窮鄉僻壤,父母都是農民,身體還不太好,一個沒考上學也沒工作的妹妹,還有一個殘疾弱智不能自理的弟弟,在大學裏他追求我時,我都沒拒絕,因為他很善良,在大學時對我極好,後來就與他成家了。我看的第一本大法書《轉法輪》就是他從親戚家給我帶來的,他很支持我學法煉功,還曾陪我到很遠的地方去看師父的講法錄像,還幫我買大法書。儘管他沒正式走入修煉,他也不時的學學法,看看師父錄像,有時也盤盤腿。懂得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好的,我們當時生活得非常和美。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尤其在我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回來後,丈夫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方面是他聽信了造謠媒體的謊言宣傳,更重要的是他太了解共產邪黨整人的邪惡手段了,他被嚇住了!他開始對大法不敬,毀過一本《轉法輪》,開始粗暴對待我。但不管他怎麼對待我,我都堅信大法堅信師父,沒有動搖過。我一直給他講大法真相,告訴他媒體上宣傳的全是誣陷。我一直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管他怎麼對待我,我都一直對他好,孝敬老人,好好工作。其實他心裏很明白,就是怕,思想上有壓力。

二零一三年春,丈夫查出患了癌症,並立即做了手術。期間我不停的給他講大法真相、大法的美好,他聽進去了,並主動開始聽師父講法錄音,開始學法。出院後學會了煉功動作,但他心裏放不下他的病、隔十幾天就去醫院化療一次,隔幾個月就做個CT檢查,治病的心太強,沒把自己當成真正修煉的人,後來就復發了,到二零一四年初他就離世了。

在丈夫得病前,四鄰親朋都說:你們這個家,你倆擔子太重了。可現在丈夫走了,原本我倆扛都很重的擔子,如今落在了我一個人身上。照顧兩個年近八旬的老人,還有一個殘疾弱智的小叔子和正在上大學的女兒,親朋好友都覺的我太難了。如果不修煉,我肯定會覺的很艱難、很痛苦,甚至活不下去。可我是個修煉人。我明白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應該按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很快從痛苦中解脫出來,做好我該做的一切。我盡最大努力安慰老人,孝敬老人。不僅讓老人衣食無憂,還讓他們感到我這個修法輪大法的兒媳就是他們值得信賴的依靠。

去年公公皮膚病犯了,很嚴重。腳上腿上有的地方都發紫了,發癢,一撓就裂口,出血。我四次陪老人去醫院檢查,幫老人脫鞋脫襪,攙扶著老人,別人都以為我是閨女。第一次拿藥回家,塗抹藥膏之前需要先把腳腿洗淨。怎麼洗? 婆婆年齡那麼大了,身體還不舒服。公公行動不便,做不了。因為天有點冷了,我就把公公領到洗漱間裏,把外面的厚褲子脫掉,挽起褲腿,打開浴霸,關上門。我就用溫水加上部份藥水,在洗漱間裏拿個毛巾, 給老人腳底下,腳面上,腳趾間一點一點的把髒東西,硬皮洗淨。領老人出來後,婆婆很感動。單位一要好的同事知道後,感動得哭了。她說:「法輪大法太好了!你太了不起了!」現在我這位同事也學大法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婆婆也病故了。原來婆婆還能幫著照顧公公和小叔子,做個飯,洗個衣服甚麼的。這一下我的擔子就更重了。但我還是從法上理解我所遇到的一切。按師父說的,按修煉人的高標準要求自己,正確對待自己所遇到的苦與難。師父開示:「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地,人的生命不是為了做人,就是讓你返回去。人吃多少苦,他認為吃的苦越多越好,加緊還債,他就是這個想法」[1]。別人可能覺的我太不幸了, 但我一點都沒有覺的苦,反而覺的很欣慰。因為在這些年經歷的這麼多事情中,我感覺我走到哪一步都有人幫我,我從沒感到很為難。

更令人值得欣慰的是,小叔子以前走路不穩,甚麼都不會幹,往碗裏舀飯都做不了,更無任何數字的概念。可不知怎的,他現在突然開智了,會幹很多事情了。能燒開水、泡茶、拖地,還能洗簡單的衣服;更令人驚喜的是,他還會炒菜做飯了。把一切生活用品買好後,他一般都能做了。我給他買了個小音箱,沒事他就聽中國傳統文化故事、《憶師恩》等明慧廣播節目。我們看師父講法錄像,他也跟著看。有一天,他說:「這裏都是學佛的,讓人做好事。」

老公公沒事就看《轉法輪》,眼不花,耳不聾,皮膚病也基本好了,生活完全能自理。因為我經常到那邊看老人,買這買那的,周圍的人都知道這個小區有個修煉法輪大法的特孝順的兒媳婦。有好幾個商店的老闆都當面對我說:「我很敬佩你,周圍的人都在誇你。」

同事問我,攤上這麼大的事你咋不愁啊?你真的行嗎?有事直管跟我說!我說如果不修煉法輪大法,我肯定不行;我修煉了,我心中有法,有師父呵護,有大法的法理指導,我現在真的能行!

大法錘煉了我,造就了我,使我成為了更堅強,更好的人。感恩師父,感恩大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